當前位置:首頁 > 長篇鬼故事

長篇鬼故事

長篇鬼故事頻道發布最新恐怖長篇鬼故事大全,長篇恐怖小說,好看的長篇真實鬼故事小說,長篇真實故事給你帶來心靈上的震撼!

再續前緣

迷蒙中睜開眼睛,面前是一群陌生人。“快看啊!孩子睜眼睛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真是啊,眼珠還一直轉,好像能看見什么似的。“一個男人附和著說。”胡說什么?剛出生的孩子什么也看不見的,沒有常識。“中年婦女訓斥著一臉笑意的男人。 更多 >>

旅游時的離奇經歷

對于我們這種寫恐怖小說的人來說,在沒有靈感的時候,總是喜歡外出走走,去看看廣袤的天空,感受自然的韻律,有的時候令人難忘的故事就藏匿在這大千山河之內,而我接下來所要講的這個故事,就是我在外出旅游的時候,從一個山村的年邁老者的嘴巴里聽來的。 更多 >>

聊齋之狐妻

古時,金子山山大人稀,云蒸霞蔚,人居于此,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半山腰僻靜處,搭著兩間不大的茅房,這是文中男主人祖寶的居所。祖寶,雙親早逝,孤身一人,少時采摘山果野菜度日,稍長便開始耕作幾畝薄地聊以生計。 更多 >>

你搶走我的男人

這個周末的清晨,大學的校園頗為寧靜。人們感受著明媚的陽光,透著窗外呼吸者新鮮的空氣,心情也隨之爽朗起來。宿舍里其他的美女還在睡懶覺,詹雪卻早早地來到水房洗漱。當她回到宿舍時,嘴里還哼著流行歌曲。這放肆的歌聲,仿佛沒有什么東西可以阻擋她的愉快。 更多 >>

石縫藏謎

風,凄厲地吼叫著,呼嘯而至。它不停瘋狂卷起散落一地的萎黃落葉,然后打著奇詭的漩渦往那不知名的遠方,漸行漸遠。九十年代初,某偏遠省份一個僻靜的小村莊。“你等等我啊,剛哥,你等等我!”村頭的大槐樹下響起了一個脆如畫眉鳥般的嬌憨聲音。 更多 >>

一個老獵人的詭異經歷

在我的家鄉,獵人這個職業一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才消失,我小時候還能常常在集市上遇見扛著土槍售賣野兔野雞之類野物的獵人。現在國家管得很嚴,農村的土槍獵槍早就被收繳完了。誰要是偷偷打獵被林業派出所逮住,那是要坐牢的。所以獵人這個詞,在我的家鄉已經是往事了。 更多 >>

挖通地獄的挖掘機

隨著城市化建設和改造的進行,我們總能在城市間大大小小的工地上看到挖掘機在作業,我不知道各位讀者在看到工地上,聲音轟轟隆隆,履帶板吱吱作響的挖掘機有什么感覺……在我看來之會想到,四個字“自掘墳墓”一座冰冷的墳墓直通地獄的深處……是一臺挖通地獄的挖掘機。 更多 >>

老宅驚魂

蘇安妮是一位小有名氣的女作家,然而,最近一段時間她的寫作卻陷入了瓶頸期,為了能夠創作出一部令人滿意的作品,她準備離開喧囂的城市,去寧靜的村莊靜下心來寫作。不久之后,她便在地處偏僻的回龍村租下了一棟荒廢已久的老宅。回龍村是位于沿海的一座美麗小村,這兒的村民世代信奉神龍,還在村子里建了座神龍廟。傳說這兒的港灣曾經有龍出沒,而村民相信龍還會回到這兒來,便將這兒叫做回龍村。回龍村的村民常年都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他們不與外界有過多的來往,村子里甚至沒有通訊信號,打電話還得去村頭小賣鋪那兒用公共電話。 更多 >>

黃秀才魂魄奇遇記

有一書生,秉性正直,疾惡如仇;文才錦繡,才高八斗,不會曲委,多次參考,都是龍榜無名。一天,在友人家喝了酒,大醉回家,半途摔倒后沉昏不醒,被家人抬回后躺在床上,只是迷睡.書生一跤跌倒,覺得自己變作了一塊石頭,接著被人搬起。聽得有人說:“我找到了一塊上等好玉!”有十好幾人上來圍觀,眾人七嘴八舌都說:“果然好玉!”那個搬他的壯漢,把他用一塊黃布包裹好,放進一個袋囊中,背在身上搖搖晃晃地走了。書生大聲喊:“這是哪兒,你們想干什么?我是黃秀才!”他急暴地狂叫著,別人卻無動于衷。 更多 >>

黑色的棺材

深夜,我獨自在實驗室里忙碌著,對于大腦的研究,我總是那么的癡迷,甚至忘掉了時間,忘掉了家人,它就像毒品一樣的讓我無法自拔。有人說,光是在那堆滿著各種人腦和動物大腦的實驗室里,就能感覺到一股攝人的氣息,更別說大晚上的,那種恐怖而又恐懼的氣息,想想都讓人感到害怕。 更多 >>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