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長篇鬼故事

榆樹山莊殺人事件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7-05-25作者:刀鋒ww

    1.第一章
    “當一個人在俗世中沉浮得越久,那心里的負面思想就會越發膨脹,那絕不僅僅是一個美麗的謊言,而是隱藏在我們心底最深沉的陰影,而擺脫陰影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陽光照射進來。”
    成嘉嘉合上了手里的句子集,目光越過顛簸的車窗。
    外面是幽靜的林間小路,樹影斑駁,一些不知名的鳥雀正在追逐斜陽,寧靜而祥和。
    輕嗅著淡淡的花香味,成嘉嘉干脆閉上了眼睛,享受這片刻的寧靜。
    在一個星期前,她收到了邀請函。
    那是大學文學社的聚會,在畢業之后,雖然大家各奔東西,但以前的感情依舊還在,所以,他們約好每兩年聚會一次。
    今年恰好是第一次相聚,地點選擇了郊外的一處別墅,據說這是社長從網上搶來的低價票,很優惠,而且風景也不錯。
    那幢別墅有個好聽的名字——榆樹山莊。
    成嘉嘉對度假沒有意見,習慣了城市喧囂的生活,其實偶爾放松一下也未嘗不可,特別是這種幽靜的山林,會更加容易帶給她寫作的靈感。
    “對了,嘉嘉,你現在在做什么工作呢?”張世泉從副駕駛轉過頭來,饒有興致地問道。
    在舒適的越野車上,除了她之外,還有兩個熟悉的同學,他們同樣也是文學社的成員,其中張世泉是個比較外向的家伙,一向喜歡跟人饒舌。
    “沒什么呀,還不是一樣的活,每天玩玩文字,敲敲鍵盤而已。”成嘉嘉漫不經心地回答道。
    她是個網絡作家,一般混跡在各大知名小說網站,依靠讀者的訂閱賺錢,雖然不算富有,但起碼也夠她在城市里揮霍了。
    “那你呢?”她很有禮貌地反問道。
    “我嘛……”張世泉嘆了口氣,顯得有些失落,“還是那份討厭的助理,五年了,一直都還是相同的職位,你說煩不煩?”
    他喋喋不休地嚷嚷著,從公司吝嗇的老板開始說,一直談到了勾心斗角的同事,言辭激昂,情緒激動,肚子里似乎還藏著一大堆怨氣。
    面對這種無禮的埋怨,成嘉嘉還是安靜地聆聽著,這是她待人接物的習慣,同時也是自己獲取素材的途徑之一。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為什么不換一份呢?”聽完之后,她好奇地提出了意見。
    “哪有這么容易,再說了,換別的也還不是辛苦命?哪像國恒在國家機關工作,穩定又悠閑呢……”說到這里,他瞥了一眼駕駛員的位置,國恒正專注地看著車,并沒有留意到他們的對話。
    “對了,國恒是做什么的呢?”成嘉嘉忽然問道。
    “司機。”前者只是簡單地回了一個詞,沒有一點贅言。
    成嘉嘉還想問下去,但他已經戴上了耳機,看來并不想加入到兩者的談話中。
    “切,這家伙還是一樣的冷漠呀。”張世泉撇了撇嘴,“別管他了,現在是局長的專用司機,牛得不行呢。”
    成嘉嘉無奈地輕笑道。從以前開始,她就很清楚國恒的性格了,因此也沒有什么責怪之心。
    之后,兩人從工作又談到了以前的大學生活,很多趣事都被翻了出來,他們樂此不疲地回憶著那段青蔥時光。可惜,光陰似箭,再美好的一切,最終都隨著畢業和工作的關系,沒入了時間的夾縫里。
    也許只有向前看,才是生存于世的唯一準則吧。
    成嘉嘉嘆了口氣,目光又落到小路的兩旁,她發現地上好像有些祭祀用的錫箔,還在冒著淡淡的煙,一股焦糊味撲鼻而來。
    “對了,你聽說這幢別墅的事情了嗎?”張世泉忽然捂住了嘴巴,神神秘秘地問道。
    成嘉嘉皺起了眉頭,顯然搞不懂他的意思。
    雖然這邊是荒涼的郊外,但榆樹山莊的名字還是人盡皆知的,這里風景優美,屬于自然保護區,因此很多人都喜歡在假日過來游玩。

    由此一來,別墅的價格自然是水漲船高,對于能搶到低價票的事情,她多少也是有點詫異的,現在聽世泉的語氣,難道其中還有什么玄妙嗎?
    “據我所知,前段時間這里發生了一起命案……”張世泉說道
    “命案?”
    “沒錯,聽說是來榆樹山莊度假的人,他在房間里面自殺了,當時還鬧得沸沸揚揚的呢。”世泉看著冒煙的錫箔,壓低聲音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成嘉嘉恍然大悟,難怪別墅的價格會出現跳崖式跌落,原來竟然是死人了,不過這事情好像也有點蹊蹺,如果是自殺的人,還會選擇去度假嗎?
    她有些疑惑,但這已經不屬于她該想的范疇了,既然來到了這里,更應該享受的是美好的風景。
    “嘉嘉,咱們文學社里面,好像只有你做回本職吧?”張世泉向她眨了眨眼睛,“說不定這次的山莊之旅會發生什么恐怖的經歷,順便給你帶來新的靈感呢?”
    她苦笑了一聲,實際上世泉還真是說對了。在新推出的作品中,她剛好需要一點靈異懸疑的元素,而在真實案件的背景下,正好可以為她的作品做勢。
    想到這里,成嘉嘉不禁對旅程充滿了期待。
    隨著越野車的深入,四周的道路變得越來越窄。在視線的遠處,已經可以看見榆樹山莊的一角了。
    成嘉嘉驀地來了精神,她拍了拍張世泉的肩膀:“怎么樣,在到達之前還能告訴我相關的情況嗎?”
    “哎,你真的有興趣?”他一拍手掌,就像找到了知音一樣,又開始喋喋不休地說道。
    外面的天空忽然變暗了,隱約間可以聽見閃電的聲音。
    正當兩人聊得起勁的時候,忽聽砰的一聲,車子來了個急剎。成嘉嘉有點猝不及防,腦袋撞到了前排上,很痛,但幸好只是柔軟的座位。
    “哎呀,發生什么事了?”她揉著微腫的額頭,疑惑地問道。
    “出事了,我剛才好像撞到人了……”譚國恒凝視著前方,面容冷峻,他的額上已經布滿了冷汗。
    “你……你看清楚了?這里荒山野嶺的,不會只是野貓野狗吧?”得知事情不妙,張世泉只能往好的方面想。
    “不對,就是一個男人,我看得很清楚。”
    “那現在該……”
    “你們先待在車上,我下去看看。”譚國恒擺了擺手,解開安全帶走了出去。兩人對視了一眼,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
    雖然沒看見任何血跡,但剛才的車速明顯已經超過了規定,如果事情追查起來的話,恐怕他們都脫不了責任。
    “世泉,不如……咱們也下去看看吧?”成嘉嘉忽然提議道。
    “嗯。”他點了點頭,輕易地打開了車鎖。
    兩人繞到了車子的前面,一個中等身材的男子倒在地上,低聲呻吟著,他的年紀不大,看起來應該和他們差不多。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并沒有受什么傷,只是看起來有點神志不清。

    “請問……你沒事吧?”成嘉嘉大膽地走上前,想要拉他一把。
    那人抬起頭,他的臉上戴著魔鬼面具,十分猙獰,而且全身上下都顯得破破爛爛的,乍一看,就像是隱匿在城市邊緣的拾荒者。
    她倒抽了一口冷氣,雙手戰栗不已。
    “呃……你可以說話嗎?需要去醫院檢查嗎?”譚國恒向前一步,示意成嘉嘉先到后面,然后向他問道。
    男子并沒有理會他,只是揉了揉擦傷的腳踝,便想要獨自站起來。
    “你真的沒事?”譚國恒有點不放心,又問了句。這次他還主動伸出手,試圖幫他一把。
    但沒想到,令人詫異的事情發生了。男子忽然跳了起來,一把推開了譚國恒,就像離弦的箭一樣躥入了灌木叢里。
    他的動作很快,根本不像受傷的樣子。而且這一切僅僅發生在幾秒之間,幾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沙沙!隨著一陣低沉的摩擦聲,男子迅速消失在樹林里,如果不是地上還留有血跡的話,他們簡直對之前的車禍難以置信。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幾十秒后,成嘉嘉指著灌木叢問道。
    譚國恒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而張世泉則是撓了撓腦袋,低聲呢喃著:“太奇怪了,怎么會這樣……”
    他的意思明顯不過,如果是一般的人,怎么會在車禍后的幾分鐘煥然新生,而且還健步如飛,難道剛才只是擦肩而過嗎?
    可是,他們都清晰地聽見巨大的撞擊聲。
    退一步說,即便他毫發無傷,也不需要落荒而逃呀?這對于社會底層人士來說,賠償應該是是求之不得的。
    幾人想了一會,還是沒搞清事情的緣由。這時,天空變得越來越暗,在幾聲悶雷過后,樹林里已經開始起風。
    恐怕天氣要開始變壞了。
    “算了,既然事情已經解決的話,那咱們還是走吧。”
    “就這樣離開?”張世泉擰著眉頭,有些猶豫。
    “他已經走了,不然還能怎樣?”譚國恒攤開雙手,無奈道。
    “即便是這樣……可是……”張世泉說到一半便停下來了,他咬了咬牙,“你們不覺得那人有些奇怪嗎?”
    成嘉嘉心頭一凜,她曾經看過一部偵探小說,兇手是個連環殺手,每次作案的時候,都會戴上魔鬼面具,巧合的是,他的造型與剛才流浪漢有七成相似,這一度令她心驚膽戰。
    “等一下,他會不會是住在附近的人?”她怯怯地說道。
    “不可能。”張世泉直接否定了她,“這里是自然保護區,除了榆樹山莊之外,根本不可能有別的住宅區,再說了,誰會喜歡住在這種前不見村,后不著店的鬼地方?”
    成嘉嘉咽了口唾沫,顯得更加疑惑。
    張世泉說得沒錯,這附近看起來應該是沒人的,而這個周末,榆樹山莊也被他們訂下,照理來說沒有房間了,那他怎么會出現呢?
    小說里的兇手是個心理變態,喜歡虐殺女人,難道……難道這人的心理也不正常?她越想越可怕,不禁冒了一頭冷汗。
    “這樣吧,我看……”
    正當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熟悉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打斷了張世泉的話。
    “喂?”譚國恒接通了手機。
    “喂,你們怎么還沒來呀?”
    一陣分貝很高的女聲便響了起來,即便隔著不短的距離,但成嘉嘉還是聽得很清楚。
    “抱歉,在途中出了點小事,現在已經趕過來了。”
    “好吧好吧,盡量快點,不然晚餐就沒有你們的份嘍,拜!”
    不等他回答,對面便匆匆掛機了。譚國恒搖了搖頭,向兩人比了個上車的手勢。
    經過這電話,原本壓抑的氣氛終于緩和了不少。成嘉嘉和張世泉對視了一眼,紛紛回到車上。
    在紅樓夢里,王熙鳳未見其人先聞其聲,令人印象深刻,而在他們社團里,同樣有類似的人,正是社長李一倩,她的大嗓門也是夠特別的,即使遠隔幾米也是清晰可辨。
    相對而言,她是個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在大學的時候和大家的感情都很好。
    很快,大家都回到車子。譚國恒踩下油門,向著榆樹山莊開過去,這一路大家都沒什么話,心事重重。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下一頁
  • 尾頁
  • 標題:榆樹山莊殺人事件
    地址:http://www.entypb.icu/cp/48943.html
    聲明:榆樹山莊殺人事件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股票配资平台十强 手机网赚论坛 富贵庄园官网下载 海王捕鱼外挂辅助器软件 基金认购和申购的区别 玩天津麻将牌的技巧 捕鱼大富翁红包版 东北麻将玩法介绍 波克捕鱼交易平台 南宁麻将app下载 电玩捕鱼游戏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规 … 追光娱乐棋牌下载地址 二肖四码默认论坛网址 有什么好的股票推荐 网赚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