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長篇鬼故事

閣樓的秘密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7-12-21作者:刀鋒ww

    1
    當易欣回過頭的時候,她很清楚,這是自己最后一次回到老人院了。
    五年前,她剛剛大學畢業。與大部分的同學不一樣,她選擇了護理的工作,這與她的專業毫不相關,完完全全是基于自己的喜好。
    雖然工作比較辛苦,但她最后還是堅持下來了。
    不過說實話,作為一家私人養老院,這里的待遇也還算挺不錯的,包吃包住,五險一金,還有定期的旅游和體檢。經過幾年的工作之后,她也漸漸適應了這份平靜的職業。
    不過好景不長,前些日子,由于養老院經營不善的緣故,老板辭退了大部分員工,并決定暫時歇業。
    這對易欣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她只是一個外地人,在這座城市舉目無親,工作的失去也意味著經濟拮據,她還有自己的打算,可不想隨便動用銀行里的錢。
    沒辦法了,看來只好快點找到工作吧。易欣嘆了口氣,將手里的私人物品拿好。
    今天她是回來收拾東西的,順便緬懷一下這五年來的時光。
    其實老人院挺好的,一開始她還有些擔憂,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越來越享受到這種平靜的職業。
    這里沒有那么多勾心斗角,也沒有社會上浮躁喧囂的氛圍。與一般人的認知不同,其實大部分老人都不會難服侍,他們起碼能料理自己的生活,她需要的只是協助而已,很多時候,甚至能和他們成為忘年交。
    所以,她還是很不舍得這里的。
    不過也沒有辦法,世事難料,當一切發生在你身上時,無論是誰,也只能選擇默默地接受。
    易欣回過頭,再次滿懷不舍地看著老人院,片刻之后,她長嘆了一聲,還是無奈地走向了另一邊。
    正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喂,是誰?”
    “易欣嗎?最近幫你找到了一份合適的工作,也是看護,現在有興趣過去看看嗎?”說話的是小陳,他是易欣的大學同學,現在在一家勞務所工作,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中介。
    在失業的前兩天,她就拜托后者幫忙,沒想到這么就找到了,這多少令她有些驚訝。
    “沒問題,我現在過來嗎?”
    “嗯,半小時之后在海德廣場等。”
    “好的,再見。”易欣掛掉了電話,心情稍微好了點。雖然以前的工作結束了,但生活畢竟是要向前看的,她不能永遠活在懷念中。
    希望這是個新的開始吧。她深吸了一口氣,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公交站。
    半小時后,她準時來到了海德廣場。
    這里位于市區的中心,是一處繁榮的商業街,在周末的時候,有很多市民會選擇過來逛街購物。現在正是黃金時候,廣場里人頭攢動,不少商鋪和攤位甚至已經擺出了馬路,叫賣聲不絕于耳。
    易欣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小陳的車。他停在一間飾品店前面,車窗搖了下來,正好在車里愜意地抽著煙,看起來已經來了一段時間。
    “喂,我到了!”她提高分貝喊了一聲,然后快步跑過去。
    “怎么這么慢的呀,我都等你半小時了!”小陳看了眼手表,半開玩笑地說道。
    “是嗎?我看你才來了幾分鐘吧,你看,連發動機都還是熱的。”易欣搖了搖頭,苦笑著回答道。
    “哈哈,你還是那么直接,看來一點也沒變呢。”小陳為她開了車門,嬉笑道。
    “彼此彼此。”易欣聳了聳肩,然后快速地上了車。
    隨著汽車發動機運轉的聲音,他們很快離開了商業街。
    易欣注意到,車子駛上了環城高速北段,這里一般是過去郊區的,難道這次的工作地點在那邊嗎?
    她向小陳詢問道,后者摸了摸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了,我還差點忘了這茬,副駕駛上有一份介紹文件,你可以先了解一下。”
    易欣點了點頭,將薄薄的幾頁A4紙拿起來一看。
    不出所料,面試的地點屬于郊區,是草山腳下的一個小村子。反正易欣從來沒聽說過,不過她卻知道很多關于草山的傳說,據說這里很邪門,經常會發生一些靈異事件。
    近年來,不少游客都在里面失蹤了,聽說后來怎么也找不到,因此政府也做了不少措施,防止游客的進入。
    可令她沒想到的是,里面竟然還有住人,這實在是有點出人意料了。
    她皺起了眉頭,繼續看下去。
    其實工作內容并不難,就是照顧一個癱瘓的老人而已,這種活她在老人院干得多,早已諳熟于心了,不過這次倒是有點不同,她需要搬到那里去住,而且房子里除了癱瘓老人外,還有他的老伴。
    這倒是令她有點意外,一般來說,這種老人的自尊心很強,對于老伴的起居飲食,她們不會假手于人,更不會和外人一同生活。
    也許她自身也有什么不便的吧,她這樣想著,又從頭到尾翻了一遍。
    經過簡單的瀏覽,易欣大概清楚工作的情況了。
    “怎么樣,覺得還行嗎?”小陳忽然瞥了她一眼,詢問道。
    “嗯,看起來還可以。”易欣點了點頭,隨后疑惑道,“不過這工作地點……”
    “放心吧,沒事的,我知道這里的人對草山多少有些畏懼,但你認真想想,這些荒山野嶺的,總會有些失蹤人員嘛,他們或許失足摔進了山谷,或者自殺什么的,這都沒什么好奇怪的。”小陳解釋道。
    “咱們都是二十一世紀的新人類了,這種迷信思想早該摒棄了吧。”
    “那倒也是……”易欣同意道。
    其實他說得并無道理,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好事之徒,無論是什么平常的事情,經過他們的渲染,總會與事情背道而馳,自己好歹也是個大學生,是應該理智點的。
    畢竟現在找一份工作不容易,而且自己最近也很缺錢,她可不想浪費這大好的機會。
    “那交通方面……”
    “你可以放心,雖然村子在山腳下,但附近還是有公交站點,想要出來市區也很容易。”小陳回答道。
    “嗯,我基本上是了解了,可還有一個問題……”易欣點了點頭,隨后指著文檔上最后一行字,那里寫著每個月的工資,令人驚訝的是,數字竟然有8千,這對于一個普通護工而言,實在是高得離譜。

    她隱隱覺得有些奇怪。
    “其實這個問題嘛……”當她提到這方面時,小陳倒是顯得有些拘謹,他似乎有什么難言之忍。躊躇了半會后,他終于開口了。
    “我還是實話跟你說吧,其實這個老太婆有些怪異,怎么說呢,就是有些地方和正常人不大一樣……”
    怪異?易欣蹙起了眉頭,難道她是個不好相處的人嗎?
    不過生活在這種與世隔絕的地方,再加上老伴的癱瘓,的確很容易令人心情壓抑,就算是有點怪癖也是可以理解的。
    易欣并沒有太在意,畢竟她在養老院的時候,也見過不少行為異常的老人,她相信自己有能力處理好彼此的關系。
    “我當然相信你的能力,畢竟在養老院做了這么久,所以才介紹給你的。”小陳聳了聳肩,解釋道,“不過還是要提醒一下,盡量讓一讓她吧,如果確實受不了的話,也可以嘗試別的工作,畢竟之前好幾個人都走了……”
    “她到底什么地方奇怪呢?”易欣追問道。
    “這個……”小陳抿住嘴唇,目光一直凝視著反光的馬路,“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說,反正等會你就知道了。”
    看著他凝重的神色,易欣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一個深居草山的老太婆,還有癱瘓的老伴,他們到底有什么秘密呢,看來只好等到面試的時候再一一了解吧。
    易欣這樣想著,然后閉上了眼睛,很快便陷入了夢鄉。
    當她醒來的時候,車子已經來到了山路上。
    道路很窄,滿打滿算也就一條雙車道,兩旁長滿了濃密的灌木,看上去十分荒涼。
    “到了嗎?”易欣揉了揉眼睛,詢問道。
    “差不多了,就在不遠處。”小陳指了指前方的彎道,然后加快了速度。
    這里的道路修得很不好,地上全是凹凸不平的小坑,汽車走起來磕磕絆絆的,令人很不舒服。
    不過還好,在繞過窄彎之后,面前出現的是一片寬闊的平地,她看見空地盡頭有一些石階,似乎是方便被人上山的。
    “咱們只能開到這里了,接下來要走一段路。”小陳將車子停好,對她做了個抱歉的手勢。
    兩人很快下了車,沿著石階往上走去。
    原來這里是一條通向山間的小道,周圍被密密疊疊的叢林包裹住,植被旺盛,不是還能聽見一些動物的怪叫聲。
    “房子就在那邊,也就走個十分鐘左右,不會很遠的。”小陳在前面開路,一邊對她解釋道。
    易欣理解地嗯了一聲,雖然這里有些荒蕪,但實際上還不算太偏僻,就在剛才的山路上,她的確看見公交站點了,想必平時也有人經常出入。
    而且這些山間小道對她而言,完全不算什么,記得小時候生活在家鄉的大山里,自己曾試過一晚上待在里面,這都沒什么好怕的。
    她不斷地安慰著自己,轉眼間,一幢高大的房子出現在視線盡頭。
    那是一幢哥特式的房子,屋頂尖聳,結構緊密,雖然看起來有些陳舊,但仍然遮不住雄偉壯觀的氣勢,要不是早有預料的話,易欣還以為這是某個富豪的城堡。
    “就是那間了,我第一次來到時候還真不相信呢。”小陳指著房子說道。
    “就是,這房子看起來很大氣啊,怎么只住著一對風燭殘年的老人?難道他們沒有子女親戚的嗎?”
    “這個你就有所不知了。”小陳嘆了口氣,“聽說他們孤獨一生,并沒有生下任何兒女,而這幢房子好像是祖傳下來的,估計上一輩是出過國的家伙吧,不然這房子也很難建起來。”
    “不過,我勸你最好別抱太大的希望,這東西絕對沒有看起來那么好……”
    易欣聳了聳肩,他原本還以為小陳的話只是危言聳聽,沒想到真正靠近房子的時候,她終于感受到了。
    這幢建筑的整體建構過于嚴密,不僅沒有任何陽臺,而且連窗戶也很少,在二三樓的地方,破舊的窗欞搖搖欲墜,給人一種破敗荒蕪的感覺。
    而且不僅是這樣,房子漆成了灰色,色調過于沉郁,別說是進去了,就連站在大門前面,都能給人帶來一種壓抑不安的氣息。
    易欣咽了口唾沫,她總算是知道老人性格怪異的原因了,住在這種地方,估計換誰心情也好不了。
    但她沒有辦法,為了工作也只能忍受過去了。
    “趙婆婆,在嗎?”
    “我是勞務所的小陳,今天約好過來面試的。”他走到大門前,重重地敲了幾下。但房子里卻沒有任何回應,小陳皺起了眉頭,然后又叫了幾聲,結果還是一樣。
    “會不會出去了?”易欣疑惑道。
    “應該不會的,我已經約好了嘛,算了,咱們直接進去。”說完小陳推開了大門,帶著她走進了里面。
    兩人剛踏進大廳,一股淡淡的霉變味和陳舊木板的味道撲鼻而來,易欣捂住了鼻子,感覺自己走進了荒廢多年的老房子。
    周圍黑漆漆的,即使現在日照當空,但里面仍然暗如黑夜,而且氣溫明顯比外面低得多,她冷得直打哆嗦。
    “這里……怎么不開燈?”易欣疑惑地搖著頭,然后嘗試去摸索墻上的開關。

    不多時,她終于找到了按鈕,正要打開的時候,小陳卻攔住了她。
    “千萬別開!”
    “為什么?”易欣不解地追問道,雖然周圍漆黑一片,但她還是感受到小陳著急的神情,他仿佛在害怕著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為什么這里不能打開電燈呢?
    “因為……我不喜歡房子太過明亮。”
    正在她疑惑的時候,身后忽然傳來一陣蒼老的聲音,聽上去就像枯涸的手風琴。
    易欣轉過身來,看見一個白發蒼顏的老婦從大廳深處走出來,她的手里端著盤子,上面擺放著餐具和蠟燭,晃動的燭光給周圍帶來一絲溫暖,這才令她稍微安心一點。
    借著這光芒,她細細地打量著面前的老婦。
    她的面容還算清秀,但歲月卻早已在臉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滿臉的皺紋就像一張老樹皮,即便不說話,她也透著一份威嚴的氣勢。
    易欣隱隱覺得她不是個好相處的人。
    “抱歉,其實真實原因是這樣的,我的老伴換了重病,醫生已經囑咐過了,他不能暴露在強光下,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老婦靜靜地凝視著她,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的嗎,我剛才太失禮了。”易欣被她看得有點毛毛的,只能禮貌性地回了一句。
    雖然嘴上是這么說,但她還是覺得邏輯有點不通,即使真的因為重病照不了光,但房子起碼也要通風吧,這里窗戶緊閉,而且死氣沉沉的,又怎么適合他的修養呢?
    易欣感覺十分不妥,但礙于老婦的原因,她又不敢提出來,只能默默地在心里琢磨。
    “趙婆婆,這位就是過來面試的新看護,你看看怎么樣?”
    看見兩人都不說話了,小陳主動介紹了易欣,順便看看有什么要求,但沒想到她卻輕松地答應了。
    “這位姑娘挺好的呀,要是愿意的話,隨時可以過來工作。”
    “你的意思是,她不用面試就通過了?”小陳不放心地問了句,趙婆婆微微頷首,然后微笑著說道。
    “我不會看錯人的,這小姑娘是個實在人,如果能在這里干活的話,那就最好不過了,要是你覺得不好的話,那也沒關系。”
    易欣有些詫異望著她,原本還以為很麻煩呢,沒想到這么容易就通過了,看來這趙婆婆也不是那種古板的人吶,她松了口氣,暗自慶幸著。
    “對了,我剛剛煮好了藥,老伴還在上面等著呢,你們先坐一會。”趙婆婆指了指二樓的房間,然后獨自走了上去。
    在離開之前,她還不忘點上兩根蠟燭,大廳里雖然還是十分昏暗,但至少沒有剛進來那么陰沉了。易欣望著她的背影,竟升起一絲悲涼的感覺。
    她應該沒有看起來那么老,到底還是生活的重擔太沉了吧,所以才壓彎了她的脊背,對于一個長年照顧癱瘓老伴的人而言,這也是在有點殘忍了。
    “難怪她要急著找看護。”易欣在心里暗暗地說道。
    “怎么樣,覺得還行嗎?”等到趙婆婆離去后,小陳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易欣輕輕點頭,算是同意了。
    其實對于她而言,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工作,至于其他的事情也就沒那么重要了,雖然這里的環境有點不好,但自己應該可以適應,再說了,現在社會競爭這么激烈,說不定過一段時間更難找了,所以她也沒想那么多。
    “那好,我現在回車子拿一份臨時合同,你先休息一下吧。”
    小陳說完之后便走了出去,一剎間,偌大的廳堂里只剩她一人。
    借著朦朧的燭光,易欣這才有時間打量房子。
    這里的家具陳設很少,除了一些必要的餐桌和椅子外,基本沒有別的東西,不過與外面殘破的外墻不同,里面整理得很整齊,桌子上幾乎一塵不染,可以看得出主人是個愛干凈的人,唯一奇怪的是,這些家具看起來都很古老,有些甚至斷了一條腿。
    她估計那些霉變氣味就是來自這里,不過這也正常,對于老人來說,總是比年輕人要節儉一點,他們總是喜歡用舊東西。
    易欣無奈地搖了搖頭,不知不覺間,她走到了大廳的另一邊,這里好像掛著不少畫和飾品。
    正當她想要過去的時候,腳下不知踢到了什么,她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奇怪了,好好的大廳里,怎么會絆倒了呢?”她揉了揉腳踝,抬起頭一看。下一刻,驚懼的感覺頓時爬滿了全身。
    在她的前面,原來佇立著一具駭人的魔鬼雕塑,鷹鼻紅眼,獠牙大張,這應該是中世紀的吸血鬼形象,沒想到竟然擺放在大廳里。
    不僅是這樣,在吸血鬼的旁邊還擺放著其他雕塑,無一例外的都是各種妖魔鬼怪,而且在墻上的油畫和飾品,幾乎也是這種可怕的東西。
    易欣甚至看見了一些關于分尸、殺戮之類的書籍,她倒抽了一口涼氣,全身起滿了雞皮疙瘩。
    “難道小陳說的怪癖,就是指這個嗎?”她擰起了眉毛,有種不自在的感覺。
    一般來說,正常人不會將這些東西放在家里,而且數量還那么多,這很不尋常。難道趙婆婆真的有什么特別的癖好嗎?
    易欣打了個寒顫,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記得小陳說過,有好些過來工作的看護,不久之后都離開了,難道她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她低下頭細細地思考著。
    忽然,樓上似乎傳來了低沉的聲音。
    叮叮……叮叮……
    就像是有人在敲玻璃瓶的聲音。
    易欣仔細地聽了一會,很快便發現了不妥。
    她記得趙婆婆是從左邊樓梯上去的,換句話說,老伴的房間應該在左側,而現在聲音是從二層右邊傳來的,難道房子里還有其他人嗎?
    不對,易欣馬上否定了這個想法,趙婆婆是個獨居老人,而且并沒有子女,那怎么會有人過來呢?而且這聲音也太奇怪了,誰會在上面敲玻璃瓶子?
    她越聽越不對勁,于是悄悄邁開腳步,從另一側的樓梯走了上去。
    由于年久失修的緣故,木板梯級在走過的時候,發出咿呀咿呀的聲音,十分刺耳。
    易欣盡量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挪上去。
    與想象中的一樣,二樓右邊也是一排房間,但這里的結構卻有些不同,盡頭的地方直接通往樓頂,那里好像好像有一道門,她估摸著應該是閣樓之類的結構。
    她順著聲音的發源處緩緩走了過去。
    這樣同樣是密閉的,甚至就連一旁窗戶都被封了起來。
    不知怎的,易欣覺得空氣中仿佛彌漫著一種怪味,很難聞,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到底是什么東西呢?”她捂住了鼻子,就像隱藏在黑暗中的忍者一樣。
    叮叮……叮叮……
    隨著她的靠近,聲音變得越來越大,就像敲打在耳邊一樣。
    “好像……好像就是從閣樓發出來的。”轉眼間,易欣已經走過了半條走廊,她停在了原地,正思考是否該進去。
    就在這時,一雙堅定有力的手搭在她的后背。
    “原來你走到這里了,害我到處都找不到呢!”小陳撓了撓腦袋,有些無奈地說道。
    “呃……我對這里有點興趣,所以就隨便逛了一下。”易欣不想說實話,只好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
    “我想還是不要亂走了,你也知道的,那個趙婆婆性情古怪,我怕她待會會生氣。”
    “好吧,那咱們馬上下去。”
    易欣咧了咧嘴,只好和他一起走向樓梯。在離去的時候,她回身望了走廊一眼,奇怪的是,那種敲打聲仿佛又消失了。
    難道剛才只是自己的錯覺嗎?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下一頁
  • 尾頁
  • 上一篇:惡魔來敲門

    下一篇:神秘的魯班書

    標題:閣樓的秘密
    地址:http://www.entypb.icu/cp/49466.html
    聲明:閣樓的秘密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在家赚钱的可靠方法 贵州捉鸡麻将 一天必赚十元的软件 怎么学会炒股票新手入门 网上棋牌网址 英超巴克莱杯 紫幻河南麻将app 平特尾数公式算法 影响股票发行价格的因素 喜乐彩开奖信息 恒捷配资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历史 股票价格数据 与豪利棋牌类似的棋牌 德州明惠原油配资平台 神来棋牌官网地址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