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會 > 歷史故事

馬國翰生平簡介 馬國翰斷案是怎么回事?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10-26作者:

  馬國翰,字詞溪,號竹吾,是清代著名學者、漢學家、藏書家。他19歲考上秀才,之后便開了一家學堂,教書近20載,在1831年中了舉人,歷任陜西敷城、石泉、云陽知縣。

  看起來這個馬國翰不過就是一位封建社會再普通不過的讀書人了,對不對?實際上,馬國翰大有來頭!

  一開始我們不是說了這個馬國翰是位教書先生么,在教書育人的過程中,馬國翰對許多珍貴古籍的散失深感痛惜,最后他決定要做一份古書輯佚工作。在教書的時候,只要見到了異書他便細心地抄錄下來;當了官以后,他也把自己大半的收入拿出來買書。據說馬國翰收藏了57000余卷書!

  后來馬國翰干脆把這些收集到的書整理在一起,合成了一部《玉函山房輯佚書》,包含了594中佚書,分經、史、諸子3編、33類,成為了我國最大的私家輯佚書,有很高的歷史價值。

  收集各種殘書古卷自然是馬國翰的愛好,但是在這個世界上能一生堅持一個愛好的人卻很少。那么,除了收集古書,馬國翰還有其他特質嗎?他是個怎樣的人呢?我們可以通過一個“殺人案”來了解他。

馬國翰生平簡介

  道光年間,馬國翰升任為陜西隴州知州,他接到一位名叫車德源的老人的報案,老人說他的兒子車三才被人殺死在了趙義桃園中。馬國翰立刻派人去請仵作驗尸,他則帶著一幫衙役們趕往犯罪現場。

  此時是桃子成熟的季節,整個趙義桃園都彌漫著桃子的香甜,但是在場的所有人心情都是沉重的,根本無暇顧及這些。距離尸體越近,空氣中的那絲血腥味就越濃。趕到現場以后,馬國翰看到的是車三才倒在血泊中,他的腦袋嚴重受創,尸體旁邊有一塊沾滿血跡的石頭,一看就是作案兇器。

  馬國翰在車三才的懷里發現一只女人的靴子,靴子被布包裹著,刺繡精美,一看就不是普通女子的。可是為什么只有一只呢?這只靴子的主人是誰呢?跟車三才的死有什么關系?

  馬國翰正在沉思,突然聽到圍觀人群中有一聲極其細微的聲音“呀!那不是......”后面的馬國翰沒有聽到,他抬起頭,鎖定了剛剛那名說話的女子,質問她是誰,是否知道這只靴子的主人,那女子稱她叫錢曉妹,這靴子是她的好友三官的,三官的父親便是這桃園的主人趙義。

  案件有了新的突破,馬國翰立刻命人召來趙三官。趙三官來了,此女生得落落大方,看起來不像是殺人的兇手。但馬國翰不露痕跡,只說請三官來吃頓飯,順便問問案情而已,實際上他在飯菜中下了麻沸散,等三官中招以后,他立刻就讓官媒檢驗三官是否是清白之身,結果三官是清白的。

  等三官醒了,馬國翰問她靴子的事,三官說她的靴子丟了有一個多月了,就是在桃園的小屋子里丟的,平常她住在桃園看守。上個月她母親生病,便是錢曉妹來幫她看桃園的,那靴子也是在那段時間不見的。

  馬國翰了解了始末,又讓人把錢曉妹叫來,他一見到她就肯定的說“你把靴子送給你的情郎了!”錢曉妹否認,于是馬國翰讓官媒驗身,結果發現錢曉妹不是清白之身。錢曉妹見兜不住,只好說了實話,原來有一天三官的未婚夫司徒政帶著兩位好友車三才、周木連來過桃園,她見司徒政一表人才,就起了奪人未婚夫的心思。剛好晚上她聽見司徒政敲她的門窗要與“三官”私會,她便假冒三官與他私會了三個晚上,結果第四個晚上即案發當晚人沒來,那靴子也是她送給司徒政的。

  馬國翰認為司徒政的嫌疑很大,可是等他召來司徒政以后,那司徒政竟是根本不承認,最后對他用了大刑他才招供的,只不過看起來像是屈打成招。馬國翰心中懷疑,便注意到這個案件中的另一個人周木連。他問周木連的第一句話就是“讓司徒政去私會三官的人是你!想必那幾天都是你假扮司徒政去的吧!”周木連不承認,于是馬國翰讓錢曉妹來聽聲音,結果確定于她私會的人就是周木連。

  原來,那天周木連看上了三官,便在夜晚假扮司徒政與三官私會,誰知道三官也是假的。他要了三官的靴子,結果被車三才發現了,車三才讓他去給司徒政道歉,他不聽,結果車三才執意要告發他,他就沖動的殺了三才。

  馬國翰查案縝密,絕不冤枉一個好人,看來是個好官吶!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馬國翰生平簡介 馬國翰斷案是怎么回事?
地址:http://www.entypb.icu/gsh/lishi/60640.html
聲明:馬國翰生平簡介 馬國翰斷案是怎么回事?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