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會 > 神話故事

魔窟中的白衣女仙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3-18作者:柯云

  二三十年代的上海灘異常繁華,各種奇奇怪怪的機遇層出不窮。可是,自小就在上海長大的牛彪卻一直沒有得到機遇的垂青,近40歲了,還是光棍一條,過著“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日子。

  這天,牛彪閑來無事,就在街上亂逛,他見許多人對著一面墻指指點點,不禁好奇心起,擠了進去,見墻上貼著一張告示,大意是說,一個日本青年里中在鬼哭灣有一套洋房,想請一名管家看守,報酬優厚。牛彪很動心,可是這鬼哭灣非常偏僻,據說那兒人煙稀少,還經常鬧鬼,里中的前任管家艾四就是被山中的白衣女仙活活嚇死的。這里中倒是個有情意的年輕人,不僅給了艾四家人一大筆錢,還為艾四舉行了隆重的葬禮呢!想到這,牛彪有點猶豫,但轉念一想,機遇不是每天都有的,什么鬼不鬼的,說不定還能捉個女鬼做老婆呢!于是,上前揭下了告示。

  牛彪來到里中的小別墅,里中見他身材健壯,立馬表示聘用他,并為他辦了一桌豐盛的酒席,還要夫人川子給他敬酒。川子穿著一身緊身透明的衣服,不時地向牛彪拋去媚眼,牛彪見了這般美貌的婦人,早就魂不守舍了,他俯首帖耳地說:“甘愿為夫人效犬馬之勞。”川子非常高興,背著丈夫又送給他一個秋波:“請好好干吧!我會找機會去看你的。”說罷,遞給牛彪一本裸體畫冊,牛彪接在手里,如獲至寶。川子又給了他一把手槍和三發子彈,交代道:“守房寂寞,每晚點完一只蠟燭之后,便要安睡,不要久坐。”

  第二天天剛亮,牛彪帶著里中夫婦給的東西,徑直前往鬼哭灣。剛出家門不遠,就遇上了村里的風流寡婦,牛彪一時性起,邀她去了附近的小鎮,吃飽喝足后,走到一條小溪邊,見一群魚兒嬉戲追逐,想起身上的手槍,為了逗她開心,就掏出手槍往魚群射了一槍,又讓她打了兩發子彈,雖然一無所獲,倒也開心。別了風流寡婦,牛彪一個人繼續往前走,這才想起:“糟糕!子彈都打完了,要空槍有啥用?”于是高價向一名警察買了三發子彈,高高興興直奔鬼哭灣。

  這鬼哭灣坐落在一架高聳入云的大山腳下,山上長滿了各種古木怪藤,.濃陰蔽日,地上是一層厚厚的樹葉,發出一股難聞的霉味。這里遠離人世,正午都聽不到人聲,入耳的只是鳥獸的怪叫,令人毛骨悚然,牛彪想,怪不得這里叫鬼哭灣,果然鬼哭狼嚎的。里中的洋房就在這片樹林里,屋頂上長滿了青苔,覆蓋了許多落葉,屋檐下長滿了青青的小草,幾只老鼠在門口的臺階上竄來竄去。牛彪走在門口,用里中給的鑰匙打開了大門,見里面相當干凈,所有設施一應俱全,牛彪感到心滿意足,住了進去。

  晚上,牛彪草草了查看了一遍房間,就關閉大門,來到房中,惦記那本裸體畫冊,趕緊點起了蠟燭,津津有味地翻看著。很快,蠟燭燃完了,他只好上床,可是怎么都睡不著,那一個個姿色各異的裸體女人在他眼前晃來晃去,一連幾天,他就這么煎熬著。

  這天晚上,牛彪看完美人圖,伏在窗幾前,兩眼呆呆地看著進大門的那條山路,盼望著女主人從路上走來。想著想著,隱隱約約看到林中有個白影,一步步從如紗的月輝中躍了出來。牛彪不由叫道:“真的來了,還是個白衣女郎!”只見那女郎頭戴白帽,身穿白裙,嘴上蒙著口罩,臂上挎著一個菜籃,籃里放著一個杯子。是誰呢?牛彪死死盯著那女人,只等她喊門,可是門卻“啪”的一聲開了,牛彪給搞懵了:這門明明是鎖著的,她是怎么開的?莫非她真的是女妖?又一想,蒲松齡小說里不是有很多男人和女妖睡覺嗎?我牛彪怕什么!正想著,臥室門前一個聲音輕輕喊道:“牛大哥,一個人多寂寞啊,我給你送茶來了。”牛彪一驚,這不是做夢,白衣女郎真的是來陪他的,他重新點燃了一只蠟燭,把手槍放在衣袋里,空出了雙手,美滋滋地準備開門。只聽,又是“啪”的一聲,房門也開了,白衣女仙已經來到他的面前,端給他一杯鮮紅的血水,腥氣撲鼻。牛彪壯著膽子問:“你是什么人?”白衣女郎說:“我是這林中的白衣女仙,特意來陪你的,快喝茶吧!”牛彪癡癡地看著她,突然,“哎呀!”一聲驚叫,這哪里是什么女仙,蠟燭的光圈里站著的分明是個青面獠牙的魔鬼,正張開血盆大口,伸著一尺多長的舌頭,向他獰笑著。

  牛彪也是個有膽量的人,大吼一聲,趕緊掏出手槍對著白衣女仙的胸口,喝道:“你到底是人是鬼,不說實話我就開槍了!”白衣女仙發出一陣刺耳的笑聲,說:“實話跟你說吧,我是這山上的冤鬼,今天就是找你做替身的,你那槍根本打不死我。”說著,兩只長爪向他抓來。牛彪一驚,不管三七二十一,扣動了扳機。白衣女仙搖晃了兩下,倒在了地上,牛彪怕她裝死,又上前補了她一槍。看到她一動不動,牛彪大著膽子,走上前去,剝開她的外衣,竟意外發現她戴了假面具,口中銜著牛舌頭。牛彪摘下她的面具,一看,這白衣女仙竟是他的主人里中。他一時像掉進了云里霧里,想:“艾四是不是這樣被他嚇死的?他的槍怎么打不死他呢?”可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他想:“還是去找川子好了,她要是敢耍滑頭,就送她去見里中。”

  牛彪從里中的衣袋里取出鑰匙,拿了手電和手槍,風也似的趕往里中的別墅,開了大門,來到川子的臥室,只見川子一絲不掛地仰臥在床上,他垂涎欲滴,撲了上去,川子以為是丈夫回來了,問:“牛彪死了嗎?”牛彪一聽,火冒三丈,說:“我就是牛彪。里中已經被我打死了。”川子叫道:“不可能,你的槍根本打不死人,子彈是假的。”這時,牛彪才想起那天打魚買子彈的事,就對她講了一遍,川子一下子癱倒在床上,向牛彪坦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里中和川子都是日本特務,從事特殊醫學,正在做一種前所未有的實驗:首先把人嚇死,再用還魂藥救活。由于這種實驗需要用大量的活人做實驗,而且風險很大,在日本根本就沒法做。他們認為中國人可欺,死幾個也無所謂,就來到中國。他們先選擇了老年人,艾四已經是第四個了,都沒有救活,就改用中年人,如果還不成功,就一直實驗下去。他們用各種誘餌吸引中國人來,給他們假子彈,再裝神弄鬼,把人活活嚇死。川子說:“我們已經證明了老年人嚇死了是救不活的,接著用中年人做試驗,如果不行,再用青年人,只要試驗成功了,我們就可以功成名就,一世享樂了。唉,沒想到,沒想到你居然換了子彈……”

  牛彪聽完,恨得咬牙切齒:“可恨,你們這些日本鬼子,竟拿我們中國人的生命開玩笑,老子要你不得好死!”正要扣動扳機,川子一下子抱住了牛彪的腿,哀求道:“如今,我的丈夫已死,我情愿跟你過一輩子,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牛彪一把將她推倒在地,怒斥道:“老子是堂堂的中國人,瞎了你的狗眼!”一槍打死了川子。

  隨后,里中的別墅和鬼哭灣的房子都起了火,鬼子們查來查去,就是沒有結果。可是白衣女仙的故事卻傳遍了上海灘,讓鬼子們心驚肉跳。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魔窟中的白衣女仙
地址:http://www.entypb.icu/gsh/shenhua/54158.html
聲明:魔窟中的白衣女仙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幸运28预测论坛 股票融资要求 快乐10分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技巧 北京赛车如何看走势 网赌分分彩输了很多钱 20万元闲钱怎样理财好 福建体彩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江苏快三遗漏数据查询一定牛 幸运农场中了七个号多少钱 多乐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明天涨停股票推荐骗局 福建11选五开奖走势图 股票分析 大数据 七乐彩技巧选号方法 湖北体彩11选5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