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故事以一本家傳的秘書殘卷為引,講述三位當代摸金校尉,為解開部族消失的千古之謎,利用風水秘術,解讀天下大山大川的脈搏,尋找一處處失落在大地深處的龍樓寶殿。畢竟那些龍形虎藏、揭天拔地、倒海翻江的舉動,都迵異庸俗,在離奇詭異的地下世界中,歷史的神秘面紗正一層層地被揭開……

引子

盜墓不是游覽觀光,不是吟詩作對,不是描畫繡花,不能那樣文雅,那樣閑庭信步,含情默默,那樣天地君親師。盜墓是一門技術,一門進行破壞的技術。古代貴族們建造墳墓的時候,一定是想方設法地防止被盜,故此無所 更多 >>

第一章 白紙人和鼠友

我的祖父叫胡國華,胡家祖上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大地主,最輝煌的時期在城里買了三條胡同相連的四十多間宅子,其間也曾出過一些當官的和經商的,捐過前清的糧臺、槽運的幫辦。  民諺有云:“富不過三代。”這話是非常有道理的,家里縱然有金山銀山,也架不住敗家子孫的揮霍。  到了民國年間,傳到我祖父這一代就開始家道中落了,先是分了家,胡國華也分到了不少 更多 >>

第二章 《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

從那以后胡國華就當了兵,甚得重用,然而在那個時代,天下大亂,軍閥混戰,拉上百十人的隊伍就能割據一方,今天你滅了我,明天他又收拾了你,沒有幾個勢力是能長久生存下去的。胡國華所追隨的這個軍閥勢力本來就不大,不出一年就在搶地盤的戰斗中被另一路軍閥打得七零八落,死的死、逃的逃,提拔胡國華的那位軍閥頭領也在混戰中飲彈身亡。  兵敗之后,胡國華跑 更多 >>

第三章 大山里的古墓

雖說是內蒙,其實離黑龍江不遠,都快到外蒙邊境了。居民也以漢族為主,只有少數的滿蒙兩族。我們這一撥知青總共有六個人,四男兩女,一到地方就傻眼了,周圍全是綿延起伏的山脈和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出了屯子走上百十里地也看不見半個人影。  這里根本不通公路,更別說通電了,在這地方點個油燈都屬于干部待遇了,使手電筒相當于現在住總統套房,在城里完全想 更多 >>

第四章 昆侖不凍泉

那一年的春天,中國政府的高層因為感受到國際敵對勢力的威脅,不斷進行戰略上的重新調整,軍隊擴編,備戰備荒,深挖洞,廣積糧,群眾們積極進行防核防化防空襲的三防演練。  我回城探親的時候有人告訴我內部消息,我父母的問題很快就將得到組織上的澄清,證明我祖父不算地主,他的成分是中農,所以他們被釋放出來是遲早的事。這時由于解放軍大量征兵,我父親以 更多 >>

第五章 火瓢蟲

進山的第三天早晨,小分隊抵達了大冰川,傳說這附近有一個極低洼的小型盆地,我們此行的目的地就是那處盆地。由于是機密任務,所以不能找當地的向導帶路(其實也沒有人認識路),只能憑著制作粗糙的軍用地圖,在亂草一樣的等高線中尋找目的地。  大冰川是由三部分組成的,落差極大,坡度很陡峭,最高海拔超過六千米,積雪萬年不化;中間一段最長,全是鏡子面一 更多 >>

第六章 九層妖樓

真是天無絕人之路,雪崩所引發的猛烈震動,使我們面前陡峭的山坡上裂開了一個傾斜向下的大縫。  空中席卷而來的雪暴已至,眾人來不得多想,奮力沖進了山石中裂開的縫隙,裂縫下很陡,沒想到下邊有這么大的落差,五人做一堆摔了下去,滾了幾滾跌在一個大洞底部。  隨后,一塊巨大的雪板從后滾將下來,把山縫堵了個嚴絲合縫,激起了無數雪沫,嗆得五個人不停猛 更多 >>

第七章 霸王蠑螈

好不容易蹭過九層妖樓,向前走了不到兩百步,忽然腳下一軟,像是踩到了什么巨大的動物,我用手電筒一照,腳下是一只從來沒見過的巨大爬行動物,它吐著長長的舌頭,膚色和地面的顏色十分接近,樣子有點像是巨蜥,又有點像鱷魚,但是沒有那么粗糙的表皮,而且前吻沒有蜥蜴那么尖銳,長得比較圓,舌頭像蛇一樣,又紅又長,前面分個叉,全身皮膚漆黑,長滿了大塊的白 更多 >>

第八章 地震

河床下的火山開始活動了,事出突然,眾人措手不及,險些掉了下去。慌忙爬上了一個比較平緩的斜坡,坐下喘了幾口氣,驚魂未定,卻見地下的震動越來越劇烈,火山巖堆積成的山壁隨時都可能會倒塌。  洛寧說并不一定會出現火山噴發,應該只是火山的周期性活動,這種活動周期的時間不確定,有可能幾天一次,也有可能幾百年幾千年才發生一次。火山也分成很多種,常見 更多 >>

第九章 重逢

戰斗接近尾聲,零星的槍聲仍然此起彼伏,陣地上到處都是硝煙,戰壕里橫七豎八地堆滿了尸體。  坑道中大約還有六七個殘存的越軍,我帶著人把所有的出口都封鎖了,我在坑道口對里面大喊:“也布松公葉,松寬紅毒兵內!”  其余的士兵也跟著一起喊:“也布松公葉,松寬紅毒兵內!也布松公葉,松寬紅毒兵內!”(越南話:繳槍不殺,優待俘虜。當時的一線戰斗部隊 更多 >>

第十章 大金牙

東四的一家火鍋店里,坐滿了食客,火鍋中的水汽彌漫,推杯換盞吆五喝六之聲不絕于耳。  我們揀個角落處的空桌坐了,大金牙連連給我倒酒,我心想這家伙是想把我灌醉了套我的瓷啊,于是趕緊攔住他:“金爺,這二鍋頭勁兒太猛,我量淺還是來啤的好了。”  邊吃邊談,話題就說到了倒斗的事上,大金牙咧開嘴,用指尖敲了敲自己的那顆金牙對我們說:“二位爺上眼, 更多 >>

第十一章 黑風口 野人溝

列車是轉天下午兩點發車,我們激動得一夜沒睡,我問胖子咱們總共還剩下多少錢,胖子數了數說還剩下一百五,這點錢也就夠回來的路費和伙食費。  我一想這不行啊,咱們十幾年沒回去了,空著兩手去見鄉親們,太不合適了,得想辦法弄點錢給鄉親們買點禮物才是。  胖子說干脆把我這塊玉賣了換個千八百的。  我說你還是留著吧,你他娘的別總惦記著你爹留給你的那 更多 >>

第十二章 月溝

天色漸晚,太陽逐漸沉入了西方的地平線,大森林即將被陰影吞沒,這里之所以曾經被稱為“捧月溝”,是因為月亮升至山谷正上空的時候,仰面躺在山谷的最深處抬頭去看天空,視覺的余光會產生一種錯覺,兩側最高的山丘像是兩條巨大的臂膀,伸向天空的明月。這處穴中的死者取的是日月精璞瑞氣,在我那本祖傳風水書中“天”字一章有詳細解釋,有些字面上的內容雖然看不 更多 >>

第十三章 鬼吹燈

我們三人趕回野人溝的古墓,活干得已經差不多了,用工兵鏟切了幾下,墓墻上就被破出一個大洞,我用手電照了一下,里面空間還不小,這個洞距離墓室的地面還有一米多的落差,胖子大喜,挽起袖子就想進去,我將他一把拉住:“你不要命了。去,抓幾只麻雀去,先把麻雀裝鳥籠子里,放進墓里測測空氣質量再說。”  在林子里麻雀很好抓,不像人口密集的地方,都精了。 更多 >>

第十四章 紅犼

胖子英子也看到了,他們的臉上雖然戴著口罩,但是露在外邊的額頭上全是冷汗,我的全身上下也都出了一層白毛汗,我有點后悔之前把鬼吹燈渲染得那么恐怖。  我看了看身后的棺槨,蓋子被我們重新蓋好釘上了,一點動靜也沒有,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鬼不成?  站在我身旁的英子最怕死尸和鬼,當下伸手就要拉掉自己的口罩,我忙按住她的手說:“不能摘口罩,你想干什 更多 >>

第十五章 關東軍地下要塞

我坐在地上喘了幾口氣,用手電筒照了照周圍,這個倉庫著實不小,各種物資堆積如山,這么大的空間,怎么在外邊一點痕跡都沒發現。我按剛才跑動的方向和距離推算了一下,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野人溝西側的山丘里面整個都被掏空建成地下要塞了。越想越覺得沒錯,日本對滿洲的經營可以說是傾盡了國力,維持整個戰局的重型工業基地,幾乎都設在滿洲,尤其是日本本土遭到 更多 >>

第十六章 密室

我們便又返回了下層的格納庫,先找了幾件關東軍的軍服和大衣換上,把臉上的泥污血漬胡亂抹了抹,每人還找了頂鋼盔扣在頭上。  英子長得本來就俊,穿上軍裝更添俏麗,胖子在旁邊喝彩道:“嘿,大妹子,你穿上日本軍裝,整個就是一川島芳子啊。”  英子不知道川島芳子是何許人也,以為胖子在夸她,還很受用,我告訴英子:“他是說你像日本女間諜。”  英子聞 更多 >>

第十七章 草原大地獺

地下要塞里只有三個人,我和英子都坐在他對面,我們兩個就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把口水流到他頭上去。  三個人都覺得奇怪,同時抬頭向上看,究竟是什么東西流下的液體?以彈藥箱碎木板燃起的火堆,將周圍照得通明,火光所不及的遠處,依然是一片寂寞的漆黑。  就在我們頭上的屋頂,火光與黑暗交接的地方,探出一張極大的人臉。那臉比普通人的大出一倍以上,白 更多 >>

第十八章 蛾身螭紋雙劙璧

山谷盡頭的森林中,傳來一陣陣沉悶的雷聲,“轟隆隆轟隆隆”,正是晌晴白日的中午,長空如洗,未見烏云,怎么突然打起雷了?眾人心中都是一沉,好不容易從古墓中爬了出來,卻又是什么作怪?  再仔細用耳朵分辨,還不太像打雷,那聲音越來越近,似乎是什么巨大的野獸,遠遠地朝山谷中奔來,腳步沉重,再加上奔跑中軀體不停撞擊樹木,乍一聽顯得像是綿延不斷的雷 更多 >>

第十九章 考古隊

原來大金牙正好認識一個北京市考古文博學院的教授,他們之間也經常進行橫向的交流,近期出了一件事,這件事情的詳細情形是這樣的。  在文革十年中被迫中斷的考古保護文物等活動,在改革開放之后,再度重新展開了,最近三年,是一個考古的高峰期,大量的古墓和遺跡紛紛浮出水面。  古玩收藏交流交易也極度火爆,各種大大小小的盜墓團伙聞風而動,見了土堆就挖 更多 >>

第二十章 沙海魔巢

行程的第一段路線是從博斯騰湖向西南出發,沿孔雀河向西走一段,直到找到向南的古河道。博斯騰可譯為站立之意,這個名稱的由來,是因為有三道湖心山屹立于湖中。古代也稱這個湖為魚海,是中國第一大內陸淡水湖,孔雀河就是從這里發源,流向塔克拉瑪干的深處。在我們經過湖邊的時候,放眼眺望,廣闊深遠的藍色湖水讓人目眩,不經意間,產生了一種仿佛已行至天地盡 更多 >>

第二十二章 黑沙漠

陳教授連連搖手:“開不得!姑墨王子夫妻合葬的這口棺木,是國寶啊。咱們現在沒有條件,環境也不合適,一旦打開就會破壞密封的棺木和里面的物品。咱們此行的目的是向上級提交評估報告,申請發掘,或者對這些古代文明遺產給予應有的保護。回去讓愛國帶著楚健他們把記錄做好就行了,報告由我親自來寫。”  看來我是沒機會看看這棺里有什么好東西了,明知道教授說 更多 >>

第二十一章 西夜古城

掛在房梁上的汽燈被灌進破屋里的狂風吹得搖晃不定,光線閃爍,映得破屋中忽明忽暗,漆黑的石人好似一個被活埋的死人,只露出頭部,下面全埋在黃沙之中。  走到近處一看,原來在石人的眼睛上,趴著一只大螞蟻,有一個指關節那么大,身體烏黑,尾巴呈血紅色,被汽燈的光線一晃,就閃出一絲微弱的光芒,從遠處看,就如同石人的眼睛在閃光。  我見只是只螞蟻,就 更多 >>

第二十三章 扎格拉瑪山谷

“磁山?”這兩天我的機械手表不是停,就是走得時快時慢,我還以為是廉價手表質量不行,在沙漠里壞掉了,莫非咱們就在那兩座磁山附近?  安力滿也想起聽人說起過,黑沙漠腹地,有一紅一白兩座扎格拉瑪神山,傳說是埋葬著先圣的兩座神山。  Shirley楊又說:“如果沙漠中真的有這樣兩座山,那么茲獨暗河有可能在地下被磁山截流,離地面太遠,所以咱們就 更多 >>

第二十四章 黑塔

我們七個人在廢墟中覓路前行,遇到崩塌陷落的地方就繞道而行,走了很久才來到古城的中部,這里的街道相當寬闊,雖然黃沙遍布,街道的格局脈絡仍然可以瞧得出來。  然而這附近除了那座傾斜的黑塔,卻并沒有其他的大型建筑,別說王宮了,連間像樣的民房都不存在,盡是一道道風化了的土墻。  陳教授說這里的王宮可能建在地下,城中沙子太多,咱們到黑塔上,從高 更多 >>

第二十五章 柱之神殿

除了我之外,其余的人聽了胖子的話都覺得奇怪,這人怎么回事,這玉石眼球怎么就成你的了?想什么呢?  我心里嘀咕:“要是被這些考古人員知道了我們是干摸金發丘這行當的,那可大事不妙。”忙伸手給胖子來了個脖溜兒:“哪他娘的那么多廢話,少說兩句也沒人拿你當啞巴。”  胖子自知失言,也就閉了口不再說話,好在臉上都戴著雙過濾盒式防毒面具,神殿里又黑 更多 >>

第二十六章 天磚秘道

我見那暗道已經開啟,松了一口氣,用手電筒向暗道中照了照,有一條黑石修筑的石階,斜斜地通向下面,手電筒的照射范圍有限,再深處便看不到了。  胖子揮手把在神殿門口等候的五個人招呼了進來,眾人見打開了暗道都對我的分金定穴法贊不絕口。  這時天已過午,我謙虛了幾句,就讓大伙收拾收拾,盡量輕裝,先到神殿外喝點水吃幾口干糧,這條暗道還不知要走多遠 更多 >>

第二十七章 寶藏

閘門后是條向下的狹長坡道,坡度極陡,Shirley楊扔下去一支冷煙火,滾了許久方才到頭,在冷煙火停住的地方,它的光線已經小得瞧不清楚了。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果這真是墓道,未免也太長了,附近沒有尸體,如果這條坡道有機關埋伏,那么以前曾經進來過的那些人,一定會留下些什么痕跡。  縱然如此,我們也不敢稍有大意,走錯一步都有可能粉身碎骨, 更多 >>

第二十八章 尸香魔芋

遠遠聞到一股清香撲鼻,這魔花是否有毒?一般有毒的植物和動物,都是色彩鮮艷,看這尸香魔芋紅葉綠花,顏色都像是要滴下水來一樣鮮艷,說不定真的有毒。我想到這,趕緊讓眾人把防毒面具戴上。  胖子說:“我看這花不像有毒,有毒的東西個頭都小,這么大個,跟個大桶一樣,我覺得是個食人花。”  Shirley楊道:“不會是食人花,這附近連只螞蟻都沒有, 更多 >>

第二十九章 石室

煙霧灰塵彌漫,地上全是爆破產生的黑色碎石,我探出身去,用手電筒照了照爆破過后的山縫,已經徹底地被堵死了,外邊的黑蛇進不來,我們想從原路出去也不太簡單。  周圍的四個人,胖子的情況還算好,只是手上被碎石擦出了幾條血痕,陳教授一直處于昏迷狀態,葉亦心被氣浪一沖,胸前憋了口氣,也暈了過去。  我伸手一探葉亦心的鼻息,糟糕,沒有呼吸了,我暗道 更多 >>

第三十章 古老的預言

胖子沒聽明白,問道:“什么不是人?什么不是人?不是人,難道還是妖怪不成?”  我說:“不是那意思,我這不就是這么一說嘛。咱們這些人在一起快一個月了,朝夕相處,誰是什么人還不了解嗎?這小孩先知凈扯淡,古代人愚昧落后,咱們什么沒見過,這些鬼畫符般的圖形還能當真事看?”  我嘴上這么說,心里可沒這么想,這時候我得多長個心眼兒,這世界上的很多 更多 >>

第三十一章 真與假

真實與幻覺,如何去區分?倘若這間石室與先知石匣中的預言,都是尸香魔芋制造出來的幻象,這幻象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我覺得我的大腦有點應付不了這種復雜的問題,要是Shirley楊可以幫忙分析一下就好了,我和胖子的腦袋加在一起,也頂不上她半個。  胖子見我又走神了,就推了推我:“怎么了老胡,最近你怎么總兩眼發直?這美國妮子咱還收拾不收 更多 >>

第三十二章 撞邪

陳教授的聲音變得非常尖銳刺耳,墓室內本就狹窄,更顯得他的聲音凄厲異常。我們三人心下都是疑惑不解,教授瘋了倒也罷了,怎么突然之間連聲音都改變了?  我連連晃動陳教授的肩膀,想讓他清醒一點,誰知他的喊聲越來越大,揮舞著雙臂:“不要出去,不要出去!”邊喊邊拼命地拉扯我的胳膊。  我擔心陳教授瘋瘋癲癲地做出什么威脅到大伙安全的舉動,便讓胖子過 更多 >>

第三十三章 逃脫

看了數遍,卻毫無發現,先知的尸體上沒有任何提示性的符號、圖畫、文字。胖子急不可耐,動手在先知的遺骨中摸了個遍,仍然是什么也沒有。  先知的遺骸呈坐姿,盤腿而坐,一只手搭在石匣旁,另一只手平放在膝前,甚至連個指示的手勢都沒有,身上除了腐朽成粉末的衣服,裹了一張羊皮之外,更無一物。  我又遍尋四周,看看有沒有什么機關暗道之類的東西,然而這 更多 >>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