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南海歸墟

從美國治病回來的陳教授借舉行家宴之機,請求胡八一去尋國寶秦王照骨鏡,這面鏡子的失落之地正是南海的珊瑚螺旋。眾人商議過后,決定去南海尋覓失落的寶物,順便做些“采蛋”的生意——采撈南海明珠。—艘無人駕駛的幽靈血船出沒于白霧茫茫的海面:天空中下起了魚雨,海面上出現了一堵巨大的水墻,難道是傳說中的“龍上水”?還沒接近珊瑚螺旋,匪夷所思的怪事接連出現。這時,座船底艙的夾層中不時傳來嘀嘀咕咕的聲音,好像有人在密謀著什么,要將這幫探險者置于死地……

引言

盜墓之事古來以有,追根溯源,自項盜秦后,歷二十三朝,天下無不發之冢,世間朝代更替,穴地掘冢之輩多如牛虻,按其動機、手法、宗系區分,不外乎發丘、摸金、搬山、卸嶺。 發丘摸金之輩,始于后漢,實皆一脈,摸金秘術,“易”字當頭,生生變化為“易”,天地之大德日“生”。南宋末年以來便無“發丘”之說,并稱“摸金校尉”,以易學五行之理分金定穴,多存立 更多 >>

第一章 盜墓祖師爺(上)

陳瞎子似乎在北京城里突然消失了,我遍尋無果,只得作罷,想來他是躲到什么地方避風頭了,于是一方面托人給他留了口信,另一方面就準備著要動身去美國了,去國遠行在即,我們想再好好看看冬天的北京,于是我帶著Shirley楊一路信步而行,到北海湖去看溜冰的熱鬧場面,順便商量出國后的安排,冬日的北京寒風正勁,灰蒙蒙的天空預示著一場降雪即將到來,可這 更多 >>

第一章 盜墓祖師爺(下)

我對Shirley楊說:“搬山卸嶺拜伍子胥和西楚霸王,還真是頭回聽說,終于有點茅塞頓開的感覺了,不過摸金校尉的祖師爺是曹操,這倒不出我之所料,老早以前我就知道了,不過聽我祖父講這未必準確,其中是不是還有隱情?” Shirley楊說:“摸金拜曹公是自后漢開始的,但實際上摸金校尉穿梭往來于陰陽界,所遵循的雞鳴燈滅不摸金之行規,早在西周時期 更多 >>

第二章 秦王照骨鏡

陳教授說:“噢,都知道?好好,真看不出來小胡小胖……你們都有這么高的思想覺悟,那我就不兜圈子了,咱們中國有許多國寶都遺失在海外了,當年我和我的老同學楊玄威,每每念及此事,都要痛心不已,我病好后在美國住了一段時間,在此期間,我接觸了一些旅美的學者和華僑,其中有一些人是從事古玩收藏鑒賞的名家,從他們口中得知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 隨后陳 更多 >>

第三章 龍火(上)

Shirley楊對我說:“你先別著急,先聽聽教授是什么意思。”然后她請陳教授接著把話講完,我和胖子等人也只好耐下性之來聽,陳教授說:“沉船要是真找不到了,我也就不這么著急了,珊瑚螺旋海域雖然遼闊,可有條線索非常關鍵,如果用古代風水秘術找尋,想來應該有著手之處,海難過后,那艘船的水手中有一人幸存,他的救生艇在海上漂了三天兩夜,同伴都死了 更多 >>

第三章 龍火(下)

本來眾人都安排好馬上就要出國了,難道現在又讓他們冒著風險出海嗎,思想工作可做不通了,那面秦王照骨鏡雖然寶貴,但尊重歷史的同時更要尊重生命,再有價值的古董,也沒有人的生命有價值,而且陰火龍燈潛伏莫測,又哪有那么易找。 想到這我看了看其余的人,Shirley楊雖然沒點頭,但看神色似乎已經答應了,這件事以她那種任性的性格,不用等我點頭她也會 更多 >>

第四章 吞舟之魚(上)

明叔餓了多半宿,一看飯菜端上來,也顧不得說話了,我見狀也沒辦法,有什么事等他吃完再說吧,大金牙先給明叔端上熱騰騰一碗掛面湯,湯上薄薄地浮了層碎韭菜沫,面條上頂著著倆雞蛋黃,大金牙告訴明叔:“這面湯有個雅稱,雞蛋黃是黃的,韭菜沫是綠的,故此喚作兩個黃鸝鳴翠柳,下面這面就更不得了,吃一口掛面不咬斷那是銀須倒掛,咬斷了那就疑是銀河落九天了這 更多 >>

第四章 吞舟之魚(下)

漁人到珊瑚螺旋去采珠是一項暴富的手段,但危險系數實在太大,若非到了山窮水盡的絕境,也不會有人愿意冒那個風險,而且即使是到珊瑚螺旋捕蚌采珠,也都是在外圍活動,沒人敢接近海眼,一是自古傳說那里邊鬧鬼,有水鬼拖人入海溺斃,二是暗礁密布,船只進去就會觸礁,稍有不慎,就會成為珊瑚螺旋沉船墓場中的海底陳列品,還有許多別的神秘原因,則更是撲朔迷離, 更多 >>

第五章 搬山填海

胖子說:“何止是想吃冰天上下雹子啊,這簡直是想娶媳婦天上就掉下個林妹妹,胡司令我說你就別滲著了,趕緊去找楊參商量商量去,商量妥了,咱們是不是可以連夜就出發?” 我心想他們怎么都這么激動,看來馬克思說的沒錯啊,金錢是人民精神的寄托,不過我現在還真記不太清楚原話了,老馬說的也可能是宗教信仰才是人民精神的寄托,不過我看這兩者沒什么區別,反正 更多 >>

第六章 青頭

陳教授告訴我們,早在殷商時期,由于戰爭和自然災害的威脅,居住在中華大地上的先民,就曾進行過若干次大規模遷徙,其中一支向南渡海而去后,失其所蹤。據史書所載,在珊瑚螺旋的海島上曾經有過一個青銅文明高度發達的恨天之國,他們善于使用海底的龍火,與周王朝互有往來,國中有深不見底的洞穴,這個海上之國,很可能就是從中土渡海遷徙而去的恨天氏,但在秦后 更多 >>

第七章 海中古玉(上)

明叔抱怨道:“有沒有搞錯啊,你阿叔我和這三位朋友什么仙丹沒見過?這些爛青頭根本不入我們的法眼,你這到底有沒有象樣點的東西?沒有的話就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了。” 掰武為難地說:“在珊瑚廟這座島上確實有好東西,不過得碰運氣,你們來得太不巧了,前些天有批法國人在海溝里找到一艘明代寶船,保存十分完好,里面的青頭都跟新的一樣,等后邊的人聞訊趕去, 更多 >>

第七章 海中古玉(下)

“掰武”見大金牙要盤道,雖然心里不以為然,卻只好洗耳恭聽,只聽大金牙邊喝啤酒邊云山霧罩地給他一通高論,在商周戰國年間,民間根本不允許買賣玉件,因為那時候玉器都是特權階級專用物品,象征著身份和地位,所以那會兒倒斗的手藝人去倒斗摸金,往往都不取明器中的玉件,而專摸真金白銀,有些考古學者去到古墓,發現墓主身上的金縷玉衣都被拆散了,價值連城的 更多 >>

第八章 三叉戟號(上)

明叔是橫挑鼻子豎挑眼,在船支的挑選上半點不肯含糊,畢竟出海后身家性命都要系于此船,最后“掰武”終于明白了:“幾位出海這是要有大動作啊?我看你們也不象普普通通來撈青頭的,一般的船根本達不到你們的要求,實不相瞞,在這水洞深處還有艘老船,是當年英國探險隊改裝過的,但那批英國人沒等出海就全部莫名其妙地死了,他們的船至今還留著,那艘船……我還真 更多 >>

第八章 三叉戟號(下)

我對如何進入珊瑚螺旋海域,心中自有主張,此事機密,自然不必和“掰武”明說,只是讓他帶著大金牙去找船主商談價錢,另外開出一份貨單,請“掰武”代為準備,對船體進行檢修測試,確保出海后它能萬無一失。既然船只已經確定,眾人便分頭行事,明叔等人負責準備一應事物,我則到處尋訪當地漁民,打探出海采蛋之事,接連忙碌了幾天,Shirley楊就趕來匯合, 更多 >>

第九章 航海禁忌(上)

自古以來,摸金校尉之術皆以群經之首的《易經》為本,所以我見那海中散碎的幾十片青頭古玉,在陳教授所繪的圖中,竟然可以合成為一尊完整玉雕,海妖模樣的玉人正在“照燭卜龜”,而且從照燭八門的樣式來看,象是推演著先天八卦中的卦象,先天八卦很可能是以龐駁精深,奧妙無方的十六字天卦為宗旨,這讓我如何能不心驚?我趕緊定了定神,跟陳教授回到漁家,翻出那 更多 >>

第九章 航海禁忌(下)

久而久之,已成了根深蒂固的習慣,不管是在海上,就算回到家也一概不提這些字,干脆就當世上從沒有過這些字眼,另外行船之時,也忌吹口哨,這是漁民蛋民通用的忌諱,而漁民和打撈隊還忌諱在甲板上背著手,因為背手預兆“打背網”,是沒有收獲的兆頭,船上的“大主”不能坐,船頭不能坐,總之各種名堂和規矩多得數不過來。我和胖子在福建的時候也跟船出過幾次海, 更多 >>

第十章 桅燈魅影

我眺望遠海,見鯨鯢起伏,覺得胸懷大暢,驀地里又生出一陣“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的生死茫茫之感,對未卜的前途隱隱有些擔憂,于是我對胖子說:“摸金校尉的祖師爺曹老大當年東臨竭石,以觀滄海,咱倆這當代摸金校尉也算是南臨竭石有遺篇了,真是往事越千年,換了人間。不過你瞧這大海浩瀚,無邊無際,咱們的座船在波浪滔天其深難測的海面上,實在太過微不足 更多 >>

第十一章 幽靈血船

船老大阮黑給滿了左舵才避免了兩船相撞的災難性后果,兩船船頭一錯,幾乎是船梆帖著船梆,中間的距離不到一米,那危險程度就跟“鬼剔頭”似的,我們船上的所有人都在手心里捏了把汗,萬一把坐船撞漏了,大伙就得跟著“三叉戟號”去海底當沉船墓場的展品了。天幸阮黑轉舵夠快,兩船并沒有刮在一起,說時遲,那時快,眨眼的功夫,已經各自在海面劃過,白色幽靈般的 更多 >>

第十二章 滅頂之災

我胡亂猜測著,手底下也沒閑著,幾刀下去就砍掉了半張漁網,那三桅船原本借著漁網纏在海柳船上,但還沒等我和Shirley楊切斷另外半張漁網,海涌起伏之下,兩船平行的角度突然分了開來,漁網被扯得緊緊得平繃在兩船之間,船身傾斜的力量如果再稍微大一些,救生艇和漁網之一便會被強行拽斷。在船體的一陣大幅度晃動中,我重心向后一傾,身體撞在了船艙上,不 更多 >>

第十三章 金毗盧水神炮(上)

想到這冷汗直冒,暗暗叫苦,心中沒著沒落不知高低,這時眼前一花,我在桅桿上看見海霧彌漫之中船燈閃爍,Shirley楊指揮阮黑駕駛著“三叉戟”破浪而來,我大喜過望,雖不知他們是尋著聲響,還是跟著圍向三桅船的鯊魚從海上兜了回來,能及時趕回來我就已經謝天謝地謝媽祖了。三桅古船歪斜搖晃,桅桿向著海面傾斜,由于在霧中能看見三叉戟之時,距離已是極近 更多 >>

第十三章 金毗盧水神炮(下)

但也有極特殊的情況,“大擁沙”力大無窮,而且性蠢皮厚,不知疼痛,往往被漁民們亂矛攢刺放了血后,仍得不死,破艙遁海而去,船外罩著的漁網就是防備它掙脫出來,我們遇上的這艘三桅船,特征非常明顯,要是知道其中緣故的海狼,一看便知是用黿鰲祭龍王爺的打標船,因為沒有牽引之船,而且牽引船也不可能來這片危機四伏的海域,它顯然是已經被放至遠海,由于最近 更多 >>

第十四章 龍上水(上)

明叔還在抹汗,他剛剛真是嚇壞了,慶幸地說:“還好還好,要是再拖下去海里的龍王爺冒出來,咱們就算是有再多辦法也完了,大難不死必有后福,這次真是有得搏了。”胖子罵道:“狗屁龍王爺,我和老胡聽這種段子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哪次也沒見有真龍,再說了,就算是真海里真有龍,能他媽嚇住咱們嗎?人為財死,財是什么?財就是真理啊,咱爺們兒為了追求真理,連死 更多 >>

第十四章 龍上水(下)

“三叉戟”似乎完全被海水吸住,停留在四周海墻壁立的深淵中苦苦掙扎,卻似乎絲毫沒動地方,我們在駕駛艙里把手互相握住壯膽,都想從對方的臉上找些信心給自己增添勇氣,以面對眼前這難以想象的考驗,但這種天地巨變的震懾下,眾人面面相覷,誰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去,都如同死灰一樣。正在這時,那陣很象鋼筋斷裂的金屬咆哮聲突然逼近,一片巨大的陰影從水墻上方 更多 >>

第十五章 黑潮浮棺(上)

天空暴雨如注,海面上驚濤連檣起伏,“三叉戟”在這狂風惡浪中險象環生,隨時都有可能傾舟覆船葬身魚腹,明叔抱著救生圈大叫“媽祖快顯圣!”那邊掌舵的船老大阮黑也跟著明叔一起念“海天通圣咒”,請媽祖現身,前來救命護航,阮黑雖相貌粗豪,髯叢如猬,但海上的海狼們,不管面對風浪如何勇敢,在航海方面的迷信程度卻都格外嚴重,對冥冥之中的力量無限敬畏,這 更多 >>

第十五章 黑潮浮棺(下)

從海底涌上來的這股黑潮雖大,但過不了多久便會沉淀消失,我們在船上看了多時,想找找明叔所說的大墨魚尸體,就算憑我們這條船不可能把它帶回去,開開眼也是好的。結果還真就發現遠處海面上果然飄著一個白色的物體,遠遠一看就覺得個頭不小,我趕緊讓船老大阮黑把船靠近,明叔早就抓過望遠鏡先望了過去:“我丟他老母個黑……真奇絕了……不是死魚……海上好象漂 更多 >>

第十六章 底艙

古人認為萬事萬物,都會呈現出“象”。“象”是包羅萬象的象,這就是所謂的“物生有象,象生有數”,槨蓋上的古卦像很是繁雜艱深,但大體上,與我們今時今日所研讀的卦象基本一致,只不過在細節上推演得更為駁奧。我看后半晌無語,直到Shirley楊等人問我,我才回過神來,告訴眾人這槨內所刻的內容是:“震上震下,震驚百里。”石槨內側,用類似蟲魚的古老 更多 >>

第十七章 潮汐(上)

明叔也說:“胡仔言之有理,我以前跑船,就見有個泰國人買到一塊卵石,把那石頭放在空碗里,一夜之間,就能生出一碗清水,那泰國商人以為石中有寶,欲窮究其秘,想不到砸開一看,里面只有一汪清水,和兩條透明小魚,很快就死了,而那石頭也就一文不值了,他差點受刺激跳了海。這石中生水,水中生魚,乃是天然造化,可也沒什么希奇,不過是這口石鏡古棺,真屬絕世 更多 >>

第十七章 潮汐(下)

Shirley楊微笑道:“怎么你什么事都要引經據典呢?是不是這樣顯得特別有說服力?不過你說的確實有道理,同舟共濟,就需要團結無間,互相信任是極重要的,你信得過船老大阮黑嗎?”我已料到會被她有這么一問,但還是稍加沉吟,想了想才說:“只聽說阮黑是越南籍華人,為了避難才流落海島,他以往的經歷我并不了解,他心里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但本質是可以 更多 >>

第十八章 探海觀南龍(上)

珊瑚螺旋外圍密集的暗礁,就如同一道天然屏障,潮落到最低處的時候,會現出一半,大潮生時則會完全沒在水下,擋住了探寶者的去路,大船過不去,小船過去不頂事,所以暗礁群后的海域至今在世人眼中仍是神秘未知。明叔與阮黑都能識得風信水性,可以使“三叉戟”借助潮頭躍過一層接一層的暗礁,但這片礁群間針迷舵失,洋流與風向混雜難辨,要在不明方向的情況下連行 更多 >>

第十八章 探海觀南龍(下)

我遠遠見到海上有云霞籠罩,船到近處卻什么都看不見了,估計正是海底兩山環合,使得海氣涳濛變幻,這是由于天上云厚,否則被日光一照,這里就會出現海市蜃樓,再看兩件司天秘器所指,這里差不多就是南龍余脈中陰火潛燃的區域了。天下龍脈南、北、中,發自昆侖的北龍、中龍雖然穩健凝止,有萬世不拔之象,卻獨屬南龍之勢最大,不過南龍行蹤飄忽,王氣不足,龍脈有 更多 >>

第十九章 螺中含珠(上)

想到這便又轉頭透過觀察窗再去看那道深澗里的動靜,不料剛一轉頭,一條全身疙里疙瘩,粗皮好似花巖的大魚,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了“潛水鐘”側面,擺尾朝著我所在的銅艙狠狠撞來,頓時撞得這潛水鐘內嗡嗡作響。我在里面跟著東倒西歪,外邊的探照燈立刻就被它撞滅了。那魚撞過去之后,又再次從水中掉頭回來,張開大口洶洶而至,似乎是想把銅艙一口吞了。海中水族大 更多 >>

第十九章 螺中含珠(下)

多玲煮的飯大多是越南口味,又酸又甜,加之船上材料有限,日復一日的單調飲食,我吃著真跟吃藥一樣痛苦,匆匆吃了幾口,就對著地圖給眾人描述海底的地形,“珊瑚螺旋”實際上應該是一片橢圓形的環狀島群,外圍一圈皆是暗礁,這就是海狼口中所說的外螺旋,外螺旋內部地形復雜,越到中間地勢漸高,中間的最高點,應該是潮位降低后露出海面的那座“幽靈島”,這片區 更多 >>

第二十章 漂瓜取魚(上)

搬山道人有“漂瓜取魚”之術,按照以往的傳統,要先祭“瓜神”和“魚主”,當然這只是一種可有可無的形式,不過我們按部就班,也不在乎多此一舉,以免萬一除了岔子追悔莫及。昔日里,漁民蛋民們若是捕得海中大魚,都有祭魚主的慣例,因為海里的大魚在漁民眼中,都是龍子龍孫,所謂“魚主”正是南海龍王,實際上海里有些千斤大魚體形太巨,望之令人生畏,弄死那么 更多 >>

第二十章 漂瓜取魚(下)

海柳船三叉戟號的配備有重型深海潛水裝備,采用高強度耐壓材料制造,重量達到了一百五十斤,使用的時候不可能象普通潛水員那樣輕易入水,英國設計師利用船體巧妙的構造,在底艙設置了一個特殊的小型注水箱,深海潛水裝備都固定在其中,我們只有進去穿著裝備,等到注水艙注滿水后才能潛入海底。一旦我們入水,船上擔任支援任務的便只剩下C隊,我跟胖子交代了幾句 更多 >>

第二十一章 食人蚌(上)

水肺的容量有限,在水底自是不容過多耽擱,Shirley楊見我和明叔都同意繼續往深處潛水,就做了個多加小心的手語,三人用潛水繩互相聯結,把身上能開啟的照明設備全部打開,在潛水頭盔氣閥排出的一串串白色氣泡中,同時潛下漆黑的深谷。我們順著石壁下潛,Shirley楊隨手拔出潛水刀刮去一片厚厚的灰白色沉積物,只見里面露出粗礪的巨石表面,凹凸起伏 更多 >>

第二十一章 食人蚌(下)

這時我感覺到身邊的黑暗之中,水流激蕩,卷起好強的旋涌,有個白色的模糊影子在附近探首掉尾,距離我們已經近在咫尺了,我知道藏是藏不住了,急中生智,搶過Shirley楊抓住的烏賊,狠狠一捏,隨手將其松開,那烏賊吃疼受驚,出于本能,立刻吐出墨汁想要自匿脫身。烏賊涂出的漆黑濃墨,如同一股海底黑煙,它的身體也急射躥出,黑暗中果然有只海獸被逃遁的烏 更多 >>

第二十二章 硨磲(上)

Shirley楊表示同意,我們開動水下推進器原路浮上,我見到她剛剛用水下照相機在四下里拍了一通,心想中國商代文明僅局限于中原地區,比現在的中國版圖要小得多,如果真在南海盡頭發現了受商周文明影響深遠的歸墟遺跡,對于研究人類的航海歷史和文明史都有非凡的意義,就算找不到秦王照骨鏡,單把這些照片帶回去也足能把陳教授刺激得再次住院。我們三人將照 更多 >>

第二十二章 硨磲(下)

明叔邊說邊準備家式,這“食人蚌”是海底幾千年的生靈,幾千年是什么概念?就算是秦皇漢武沒死,一直活到現在,都不見的有這老蚌歲數大,宰殺之前自然是要先拜漁主,這是海狼漁民們代代相傳的規矩,不按章程來,誰也下不去手,據說會折損陽壽。胖子不失時機的打消明叔的積極性,他說船老大阮黑在蚌殼里見到有人,可不一定是人魚,這海里長的象人的東西多了去了, 更多 >>

第二十三章 欺山莫欺水(上)

胖子笑道:“楊參我一直拿你當聰明人,可我發現你跟胡司令相比還真不是一級別的,我想起以后你跟他過日子,就不得不替你發愁,憑你這種白璧無瑕的名譽和對美國價值的深切信仰,使你根本不可能發覺他跟你玩什么貓膩,以我這么多年對他的了解,他胡八一是個吃素的善男信女嗎?NO啊,他可不是省油的燈,這小子是滿嘴當代天方夜譚啊,他要是能摘摸金符我情愿把腦袋 更多 >>

第二十三章 欺山莫欺水(下)

胖子迫不及待地問道:“怎地?里面是田螺妖精還是人魚?”明叔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雖是被雨澆得透了,但心火上升,竟是口干舌燥,他干咽了兩口唾流才說出話來:“玉翅金鱗的美人魚,不會錯,看樣子死在食人蚌中已有許多年頭了,不是富貴不逼人,富貴一來如天崩,這下真是發達到家了,比同體積的鉆石還要……還要值錢……”說到后來語音哽咽,激動得老淚橫流:“ 更多 >>

第二十四章 沒有出口的海(上)

不過一想到買船的錢都是Shirley楊出的,進珊瑚螺旋海域的司天魚、魁星盤,以及漂瓜取魚之術,也都是她祖上搬山道人傳下來的,我說起這番話未免有些底氣不足,偷偷瞥了Shirley楊一眼,見她正對我微微點頭,我當即又覺得底氣十足了,把阮黑等人說得啞口無言,只好聽我吩咐,絕了夜間采蛋的念頭。海上風浪無情,我準備見好就收,但尚未找到瑪麗仙奴號 更多 >>

第二十四章 沒有出口的海(下)

海洞與南龍中的海眼也不盡相同,傳說被稱為“歸墟”的海眼,是天地間的一個大窟窿,天下之水最后都會流入“歸墟”深處,它是一個永恒固定的存在,但誰也說不清它是真是假,而“海洞”則是可大可小,時有時無,是升騰凝聚的海氣消失后,海水填補其中真空而形成的,也有些是因為海底地震、開裂、蹋陷而產生的,是一種海面上產生巨大水流旋渦的自然現象。眾人見海面 更多 >>

第二十五章 乾坤一跳(上)

此時就算立刻棄船逃生,也已經來不及了,而且一旦放下橡皮救生艇,皮艇自重太輕,立刻會被周圍海水輕易卷走,在海底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中,海柳船轉眼間就駛進了旋渦邊緣,被激流一帶,船頭打斜,隨著海洞周圍的旋涌歪歪斜斜地晃動著。在Shirley楊和明叔竭盡全力握住失控的三叉戟號,果斷地拋去一部分壓艙物,讓船體減低航速避免過快沖進海洞,趁著海波起伏 更多 >>

第二十五章 乾坤一跳(下)

海面上海涌揚波,海蛇弓起怪軀攔在船頭,我們正沒理會間,卻見它突然掉頭猛躥,看那架式竟似要爭分奪秒地遁入海中逃命。我心中一動,便知大事不好,原來海洞已經徹底形成,在不知不覺間,三叉戟號與那條大海蛇都被吸了進去。大海蛇似乎明白那海洞中心的厲害,一旦被卷進去,即便是鋼筋鐵骨也會被旋渦里的離心力撕成碎片,顧不上再追逐舟船,立即就要奪路逃生。我 更多 >>

第二十六章 歸墟

下落的身體,猛然間撞上一股非常灼熱的氣流,墜落之勢頓減,但這陣熱風溫度極高,一瞬間令人窒息欲死,只消再過得片刻,人體中的水份就會被這熱風淘盡,烘為干尸,可忽地里身上又是一涼,身體卻已落入水中,我連灌了幾口海水,在水下尋到Shirley楊的身影,她熟悉水性,墜入水中也未失去神智,我們都嗆到了水,也無暇細想為什么落進這里,急忙分水浮上。頭 更多 >>

第二十七章 海之淵 鯨之腹(上)

隨著歸墟之中水位的下降,遠處一片被淹沒的古城廢墟露出水面,城池依山而起,幾千年的歲月似乎并未將它徹底摧毀,遠遠看過去,其大體格局依舊保留了下來。城后是一條條黃中帶紅的煙霧在海平線上飄動,我和Shirley楊在石柱殘骸上觀望許久,都覺這地下之海離奇詭異,前方去路吉兇難卜。我心想被海眼吸進歸墟的都是海面建筑物的殘骸,絕不會有整座古城都陷進 更多 >>

第二十七章 海之淵 鯨之腹(下)

明叔和古猜兩個,剛踏著傾斜石坡接近躺倒在地的阮黑,就見水波忽起,一條全身漆黑的大鯨鯢破水而出,多半截魚身落在岸上,一口咬住了阮黑,搖頭擺尾之間忽又縮入水中,立刻一屢屢地血水夾雜著白花花的汽泡冒了上來。這一切發生得實在太快,事先全無半點征兆。眾人驚呼一聲,誰也來不及出手相救,眼睜睜看著船老大阮黑被鯨鯢張口咬進水里,就算我們現在跳進水中, 更多 >>

第二十八章 龍獺(上)

古猜和多玲兩人年歲不大,閱歷有限,朝夕相處的師傅突然身亡,他們都缺了主心骨,顯得失魂落魄,流著眼淚手足無措,在我的勸說下才暫收悲聲,忙著給阮黑收斂遺體。明叔見我把最好的一枚南珠藏入阮黑尸體的口中,似乎有些心疼,繞著地上的尸體轉圈度步,可這情形又不便明說,只好忍痛割愛了。不過他好象突然發現了什么不同尋常的跡象,過來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將我 更多 >>

第二十八章 龍獺(下)

Shirley楊聽到此處,不禁嘆息道:“王公貴族們之所以對此物求之無厭,正是因為物以稀為貴,越是珍稀,越是貴重,就越是能襯托自己的地位、身份和財富,孰不知,南海蛋民皆是以人命換珍寶,把這些用無數生命換來的東西配帶在身上,難道就不怕怨魂纏身么?”明叔說,那又有什么希奇,皇帝天子就是有這種特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萬人煉丹,一人升天,不然 更多 >>

第二十九章 沉船墓場(上)

Shirley楊突然提及“秦王照骨鏡”的鏡背不可照人,我才想起在北京時,陳教授特意找到我叮囑過此事,不過出海后發生了不少事情,船老大阮黑又剛剛搭上了性命,所以我一時沒能記起來,只顧著盡快下水撈出沉船中的青頭,此時一聽,才想到那面銅鏡壓在海中僵尸身上不下千年,鏡中尸氣積郁,是一件不祥之物。但“秦王照骨鏡”同時又是一件舉世無匹的國寶,從春 更多 >>

第二十九章 沉船墓場(下)

一入水中,Shinley楊就在沉船旁稍作停留,她探出手來,掌心下壓,向前方橫向輕輕一擺,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扶著她的肩膀,在她身后將“波塞冬之炫”的光束射向漆黑一片的深水,光線到處,只見水底盡是粗大的石板巨磚,林立倒塌的廢墟,似乎有很大一部分并非是被海眼吸進來的遺跡,從水底看來,有相當的廢墟先前就是建立在這歸墟海洞之中的,不過幾千年下來 更多 >>

第三十章 鬧鬼(上)

胖子性急,不等我們回應,只把潛水組剛剛攔下,便徑直游過去捋那金表,一扯之下,連胳膊帶手表竟全從艙門中一并拽了出來,原來那手臂和死者軀干早已分離,不知是遇到海難之時意外所至,還是在沉船里被惡魚咬斷。趁胖子從斷臂上摘下金表的時機,我低頭看了看塑封中的圖紙,這有短臂的房間,似乎正是船長室,如果在里面能找到底艙貨柜的鑰匙,正好可以省去水下破拆 更多 >>

第三十章 鬧鬼(下)

一時之間,我們潛水進入沉船的這四個人,都被困在了狹窄傾斜的船長室里,連轉身都覺得局促,如同被關進了一個注滿水的鋼鐵棺槨之中,不過仗著水肺中氧氣充足,破拆裝備精良,而且摸金校尉對“密室幽閉恐俱癥”有種先天的免疫力,所以并沒有感到過度的緊張和絕望,但壓抑的心情還是避免不了。我用潛水手電照視四周,想看看這破損的船艙里是否另有出口。一艙之隔, 更多 >>

第三十一章 群鯊(上)

古猜對我們打著手勢,艙門外那條巨鯊,應該是“虎鯊”,在狹窄的船艙通道里,它根本施展不開,可以出去將其殺掉,說著用龍弧短刃在水中虛刺,神色間透出十足的兇悍,和在陸地上判若兩人。我心想古猜若真是龍戶,憑著遍體“龍獺透海陣”的花繡,可以縱橫海底,往來無礙,自然是可以讓他單獨潛回水面,取了驅鯊劑再來接應我們,可他明明在剛才受到了鋸齒鯊的襲擊, 更多 >>

第三十一章 群鯊(下)

我見古猜屠鯊的手段利索之極,這絕對是與生俱來的天賦,不是現今一般蛋人力所能及,心想算你小子夠狠,眼瞅著沉船外的鯊魚越聚越多,區區一道木板根本阻攔不住,只好先將那死掉的青鯊尸體扔出去讓他們自相殘殺,看來這間船長室是沒辦法再呆下去了,而且困在這里的時間越久,對我們越是不利,趁著水肺尚且充足,只好到沉船中再尋出路。艙內的鏡子完全破碎,我也顧 更多 >>

第三十二章 藏寶盒(上)

我見魚箭未能命中,沉船內的大廳中水流激蕩,鋼琴的碎片在亂流里到處盤旋,巨鯊已經搖頭擺尾游了下來,趕緊和其余三人反身潛向深處,這時的每一秒都幾乎是在和死神賽跑,但以我們的速度,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鯊魚追到前抵達前方的艙門,我注意到附近有個小型樂池,打算迂回過去,利用地形引開鯊魚,讓其余的人先行逃開,然后我再另想辦法脫身,但這想法還沒等反射 更多 >>

第三十二章 藏寶盒(下)

Shirley楊也發現了這一異狀,我對她擺了擺手,表示我也沒辦法,不知道古猜背上究竟有什么東西,抹也抹不去,擦也擦不掉,也許正是這船上死者的亡靈附在了他身上。在進一步確認真相之前,只好靜觀其變,或是等回到水面再想辦法,可惜這次出海,我們來得匆忙,竟然忘帶黑驢蹄子了,否則即便是在海底,按到他背上一試,便知是鬼是邪。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更多 >>

第三十三章 大王烏賊(上)

眼看我們這次出海目的就要達成,可這沉船偏又出了岔子。傾斜的瑪麗仙奴號船首,一直被海底廢墟遺跡所支撐,在船體中部開裂后,后部船身受到海底潛流的帶動,漸漸沉入了水底那艘古代帆船的殘骸里,那腐朽不堪的木船終于承受不住,龍骨被忽然壓斷,瑪麗仙奴號頓時滑入深水。船艙中突然好似天翻地覆,我們在里面感到一陣眩暈窒息,不知是不是我的水肺被撞漏了,咕咚 更多 >>

第三十三章 大王烏賊(下)

我正好在他身邊,見古猜已經懵了,他雖是透海的龍戶遺族,但還屬于井里的蛤蟆沒見過多大的天,根本不知作出反應。我救人心切,順手從潛水袋里拽出一發冷煙火,拍著了拼命向古猜身后遞去,水中白色的火光使人眼前一亮,剛好戳在了大王烏賊觸足的內側,一陣白煙之下,密集的吸盤急速收縮,受驚般退了回去,帶動湍急的水流如秋風翻葉,險些將我們一并吸進水底。落下 更多 >>

第三十四章 水深火熱

潛水小隊到了此處幾乎已是筋疲力盡,好不容易撐到減壓線附近,忽地水流一亂,那頭出沒猶如幽靈般的灰背白腹大鯊魚,突然出現在了眾人眼前,它想要鉆進石柱間咬人,但軀體龐大難以入內,只好掉頭繞開,圍著石柱群打轉。它快速游動卷起的水流之下,原本就已經傾斜倒塌,互相疊壓的廢墟,頓時在水中搖搖欲倒,上面的石塊磚礫不斷滾落,白鯊也被掉落的石塊所驚,顯得 更多 >>

第三十五章 猛鬼出籠(上)

海柳船的底艙比不得先前那艘游輪,艙窄水淺,這條體形巨大的惡鯊一游進來,整個水位都跟著增高來一大截。我彎著腰站在貨箱頂,當時就覺得海水沒過了腳踝,貨箱晃動著就要倒入水中,剛剛疲于奔命,才從險惡的水底廢墟中脫身不久,未得片刻喘息,便要再次面臨生死存亡的殘酷考驗。艙底漆黑的水中灰白色影子晃了一晃,一排貨箱被鯊頭撞得轟然倒落水中,胖子最先立足 更多 >>

第三十五章 猛鬼出籠(下)

我心想在海上處理個死尸,直接丟到海里喂魚也就是了,根本犯不上把尸體藏在底艙的夾層里,這艘海柳船里邊怕是有什么別的東西,也未必就是僵尸,而且就沖阮黑等蛋民對海事迷信虔誠的那一套,我就敢斷言他絕不敢在船里藏死人,先甭管是什么,拽出來看看再說。我和胖子胡亂猜測,手底下也絲毫沒閑著,與Shirley楊上前動手相助古猜脫身。將他扯開后,夾艙窟窿 更多 >>

第三十六章 死水不藏龍

英國打撈隊花了很大的心血改裝海柳船,意圖進入珊瑚螺旋海域撈青頭,誰料到尚未出師,就全部死在了海柳船的底艙里。珊瑚廟島的島民們對此事諱莫如深,包括黑市商人掰武在內的大多數島民,都不知道此事的詳情,只有阮黑似乎知道一些底細,可現在他已經死了,我們不可能從他嘴里再得到什么訊息。一旦遇到了藏在底艙里致人死命的東西,也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可到 更多 >>

第三十七章 海和尚

我急忙回頭望了望平靜的水面,只有海涌幅度漸大,兩艘小艇隨著潮涌忽起忽落,卻沒別的異常現象,便對古猜說:“不是讓你小子別再提鬼嗎?又不長記性。山高必藏怪,林深易有精,到了這種地方別亂說話。”說完我要過Shirley楊隨身帶的一面小鏡子,偷偷舉起來去照古猜,但鏡子太小,加上兩艇在水面行駛起伏不定,又哪里看得清鏡中倒影。多鈴擔心古猜,問道: 更多 >>

第三十八章 銅殿(上)

古猜不僅可以選擇去法國跟他師姐在一起,也可以由Shirley楊安排他去美國上學,或者干脆留在珊瑚廟島跟掰武學些生意經,何苦再跟老賊明叔學那套拿不上臺面的手藝,去做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玩命勾當。我很清楚明叔只不過是看中了古猜龍戶的身份,古猜那身透海陣,恐怕已是后無來者的絕跡。此刻雖然被我和胖子戳穿,但明叔也不敢因小失大得罪我們,只好忍了 更多 >>

第三十八章 銅殿(下)

我滿腹疑惑,忍不住在艇上問Shirley楊:“古猜的透海紋身好生離奇,他還真成大西洋海底的來客了?”Shirley楊推測說:“恨天氏孤懸海外,以龍火煉銅,遠離華夏文明,所以很多人不相信這里的青銅文明曾經鼎盛一時。他們大概消亡于戰國末期,其遺族流落海上,被秦漢統治者定為疍戶。古猜就是恨天氏的遺民,他對水性的熟悉,和透海陣紋身上描繪的恨天 更多 >>

第三十九章 射日

胖子說:“哎,胡司令你說的還真有點道理,撒旦和恨天氏真有可能是一碼事,聽說撒旦在天上跟領導鬧掰了,自己到底下挑旗子帶了支隊伍單干,專跟天上的白胡子老頭犯葛,而且你聽這名起的——撒旦,肯定跟疍人有點關系,弄不好年輕時也是在海里采過蛋的手藝人。”明叔與古猜、多鈴三人聽了我和胖子一番似是而非的分析,都有點懵了,不知該說什么才好,只有Shir 更多 >>

第四十章 有筋無骨(上)

多鈴和古猜兩人,都黯然點頭,古猜對我說:“胡老大,我信你,師姐和師父掉下海,你救他們,那么危險,眼睛都沒眨,我從沒見過你這樣的人。”我聽他提到在海陷時我救回阮黑和多鈴的事情,原來他出死力幫我們在沉船里打撈“秦王照骨鏡”,是想感恩圖報。我眼下心思雜亂,并不想對此事居功,就立刻讓他和多鈴準備為阮黑整理整理,然后找個蚌殼下葬。多鈴帶著古猜把 更多 >>

第四十章 有筋無骨(下)

Shirley楊對我說:“你別讓他們胡鬧了,你想想這樣做好嗎?”我說:“這有何妨?咱們這是……是科學考察啊,陳教授不是也說過對待科學,對待真理,一定要大膽假設,謹慎求證嗎?古尸生前是不是非常喜歡女色的家伙,這也是學術研究領域范疇之內的重要課題,我記得關于海陵王那個超級大色鬼,就有許多學者專門考證研究過。許他們研究,難道就不許咱們摸金校 更多 >>

第四十一章 尸鬽

我尚未聽清他在說些什么,就見明叔雙膝一軟,咕咚一聲跪倒在地,多鈴和古猜也跟著跪下,他們好像見到了什么令蛋民極其畏懼的東西。明叔以膝代腳,爬過去將那“有筋無骨”的軟尸裝進一個大密封袋里,見尸體并沒有沾水,難看至極的臉色才漸漸緩和下來,他連連叩頭,祈求漁主保佑。在風高浪急的大海上,蛋民漁民們無不視“媽祖”為神,天后娘娘在海上救苦救難,是保 更多 >>

第四十二章 定海神針

眾人聞聲無不失色,不知水里究竟發生了什么劇變,連胖子也是吃驚不已,他還以為海底的銅人活轉過來,是為了要搶回我們舍命撈來的青頭,急忙把背囊縛在身上,抄起M1卡賓槍,又撿了幾顆手榴彈塞進腰里。明叔見狀更慌,驚問:“肥仔你要怎地?”胖子惡狠狠地拉開槍栓:“誰他媽敢動老子的這批青頭貨一根小手指頭,本司令就把他從青銅器時代打回石器時代!”說話聲 更多 >>

第四十三章 奔月

明叔把恨天氏刮蚌屠龍的兩柄短劍分給我和胖子,他說想在歸墟里潛水尋找生路,基本上就要做好有去無回的心理準備,天知道水深處有什么危險,有疍民祖宗的“分水劍”防身,至少比潛水刀和魚槍可靠,我和胖子暗罵明叔又想將我們頂出去做擋箭牌。不過此刻容不得再去跟他計較,我抓緊時間告訴眾人,看來海上就要發生大潮,歸墟里隨時都可能被海水灌滿,留在這兒被龍火 更多 >>

第四十四章 南海僵人

我現在是神困體乏,一想這些繁奧的易經卦數,就覺得頭疼,但“震”卦中,似乎藏有與“歸墟”密切相關的重大隱情。正當我苦思冥想不得其解之際,Shirley楊忽然問我:“我不太懂得易道,但曾看過一位旅美華人學者的著作,他是易學研究方面的著名專家,觀點非常獨到,曾提及易中卦象,凡是含有數字之語,都不是憑空而來,里面藏有古代的加密信息,今人已多不 更多 >>

第四十五章 蝕天

正當我猶豫著要不要伸手進水里摸索一番,察看鼎身鑄紋的Shirley楊已經有所發現,她讓我蹲下來看鼎上所鑄的圖案。我依她所言看去,只見鼎身分為八面,都有陰痕,看來銅上曾嵌以金絲,年久金脫,形成了一片片凹陷的圖形,詳細地展現了恨天氏死后入葬升月的情形。我們只看了一小半,便已恍然大悟,回頭看了看那一排古尸,原來他們死后還沒來得及正式入葬,而 更多 >>

第四十六章 古鼎鐵樹

我和胖子、古猜三人,都沒想到洞穴內部縱橫交錯,形同蟻巢,除了那些尸骸,其中更是藏匿著無數活生生的鮫魚。事出突然,但我們還算清楚難以觸其鋒芒,急忙抱著死嬰,游進了身后一處鮫人藏骨的墓穴躲避。我關上潛水手電筒,握了分水劍守在洞口,又將墓穴中鮫人的尸骸堵住洞穴。胖子和古猜二人則以利刃把住深處的珊瑚洞,感覺到外邊水流涌動,似乎有無數鮫魚在珊瑚 更多 >>

第四十七章 震驚百里

可是反觀黑木包襄中的銅人,根本沒有面目形貌,只是酷似人形的一個大銅疙瘩,用陰火淬煉的青銅,在水下千年也能銅性不失,而且其青綠之色映入肌骨。我們在那海底神木下所見到的無數青銅奴隸,都鑄得形態逼真,這銅人卻極為簡單,連紋理輪廓都不甚清晰。不過最令人奇怪的是,銅人全身都是蜂巢般的窟窿,里面灌有聚銅的黑色海沙,我實在想象不出這會是個什么鬼東西 更多 >>

第四十八章 龍穴

可是,這件秘器能推演的機數遠遠不如我們所找到的玉盤。這件玉盤是海床中埋藏的金剛玉,顏色淺紅,透明如玻璃,純粹無瑕,不為海水鹽鹵酸類所蝕。金剛玉雖然以玉為名。實則既非硬玉,也非軟玉,古人稱玉乃石之美者,多產于昆侖山麓,與沙礫同存于河底,其質溫潤細密。光澤如脂肪,有軟硬之別,軟玉為輝石類,以純潔乳白色為貴;硬玉為角閃石類,較難溶解,色彩鮮 更多 >>

第四十九章 珠母海

此時鯨骨附近的伏流一片沉寂寧靜,空氣中陰寒之意更盛,眾人稍加商議,那狠下心來,既然深澗中有“一甲藏百珠”的“珠母”,那說不得,只好再舍命下水,刮取蚌祖殼中的龍頷。可此事卻又艱險異常,因為以前誰也沒有捉過珠母這種萬年巨蚌的經驗,據說那蚌祖歷經萬年吐納形煉,善能幻化迷惑,且藏匿極深,隱于深澗潛涌之下,其中亂流旋渦一個接一個,使人拼上性命也 更多 >>

第五十章 刮蚌采珠

另外,據說有些“珠池”被采蛋的人采空了,蚌殼蚌肉堆積成山,可到了夜里,珠池中又有精光映月,蛋民不知真相,以為水底尚有蚌珠,于是轉天繼續潛水采珠,便往往有去無回,都被伺機報復的蚌祖所吞,它吃了活人,連骨頭都不吐。可即便把珠池傾盡,也難覓其蹤。所以在海上搏命的蛋民們談起這些傳說,也不免駭然失色,而且動了蚌祖會引發海嘯颶風,總之是傳得挺邪, 更多 >>

第五十一章 鬼月亮

蚌甲中精氣璀璨,月光如晝,引得藏在附近珊瑚洞里的鮫魚不住窺探,可它們懼怕三具畸形死胎,只敢在遠處探首探尾,卻都不敢接近半尺。不過我們也開始擔心死胎,能否有持久之效克制惡鮫,因為這些受月蝕而損的畸形胎兒,放置在潮濕的環境中實在太久了,而且本身又沒做過防腐處理,全憑女尸“腹中填玉口中鎮珠”的一縷寒氣維持。兩次帶它們下水,胎體面目已經被泡得 更多 >>

第五十二章 鮫姥

我們都沒料到會從水底的黑洞中冒出一艘船來,就見眼前一黑,雕有海鬼的船頭就已到了眼前。銹蝕斑駁的鬼頭船,僅是一艘大船前端的殘骸,一看那兇惡猙獰的鬼頭標志,就知是艘沉沒在海底的海盜船。眾人緊緊抱著珊瑚樹,又哪里來得及閃避,只覺身體被帶動起來的水流猛烈沖擊,那船頭的殘骸,幾乎是貼著我們的頭頂掠了過去,撞在后面的珊瑚化石上翻滾著墜向水下,頓時 更多 >>

第五十三章 絕境

缺足少臂的死胎,早被紛亂的海水化為烏有,我和Shirley楊、胖子三人,在水中互相拉扯著,身體被吸卷的水流帶動得飄搖不定。但也就是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我才發現銅人玉盤的震卦機關,正是為了引出水底鮫姥。鮫姥全身怪力轉動石鼎,石鼎上穿繞的銅鏈被它絞動,使藏在珊瑚鐵樹旁邊的幾道千鈞石閘,轟隆隆開啟了一道縫隙,里面一股強烈的潛涌,水流頓時順時 更多 >>

第五十四章 過龍兵

好不容易穿過裂開的巖層,身邊已是東倒西歪的銅奴,四周洪鐘巨缽的響聲依然響徹不絕。我趁機低頭看了看珊瑚洞中的水面,渾濁的伏流翻滾不休,水中黑鱗晃動,兩盞發著灰色兇光的鮫眼正在仰天凝視。我心中一陣驚疑,水底明月已散,那鮫姥怎地還不肯回到巢穴?它存心想吃了我們不成?但隨即抬頭向天空一看,便已明了緣由,不禁連連叫苦。通月神木正直指幽靈島上的缺 更多 >>

第五十五章 在天空中飛翔的荷蘭人

明叔生怕自己失足掉進海里,緊抱住一塊箭石,叫道:“胡仔啊,還是你阿叔我平時善事做太多積了大德,才使得吉人自有天相,你個濫仔這次跟住我,算是撿了條命回來,這是漁主先師和媽祖娘娘保佑,海上‘過龍兵’了。”我以前在福建,也曾聽說有南海“過龍兵”之事,與海市、海滋等現象都是海上難得一見的奇觀,那是指鯨魚或海龜集結成群,鯨脊龜甲浮水而出,在海面 更多 >>

第五十六章 救命

行舟跑船的商人和水手,常年風里來浪里去地在海上掙飯吃,若不幸遇得海難,身子掉到海里,有些死后被魚啃吃了也就罷了,但有些尸體會封閉在船體殘骸中,或是隨著波浪被沖到岸邊。南洋的漁民蛋民,好多都是以撈青頭為致富手段,他們會將尸體上值錢的東西扒下來賣錢,所以為防不測,有些跑船的海員,都會在自己隨身的金銀飾物中“下蠱設降”,專為報復那些殺人越貨 更多 >>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