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家里鬼故事

都市怪談之鏡中人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6-11-02作者:守望天使

    那是一天的傍晚,天下著蒙蒙細雨,正在準備晚飯的徐天,接到了一個陌生女人的電話,說有座舊宅子想要裝修,徐天一下子來了精神,他的裝修隊已經好幾天沒生意了,再這樣下去連工人的工資都成問題,于是他一口就答應了對方,約好明天去看宅子,簽合約。
    次日徐天早早就趕到了約好的地點,一亮黑色的奧迪停在了他的面前,里面坐著一個穿黑衣女人,她搖下了車窗沖著他說:“打電話的人就是我,現在我帶你去老宅看看。”
    徐天坐上了副駕駛坐,本想找點話題說說,可是那天的霧大得出奇,他不敢亂說話讓女人分心,否則十分危險。
    舊宅在郊區一個十分偏僻的地點,等到徐天看到宅子的全貌時,不免有些皺眉,宅子太舊了,圍墻坍塌了一大塊,三層高的宅子外表像個丑陋不堪的瘌痢頭,滿目禿瘡,它至少有幾十間房間,維修起來比蓋一棟樓還費勁。“
    徐天想到了舊宅會很殘破,卻沒料竟那么殘舊。他吸了一口氣:”這棟宅子維修起來,會比蓋一棟同樣樓房還貴,小姐,你確定要維修這里嗎?“
    ”是的,錢不是問題,主要是能幫我把這里翻修一新。“女人淡淡地說著,拿出一串鑰匙打開了院墻的鐵門,院子里是一條石頭小路,像一條行走的蛇趴在大門與房子之間,走過這條石頭小路,來到房子門口,看見房門上掛著一把巨大的鎖頭,女人拿出一把大鑰匙插進了匙孔之中,用力扭動了一下,門吱呀一聲開了,里面一個極寬敞的廳堂,廳堂中只放著一面古董鏡子,徐天立刻被著面前鏡子吸引了,他走過去瞧了一眼鏡子,鏡子上蒙著灰塵,隱隱約約看見他的影子,他又敲了敲鏡子的木架,是上好的檀木做成的,這東西看上去價格不菲。
    ”這面鏡子不要了,翻修時替我扔掉就行。“女人的聲音讓他的心里一陣狂跳,他有些激動地說:”能送給我嗎?“
    ”可以!“女人毫不猶豫。
    ”這東西很值錢的。“徐天是個老實人,他不愿意騙女人。
    ”我知道,但是我已經不想要了,這棟房子的所有東西我都不想要了,都給我換新的,至于錢,你放心,我先給你預付兩百萬,工期進行一半時我再給你另一半。“
    女人的慷慨讓徐天目瞪口呆,他在猶豫他就是個傻子,他把已經打好的合同遞給她過目,她看也沒看就簽了字,遞給了他一張兩百萬的卡,他強壓著內心的激動,臨走時不忘搬走了那面鏡子。
    那面鏡子被他放在了老婆的梳妝臺上,晚上他摟著妻子來到了鏡子面前,獻寶一樣讓她看。
    ”哎呀!你那里買的,這個面鏡子看上去好漂亮!“他的妻子先是驚訝,突然扭過頭問他,這東西看上不便宜,你那來的錢買的?”
    “沒花錢,今天一個各戶送的。”

    “男的女的?出手這么大方?”
    徐天的臉色略微變了變,但很快恢復了原狀說:“男的……”徐天撒了謊,他也不想,要是讓老婆知道是女人的,還不和他鬧翻天。
    老婆聽了果然很高興,啪嗒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開心地說:“行!今天為了犒賞你,晚飯我來做。”說著妻子去了廚房,這可是百年不遇的罕事。
    徐天繼續站在鏡子前,他越看越著喜歡,摸著鏡子兩邊的木框簡直到了癡迷的境地,恍惚間他似乎看見了鏡子里有一個小紅點,他伸手去摸,那個紅點逐漸變大,漸漸出現了一個人的輪廓,輪廓逐漸變大,是一個穿著紅色旗袍身材窈窕的女人,頭微微低垂,黑色的長發垂下,擋住了她的面容,更給她的美增添了一絲神秘的面紗。
    徐天幾乎可以聽到鏡子的女子嘆息聲,因為她的嘆息,而生出了無奈和憂傷,就仿佛心靈深處期待著的一個人,而這個人就在眼前,卻觸摸不到。
    就是在這一刻,他的指尖摸向了那女人的臉,一股徹骨的寒氣順著指尖進入了他的血管,那是一種詭異的冷,冷得他頸后的寒毛一根根豎了起,冷得血液幾乎要凝固。
    他低聲叫了起來,立刻把手縮了回來。抬起頭,鏡面出現了他驚慌失措的臉,女人似乎只是個幻覺。那晚徐天做了一個美妙的夢,夢里他牽著那個穿紅色旗袍女人的手,在藍天碧草中漫步,親吻、做愛……
    那種暢快淋漓的顫抖后,他猛然驚醒,大腿內側黏糊潮濕,他竟然夢遺了,他有些尷尬,倉惶地起身去了衛生間,正在清洗自己的時候,他突然感覺身后有一雙眼睛冷冷地盯著自己。他猛然回頭,看見了妻子那張盛怒的臉。
    “行呀!夢見哪個騷貨了?竟然流出這么惡心的東西?”
    “我……”徐天尷尬地低下頭,他有一些沮喪,如果妻子能有夢中的女子一半溫柔,他也能覺得生活是幸福的,可是她……徐天嘆了口氣,他的沉默助長了妻子的氣焰,她叉著腰,把他堵在衛生間里,不住地問他,夢見誰了,夢見誰了,讓他煩不勝煩,他抬起頭,眼睛正對上那面鏡子,鏡子里,女人的臉嬌美如花,正沖著他做著鬼臉。他被她逗笑了,他的笑聲無疑是對妻子的巨大打擊,妻子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他才回到了現實,充滿恐懼地看著她,仿佛她是一只魔鬼。

    那晚后徐天和妻子分居了,妻子的意思,不讓他上床,他只能抱著枕頭去沙發上將就,沙發很小,他要佝僂著身軀才能躺下,不過他一點不覺得辛苦,因為他的頭正好對著鏡子,正好能看見鏡子里的女人,正好能看見她美麗的笑容。
    幾天后修復舊宅的工程正式開始,徐天變得忙碌,這一天他剛出門就遇見了一個男人,男人看上去情況很糟糕,蒼白的面孔沒有一點血色、黑眼圈重的就像吸毒者,他拼命地拍打著徐天的車玻璃,發了瘋似的嚷嚷著。徐天被嚇了一跳,沒敢下車。
    可是男人更用力地拍著車窗窗,叫喊得也更加大聲了。徐天開始害怕他會打碎車玻璃,趕緊推開了車門。
    “你拍我車玻璃干嘛?”徐天又氣又怕地叫嚷起來。
    那人剛要說話,突然迎面來了幾個穿白大褂的醫生,什么也沒說就把他帶走了,他被拖上車的瞬間,回頭看了他一眼,那一眼里含著悲傷和絕望。
    徐天松了一口氣,上了車,那天他在舊宅子里忙活了整整一天,傍晚時天下起了大雨,郊外的路變得泥濘,為了安全起見,徐天打算在這里將就一夜,反正有四五個工人陪著,沒什么可害怕的,工人們住在臨時搭建的帳篷里,他和工人們吃過晚飯,沒有什么睡意,索性走進了大宅,客廳的墻壁被刮了白色的膩子,干透了再刷上一層紫紅色的漆,這是客戶要求的顏色,徐天卻不是很喜歡,他走過去用手電照了照,膩子刮得勻不勻感官上還可以,他又伸出手去摸了摸,手指尖觸手冰涼,沒有凹凸感,他很滿意,正要離開的時候,他突然聽見細微的嗤嗤聲,他掃了一眼四周,發現樓梯口有一塊墻壁凸了出來,而且還在向上凸起,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不敢過去,那白色的墻壁下仿佛有什么東西正在掙扎走出來,而且動作越來越劇烈。
    徐天被嚇壞了,撒腿就跑,他直接跳上了車,飛馳而去,一路上他把車開得飛快,好幾次差點陷阱泥濘中,不過好像有一雙巨大的手推著他的車前進。
    他跌跌撞撞推開門,妻子被他嚇得臉色蒼白,問他:“你不是說不回來了嗎?”
    他沒說話推開了妻子,走進臥室,他看見被子里有個東西在顫抖,他猛然掀開被子,看見一個男人丑陋的身體,他勃然大怒,拿起了菜刀,沖床上的男人砍去,鮮血一下子冒了出來,刺激了他的雙眼,他一下子懵了,扔了刀,看見妻子躺在血泊中,他撲上去,叫著妻子的名字,可惜她再也不會回答了。
    他慢慢站起來,身體變得僵住了,淚水不知不覺流了下來。他回頭就看見了那面鏡子,一滴血樣的東西正在慢慢擴大,女人笑意盈盈地走了出來,她直接走下了鏡子,來到了他的身邊,摸著他的臉說:“親愛的!你還記得我嗎?”
    徐天渾身一震,猛然記起一個人,他的初戀,一個傻傻為他付出一切的女人,為了供他上大學,去做了妓女,他知道了,只甩了她一巴掌就和她分手了,后來聽說她被包養了,再后來就沒了蹤影,如今……
    他咆哮著大吼:“是我對不起你,為什么要用我的手,殺死我的妻?”
    “因為是她把我騙到了城里,做了妓女,呵呵……你還不知道她的錢是怎么來的吧?都是我們的賣身錢……”
    徐天蒼涼的后退,他感覺到一只冰冷的手穿過他的身體,那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痛。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都市怪談之鏡中人
地址:http://www.entypb.icu/jl/19210.html
聲明:都市怪談之鏡中人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