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家里鬼故事

深圳鬼故事之鏡子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7-02-09作者:浮云忘憂

    因為工作調動的關系,蕭然帶著剛結婚不久的妻子,一同離開了生活已久的城市,來到了祖國南部的濱海城市。
    原本蕭然還挺高興自己能被調來總公司擔任部門主管,但是工作上的興奮還沒有消散,他自己的身上就發生了變故……
    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一面鏡子
    蕭然來到深圳之后,因為妻子的原因,他并沒有居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樓,而是自己在網上尋到了一間一室一廳的出租房。
    通過電話與房東溝通了一番,蕭然帶著妻子一同來到了租房的地址,二人對于這精裝修的公寓房還挺滿意的,爽快的與房東簽下了合同,只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拎包就能入住的公寓房卻暗藏玄機。
    公寓房的裝修很時尚,家具電器一應俱全,倒也省了蕭然二人不少的心思,尤其是他的妻子對臥室里的一張梳妝臺特別喜歡。
    那是一張白色的梳妝臺,整體造型還不錯,簡潔又不失時尚,只是不知道為什么,蕭然總是覺得梳妝臺上那面鏡子有些怪怪的,他也說不出來為什么,不過一看到自己的妻子非常喜歡,他也沒有多想。
    當夜幕低垂,忙碌了一整天人們也慢慢的進入了夢鄉,蕭然原本還在夢里與周公聊天,卻被房間里傳來的聲音給吵醒了。

    蕭然揉了揉朦朧的睡眼,順手打開了床頭柜上的臺燈,借著微弱的燈光,向著聲音的來源處看去,卻發現是自己的妻子身穿著睡意坐在梳妝臺前一邊梳頭一邊哼歌。
    正當他準備提醒一下自己的妻子,不要大半夜起來嚇人的時候,他卻發現梳妝臺的鏡子里出現了一張陌生女人的臉,正帶著一臉詭異的笑容盯著他,他可以十分肯定那張臉絕對不是自己妻子的!尤其是那詭異的笑容看的他渾身不自在。
    只是讓他想不明白的是,就在他打開房間里所有燈光的瞬間,鏡子里那張臉卻不再是他之前所看見那一張陌生女人的臉,而是自己妻子的臉。
    起初,蕭然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也就沒有多想什么,只是說了妻子幾句,見她一臉莫名其妙的來到床上躺下,便沒有多說什么。
    在關燈的時候,他并沒有關掉身邊的那盞臺燈,因為他的腦海中總是會閃現出那一張詭異的臉,雖然他心中一直在提醒是自己的看錯了,但還是有那么一絲不安!
    也就是這么一絲不安,令蕭然久久無法沉睡,整個人都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中。當身邊的妻子再次起床的時候,他其實就已經醒了,但是為了弄清楚自己是否是看錯了,他還是等了片刻才睜開雙眼。
    蕭然緩緩的側過身看著去,引入眼簾的一幕驚的他渾身寒氣直冒,那張陌生的女人臉又出現了,不!不能再稱作為人臉,那簡直就是一張鬼臉!

    慘白的臉龐上布滿了血淋淋的傷口,還瞪著一雙沒有瞳孔的白眼,眼角鮮血直流,猩紅的嘴角微微上揚,好像在嘲笑著他一樣,一頭烏黑的長發迅速的從鏡面中蔓延開來,瞬間就纏住了妻子的脖子……
    蕭然渾身一顫,也不知道那里來的勇氣,瞬間就坐了起來,一把抓住了纏住妻子的頭發,雙手拼命的撕扯著……
    可是這一切都好像是徒然,在蕭然驚恐的注視下,他妻子的腦袋如同被利器割了下來,鮮血濺了他一身!
    啊……不!
    睡夢中的妻子被蕭然發出的吶喊聲給驚醒了,一臉關心的看著臉色蒼白的蕭然,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又做噩夢了吧?沒事的,那只是夢而已,要不我們明天去請個風水師來看一下吧!”
    蕭然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不禁的苦笑道:“好吧!就聽你的,這幾天把你吵的都睡不好,夜深了,還是早點睡吧!”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下,喚醒了沉睡的萬物,蕭然一大早就開著車去了一個偏遠的古鎮,在鎮上接回來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大爺。
    據朋友的介紹,這老大爺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風水大師,認識他的人都會尊稱他一聲張大師,蕭然本來對于風水一道并不怎么在意,但是連續五六天的噩夢,也的確讓他有些精疲力盡了。
    張大師一來到臥室里,好像發現了什么問題,便指著正對著臥床的那張梳妝臺說道:“這張梳妝臺的擺放位置有問題,你會噩夢連連的原因都起源于它!”
    據張大師的解說,蕭然明白了鏡子對床是風水中的大忌,因為鏡子屬陰,精神狀態不佳的人很容易被驚嚇到,尤其是在夜間陰盛陽衰的時候,鏡子如果長時間對著床,勢必會影響床上人的氣場,加上蕭然剛住進來就覺得這面鏡子有些奇怪的心理因素,也就造成了他總是被噩夢驚醒的源頭!
    俗話說得好,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就是個道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七月半之鬼衣

下一篇:夜晚曬衣

標題:深圳鬼故事之鏡子
地址:http://www.entypb.icu/jl/32072.html
聲明:深圳鬼故事之鏡子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