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家里鬼故事

誤入冥界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5-12作者:拽哥哥

    郭劍鳴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又是一夜的噩夢。
    不知怎么回事最近他總是重復的做著一個噩夢,抓了抓蓬亂的頭發自言自語道:“哎~再這么下去,我還沒被我那萬惡的老板累死,就得被困死了……”
    郭劍鳴簡單的梳洗了一下,換上筆挺的西服,拎起公文包就匆匆出了家門。
    “師傅!師傅!等等我啊!師傅~~!!!”郭劍鳴撕心裂肺的一邊追著公交車一邊喊著。
    這時,公交車里的售票員從車窗里露出腦袋對緊追不舍的郭劍鳴喊道:“悟空!你就別追了~!等下一班吧!”
    他這一喊讓郭劍鳴哭笑不得,徹底泄了氣,雙手拄著膝蓋喘了幾口粗氣后,對著漸行漸遠的公交車豎起了自己修長的中指。
    郭劍鳴的家住在偏遠的山區,憑著自己的努力終于考上大學,畢業后留在了城里工作。現在在一家大公司里當文員,薪水不多,而且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
    但樸實的郭劍鳴從來沒有抱怨過什么,因為他每當想起住在大山里的父母,就覺得現在的這一切辛苦都不算什么,他要拼命工作,將父母接到城里來養老。
    一進公司大門,保潔阿姨就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滿頭大汗、蓬亂的頭發上還冒著熱氣,領帶早已背在了身后,但是他早已習慣了。畢竟跑著來上班是件不小的體力勞動,沒辦法,打車太貴。
    月底了,看著自己兩平米工作區的桌子上摞滿了文件,郭劍鳴都為自己捏了把汗。忙碌的一天開始了!他不斷安慰著自己,早起的馬兒有“草”吃……有“草”吃……
    不知不覺,又加班到了深夜,疲倦的郭劍鳴忙完了手頭所有的工作,看了眼手表感嘆道:“不會吧!都晚上十二點半了!!!貌似晚飯都沒吃呢……”再站起身來看看周圍,偌大的辦公區只有自己這里有一盞燈亮著,其他的地方都是漆黑一片,不禁讓郭劍鳴打了個冷戰。
    草草的收拾了一下,便起身來到電梯間門口等待電梯,1樓到25樓,這真是個漫長的等待,郭劍鳴頭頂的燈忽明忽暗,漸漸的他感到自己的脊背發涼,不自主的總是朝自己身后看去,夜晚的公司真是靜極了。
    “叮”電梯到了,郭劍鳴一個健步就竄了進去,外面實在是太可怕了。用手指快速按著電梯的關門鍵,生怕有什么進來一般。
    電梯緩緩的下降著,突然!停電了,電梯卡在了6層和5層之間。
    郭劍鳴無奈的嘆了口氣說:“我最近是不是有點太幸運了!”
    剛說完,自己就有一種強烈的失重感,不錯,電梯在往下掉…而且非常的迅速。
    再睜開眼時,周圍一片黑暗,遠處似乎有若隱若現的燈火。
    “不對啊!我不是在電梯里嗎?這是哪???我去!!!什么情況啊?!!!”郭劍鳴驚慌失措的自言自語道。
    他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打了打身上的土,此時才發現腳下的是一條土路,通過路邊的植物判斷,路的兩邊應該是麥田。
    “奇怪了,沒星星沒月亮,這么黑。”邊說著,郭劍鳴邊從兜里將手機掏出來照明,再看手機,居然一點信號都沒有。
    郭劍鳴現在是丈二的和尚,看著周圍無邊的黑暗,越發害怕起來。索性將手機的手電筒打開,看了看遠方的燈火,便深一腳淺一腳的在這漆黑的夜里朝那里走去。
    走了半天,終于那燈火處越來越近了,原來是一戶人家。
    這人家的院墻是土墻,很破舊的樣子,可是大門上的紅漆確實那么的血紅,著實看著奇怪。但郭劍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伸手就趕緊敲門。
    半晌,一個老漢摸樣的人將門打開了,看了看郭劍鳴略顯吃驚,但很快平復了下來。這一切郭劍鳴都看在眼里,趕緊說道:“大伯,我不是壞人,我不知道我怎么來到這里的,明天一早我就走,能讓我暫住一宿嗎?”
    這大伯沒有說話,只是將自己的身子一讓,似乎是示意郭劍鳴進去,他也沒多想便走了進去。這大伯沒有立刻將門關上,而是探出頭去左右觀望了一番,確定沒有人后才關上了院門。

    郭劍鳴借著院子中掛著的紅燈籠,將眼前的這位大伯打量了一番,只見大伯身上穿著破洞的衣服,腳下穿著一雙一眼就能看出的自制布鞋。表情憨厚,臉上的紋理很深也很多,只是面色略顯蒼白。
    剛要開口道謝,大伯就把手指放到嘴前,“噓~”示意郭劍鳴別作聲。將門簾掀開,示意郭劍鳴進去。
    郭劍鳴甚感奇怪,但想想也不奇怪,這么晚了,人家家里人肯定都睡了,再說人家都示意自己別說話了,便沒有多想,走進了屋內。
    進屋,看到了屋內的陳設。不禁的想起了家中的父母。土炕,破舊的桌椅,桌子上一個瓷茶壺盤,放著幾個缺口的茶碗。發黃的墻上貼滿了不知何年何月報紙。
    這是,這位大伯也走進了屋內。“小伙子,你是哪里人啊?這么晚了怎么來這了?”
    郭劍鳴很意外,趕緊回答:“啊,那個,謝謝您啊!大伯!我不是壞人,那個我也不知道怎么來這里的,我家是XXX的,對了,您這是哪啊?”
    聽完郭劍鳴的話,大伯似乎早就料到他會這么回答,只是笑了笑,又擺了擺手,沒有回答他。
    這下給郭劍鳴弄郁悶了,又要開口追問時,就聽內房里有人說話:“爹,誰來了?”話剛說完,只見內房的房門打開了。
    只見一個衣著光鮮的美女,穿著一身名牌的服裝,伴隨著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嗒嗒聲走了出來。
    郭劍鳴咽了咽口水,早已說不出話來,可想這美女的驚艷程度。正在他愣神時,老伯開口了:“這是我閨女,呵呵呵呵…”
    回過神來的郭劍鳴看了看老伯的閨女,又看了看老伯,再看了看家里的陳設。最后瞪大眼睛看著老伯,意思是“什么情況啊這是!!!”
    的確,完全太不搭調了。老伯又干笑了幾聲,也不知道該怎么和他解釋。倒是老伯的閨女,像個話癆一般,跟郭劍鳴聊起了沒完。
    “咦?你是怎么來到我家的?我好像從沒見過你啊~生人吧~對了對了,你是怎么死……”她的話被老伯的咳嗽聲打斷了,而后老伯見她沒有繼續說下去,對她使了個眼色。
    這老伯閨女如大夢初醒一般,點著頭,圍著郭劍鳴轉了一圈,把郭劍鳴看的渾身不自在,然后嘆了口氣,似乎是惋惜。
    郭劍鳴現在是越想越奇怪說道:“剛才你說死?什么死?你們說話我怎么越來越不明白了……”
    “咚咚咚”院外的大門響了,老伯和他的閨女顯得大驚失色。
    “快!快!快帶他去里屋,千萬別出聲!”邊說著便匆匆的向院子中走去。
    郭劍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老伯的閨女拉著他就往里屋走。她的手是那么的冰涼,而且力氣是那么的大。老伯的閨女顯得很緊張很驚慌,郭劍鳴開口問道:“怎么……”第三個字還未出口,就被捂住了口鼻。
    這時,院門外傳來了對話。
    “黑大人白大人,你們怎么來了,快進來歇歇腳吧!”老伯恭敬地問道。

    “李老頭,剛剛有沒有見到個新魂啊!!!”聲音渾厚陰沉。
    “沒有見到啊,有新魂跑了?”李老頭問道。
    “若是見到了,速速報知于我們,此話也轉告你閨女~”這是另外一個聲音,尖銳刺耳。
    “知道了!知道了!你們放心吧!”李老頭連聲答應道。
    院外的人又簡單的說了幾句,便匆匆離去了。
    李老頭關好院門,進屋便道:“出來吧!”
    此時,這李老頭的閨女才松開捂住郭劍鳴的手,郭劍鳴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李老頭的閨女道:“行了,別喘了,你要是人這么久早就死了,快出來見我爹吧!”
    本來就很混亂的郭劍鳴聽完這話,更是糊涂了。便隨著她來到了外屋。
    還未開口,那李老頭便說道:“年輕人,你可知道剛才院外的是誰?”
    郭劍鳴沒有說話,只是木訥的搖了搖頭。
    李老頭繼續說道“剛剛外面的是黑白無常,來追你來了!”
    “啊!大伯!你開什么國際玩笑啊?!”郭劍鳴道。
    “玩笑?!你看我像和你開玩笑嗎?你好好想想你怎么來到這里的?這里有什么不同之處嗎?”李老頭一本正經的說道。
    經他這么一說,郭劍鳴一想的確不對,自己明明在電梯里,可是卻來到了這野外,再想想這家的陳設,再想想這對父女的裝束,再想想那血紅的大紅門,不禁的倒吸了口涼氣。激動的說道:“大!大伯!我死了?你是說我現在是個死人嗎?”
    李老頭瞇起眼睛,緩緩的說道:“你現在還不是,但也快是了,那黑白無常要將你帶走,那你便要徹底的留在這冥界了!”
    聽完李老頭的話,郭劍鳴跪在地上痛哭道:“求大伯救我!大伯救我啊!我好不容易考上大學,找了份工作,辛辛苦苦的賺錢就是為了早日把山里的父母接到城里享福,可我若是死了,我父母含辛茹苦這么多年都白費,我對不起他們啊!!!”
    聽到郭劍鳴這么說,在一旁的李老頭的閨女也跟著落淚了。
    李老頭嘆了口氣道:“孩子,就在剛剛我已經救了你了,只要你天亮前沒有被黑白無常抓走,那你就能重返人間。但愿相信他們不會再來第二次了,我能幫你的只有這么多了,全看你的造化了。”
    一夜,說快也快,說慢也慢。
    這一夜黑白無常沒有再來過。
    這一夜,李老頭父女倆和郭劍鳴講了很多很多。
    原來李老頭的閨女叫李秀玲,家住在偏遠的農村,從小李老頭夫婦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才將姑娘養大成人,這李秀玲也爭氣,考上了大學,順利的畢了業,當了一個公司的普通職員。和一位城里的富家公子相愛了,本是一件好事,可是她怕富家公子的家人嫌棄自己的出身,便隱瞞謊稱自己父母雙亡。
    于是就這樣李秀玲結婚了,“幸福”的生活著。可她忘記遠在千里的父母,忘記了家中破舊的陳設,忘記了患有腿疾的母親,更忘記了自己拼命學習努力工作的初衷。是的,她全忘記了,她舍不得她的丈夫,更舍不得丈夫家的萬貫家財,雖然丈夫對她并不好。
    好幾年未見到女兒的李老頭,拿著土特產千里迢迢的到女兒單位看望女兒,為了省錢,除了火車,李老頭基本就是扛著大包小包走來的,因為他們知道女兒打工辛苦,沒管女兒要過一分錢,女兒,也從未給家里寄過一分錢。
    來到女兒單位,本以為會熱情迎接自己的女兒,卻跑開了。
    追上女兒,女兒卻嫌棄自己丟人,將他安排到了一個小旅館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那一刻,李老頭的心都碎了。
    他沒想到自己的女兒會這樣對自己。他更沒想到他的女兒早已被這花花綠綠的大城市徹底改變了。
    那是一個靜逸的夜晚,一個映著月色的湖邊,李老頭一步一步的朝著水中的月亮走去……
    第二天,得知李老頭死訊的李秀玲悲痛萬分,可是她再怎么悲痛,再怎么后悔,都無法讓李老頭起死回生。當晚,衣著光鮮的李秀玲留著悔恨的淚水,也朝著水中的月亮一步一步的走去……
    “劍鳴!劍鳴!你醒醒啊!!!”耳畔似乎有人在叫著自己。郭劍鳴艱難的睜開雙眼,只見自己的父母守在病床邊熱淚盈眶。
    看到郭劍鳴醒來,醫生道:“謝天謝地啊!總算是把你搶救過來了了!你都昏迷一周了!把你父母都急壞了!”
    看到父母哭了,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再想想“昨晚”的經歷,五味雜陳。
    “爸!媽!我沒事!我只是……只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血色燈籠

下一篇:被附身的小姑娘

標題:誤入冥界
地址:http://www.entypb.icu/jl/61610.html
聲明:誤入冥界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天津麻将怎么玩 捕鱼达人3正版下载 第一配资网 51熊猫棋牌官网下载 中超联赛官网 白城麻将口诀 35选7规则可以选0不 喜乐彩-Welcome 股票发行时间 重庆麻将有多少张牌 捕鱼王z25 股票查询 e球彩玩法 360配资 皮皮四川麻将下载 网上正规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