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靈異事件

鳩占鵲巢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8-12-05作者:老蘇

    早年,東巖村有個閑漢,叫王七,模樣周整,心卻黑似鍋底,整日惦記著偷雞摸狗,臭名傳播。父母被活活氣死,此獠仍不知悔過,垂涎族中堂二叔的田宅,二叔家里殷實,膝下無子,王七三天兩頭跑到他家,要把自己過繼給他為子,甚是荒謬。
    二叔年邁,深知王七為人,但架不住王七聒噪,又怕惹惱這壞畜,最后被逼同意下來。一老一少,當著眾族親的面,商量諸多事宜,又簽字寫據,以為憑證,王七自此成了堂二叔的繼子。
    然而,未過半載,好端端的老人便染病身亡。
    鄉親們猜測,這王阿公鐵定是被王七謀了性命,但心懼王七,這種事也只能私下里說說,不敢當王七面質問。有道是,民不告,官不究,王七堂而皇之繼承了王阿公近百畝耕田,以及兩所宅子,日子一下子闊了起來,也學那有錢人,出入縣城戲園勾欄。
    卻說王阿公活著時,養有一條老狗,主人死后,老狗萎靡不振,整日眼淚汩汩,伏在阿公墳頭,前爪不停拍擊,有鄰居說,王阿公在世之時,老狗便是這般親昵阿公的。聞者無不心痛,直嘆阿公命苦,遭了惡人毒手。
    這話傳到王七耳中,頗為不快。
    一日,請狐朋狗友吃好飯,王七醉意醺醺回村,途經王阿公墳頭,一眼瞥見那老狗又半死不活的臥著,啐了一口,厭惡道:“這老畜,若是有心,何不四腿一蹬,去尋你那主人?”撿起一塊石頭,朝老狗擲去。
    老狗被擊中,痛得嗷嗷叫,一躍而起,怒視王七。
    王七哈哈大笑,又撿起石頭,作勢要扔。
    老狗夾了尾巴,往旁邊一閃,石頭丟空。王七再待撿石之時,老狗狂奔而至,一口咬在他手腕上。
    王七哎喲一聲,邊罵邊拽老狗耳朵。一人一狗,廝打起來,老狗撕咬掉王七身上一塊肉,自己的耳朵也鮮血淋淋,幾乎扯爛。
    王七哪料這老狗比自己還兇,趁老狗松口的瞬間,拔腿就逃,老狗追了兩步,一頭栽倒,因數日沒有進食,這番打斗,已耗盡僅有的那絲氣力,終于也隨王阿公一塊去了。
    可王七已嚇破了膽,害怕老狗繼續發狂,連滾帶爬,跑到村口,這時,天近薄暮,瞅不清周遭,突地,和一人迎面撞上,王七但覺腦袋嗡的一下,暈厥過去。旁邊有幾個村民,平日里沒少受王七等人的欺負,見此情景,暗下叫了幾聲好,沒人攙他,同時,俱是心訝道:“這王七好端端一個人,怎么說暈就暈了呢?”
    王七伏地良久,掙扎起身,腦袋似撞到石頭一般,劇痛無比,同時,詭異地傳來另一個聲音,“咦,怎么回事?”
    此聲分明就是從腦海深處發出來的。
    王七瞅瞅四周,那遠觀的幾個村民都用奇怪的目光盯著自己。

    那聲音又說:“方才我似是撞到一個人哩?”
    王七一駭,捶得腦袋咚咚響,“你是什么東西,快快滾出來!莫等爺爺發火!”
    那聲音說道:“你這漢子,怎么好生不講理,你我兩人,都是急沖沖奔走,結果撞到了一塊,我并非有意。”
    王七醉意登時醒了幾分,“你怎么會在我的身體里?”
    旁邊村民面面相覷,這王七摔壞了腦子不成?從方才起身,就一直自言自語,時而兒兇神惡煞,時而又換了個人似的,平聲和氣,不知這廝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這時,一個閑漢路過,乃平日王七爛友之一,諂媚地替王七拍打身上灰塵,關切道:“七哥,你這是咋了?”
    王七瞪大眼,說道:“兄弟,我怕是遭邪穢了,不知什么玩意兒鉆到我腦袋里了,還一個勁里跟我聒噪。”
    忽地,目光又柔和起來,“嗯?這位兄臺,你是何人,為何要叫我七哥?”
    閑漢也呆住了。
    是夜之后,一個令人欣喜的消息,傳遍了方圓諸村。
    王七被“撞客”了,身體有兩個神魂,爭吵不休,一個是惡貫滿盈的王七,另一個則自稱“趙寒柏”。
    依趙寒柏的話說,他乃是隔壁縣郡人氏,家境貧寒。近日,父親忽染風寒,重咳不止,吃了好幾副藥,絲毫不見好轉,聽說東巖村后山有藥株,當地人叫寬眼草,煎成湯,不出三日,基本痊愈。于是背了褡褳,早早出發,來此采藥。不覺日墜西山,正思歸去,忽覺地面晃動,甩臉觀瞧,竟是有塊大山巖從山腰滾下,眼見就要碾到自己,趙寒柏兩足發力,朝山下狂奔。這山巖似是長了眼一般,緊攆不舍,趙寒柏最后還是跑下了山,躲過此厄,收腳不住,跟迎面而來的王七撞在一塊,頓覺天旋地轉,神識恢復后,竟發現跟王七合為一處了。
    但旁觀的村民卻說,當時他們就在路口樹下,并未瞅見有外鄉人經過,反而只見王七一人丟了魂似的狂奔,然后驟然倒地,再度起身時,開始胡言亂語了。

    眾人一商議,不如去后山瞧瞧。
    覓了沒多久,發現一具尸體,旁邊不遠處,還有一個褡褳,里面有幾十株寬眼草,應是此人從山道跌下摔死的。
    再尋一會兒,找到了從山腰滾落的一塊圓形巨石。
    一個老漢咂嘴道:“這便是了,趙寒柏只顧奔跑躲石,連自己摔死了都不知道,他不曉得自己已死,陰魂還拼命的跑,然后和王七那廝撞在了一塊。”
    眾人將查得的消息告訴王七,王七痛哭幾聲,忽而又嘿嘿冷笑,該是趙寒柏和那真正的王七又在爭執。
    兩人共處一體,實屬罕見,王七請來懂行的神漢神婆,想驅走附身的趙寒柏,可搗鼓了數日,趙寒柏非但沒有離開,似乎變本加厲了,王七越來越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愈來愈不聽使喚。
    越發焦躁不安,揚言誰要是能將趙寒柏的陰魂趕跑,就送誰一套宅子。
    磨拳擦拳者不在少數,然而,最后都失敗了,王七狂性大發,將這些混吃混喝之徒一通好打。
    如此捱了半月,王七兩眼發黑,路都走不穩,整日頭痛欲裂,那趙寒柏在他體內,亦不好受,兩人感同身受。
    第十五日,東巖村來了一個道長,瘦骨嶙峋,聽說此事,來到王七家,說有辦法驅走陰魂,讓兩者分開。
    拂塵一甩,一股清風,迎面撲來,王七立馬不頭痛了,不禁大喜,請道長上座,撲通一聲跪下,求他救命。
    道長也不客氣,慢悠悠問了王七諸多事宜,生辰幾何,又割開王七手掌,淋出半碗血,筆毫蘸飽,繪了一連串符文,貼在王七頂陽骨上,刀刻三寸三桃木釘一枚,冷不丁拍入王七頭顱,血符遇釘,無火而燃。
    王七兩眼翻白,癱倒在地。
    觀者圍了里三層,外三層,許久,王七長喘一口氣,眼神清澈,摸摸頭道:“咦,我好了。”
    眾人大失所望,紛紛搖頭。
    一個閑漢湊過來,笑嘻嘻道:“七哥,我的好七哥,你終于好了!”
    王七怔道:“我非你七哥,我是趙寒柏。”
    村民們聞言,全都大眼瞪小眼,有人問:“那王七呢?”
    趙寒柏說道:“方才,道長一根釘刺入我腦袋,我兩眼一黑,繼而看到王七陰魂被熊熊大火燒成了灰燼。”忽地想起了什么,沖人群作了個羅圈揖,“各位,不陪了,這么多日了,家中那害病的老爹也不知怎么樣了,期間我雖有心,然力不足,眼下,我要回去了。”
    一個村民拍手道:“我家有輛騾車,趕緊上來,我送你回去。”
    ……
    此事不脛而走,傳遍整個縣郡,連邑令老爺也聞訊探訪,問清前因后果之后,嘖嘖稱奇,連聲說:“清貧孝子,感動天公。”為了給縣民一個交待,特意起棺,仵作蒸骨,確定王阿公是積毒而亡。那王七被過路道長施了術法,魂飛魄散,實屬活該,只是那日分魂之后,道長神不知鬼不覺地走了,無從查起門派,不曉得何方高人,略有遺憾。萬幸的是,患病的趙父服了煎藥后,病好了。
    最后,邑令還將那王阿公的宅田,都判給趙寒柏,以勉縣民。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養小鬼被反噬

下一篇:母親給女兒托夢

標題:鳩占鵲巢
地址:http://www.entypb.icu/ly/52387.html
聲明:鳩占鵲巢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公告 浙江11选5分析软件 易资配 福建31选7开奖软件 盈策配资 11选5怎么玩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 快3开奖跨度 体彩十一运夺金奖金 广东11选5真准 河南快三走势图app 国际实业股票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总动员玩法 新型理财产品 贵州11选5走势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