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鬼故事

古代鬼故事之子母兇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5-04-11作者:李慕雪

    遠平鎮馮記米行的掌柜馮喜貴奸猾吝嗇,做生意缺斤短兩,對伙計百般挑剔,動不動就借故扣除工錢。其中林青性格純良,量米分量足,被扣除的工錢最多,有次到了月底,居然還欠馮喜貴五十文錢。好在林青無父無母,孤身一人,在這里就圖吃個飽飯。
    這天晚上,馮喜貴正在盤點算賬,林青搖著扇子伺候。忽然有人敲門,林青開門一看,一位牽著小孩的婦人站在那里,居然是玉奴母子。玉奴和林青同村,丈夫幾年前出外做生意,一去就再也沒回來。玉奴獨自帶著孩子,常常三餐不繼。街坊四鄰開始還周濟她一些,時間長了就視而不見了。前幾天玉奴母子患了重病,家里又斷了炊,走投無路才來米行賒米,被馮喜貴一口拒絕。林青心里不忍,偷偷舀了一碗米給她。現在玉奴母子又來了,想必是又揭不開鍋了。
    玉奴剛要開口,林青就急忙擺手,壓低聲音說:“掌柜的在呢,今天不能給你米了!”玉奴道:“我今天不是來討米,是來賣米的!我丈夫回來了,帶了一船貨物。這些米吃不完,想賣給你們。”林青這才發現外面還停著一輛裝滿米的大車,很為她高興。奇怪的是玉奴母子身上和米車上都有一股怪味,非常難聞。
    馮喜貴聽見她說賣米,立刻踱步過來。他嗅嗅車上的米,說:“這米怎么一股怪味?”“船上的熏肉發臭了,串了味道。掌柜的要是肯要,我情愿半價賣。”玉奴道,馮喜貴生怕她反悔,立刻過秤算賬,交割清楚。

    林青送他們母子到門外,玉奴把賣米的銀子分了他一半,道:“這家掌柜心狠手緊,你在這里也攢不下錢,拿這銀子去外地做個小本買賣吧!”林青死活不肯收,玉奴塞給他,牽著孩子扭身就走。那個小孩忽然回頭,沖著馮記米行一笑,陰冷怨毒,詭異無比。林青寒毛一,忽然覺得哪里不對勁。
    馮喜貴讓林青連夜把米晾在院子里,讓夜風吹吹臭味,明天摻到好米里賣高價。沒想到第二天天一亮,晾的米居然都不見了。地上零星散落著一些米粒,收起來剛好滿滿一碗。馮喜貴以為遭了賊,大罵林青沒有照看好。林青詫異不已,隱約覺得這事和玉奴脫不了干系。
    沒過兩天,遠平鎮的雞鴨畜禽忽然一夜之間都生了病,死個精光。接著在人群里開始蔓延一種疾病,馮喜貴也很快染上了。先是腹瀉嘔吐,接著手筋抽搐,大汗淋漓。他花了不少銀子請郎中診治,病情仍是一日重似一日。

    這天聽說鎮上來了一位道人,人稱華真人。不僅修為極高,還擅長岐黃之術。馮喜貴如得了救命稻草,讓林青連夜去請。林青打著燈籠,心急火燎地正走著,忽然看見玉奴牽著孩子站在前面。她臉色青白陰郁,身上穿著簇新的衣服,只是式樣有些奇怪,像是死人穿的殮服。而他們身上的怪味愈發明顯,奇臭無比。“你怎么還不離開這里?再晚就來不及了!”玉奴冷冷道。林青正要問她怎么回事,眨眼之間玉奴母子已經不見了。林青一個激靈,當下也不敢細究,急忙去客棧請回了華真人。
    華真人來到馮記米行,見馮喜貴身上已經烏青,搖頭道:“這種病乃是霍亂轉筋之癥,俗稱吊腳痧。十病九死,非常兇險。初得者以濃姜汁服食來復丹,尚有挽回余地。馮掌柜病入膏肓,已經來不及了!”馮喜貴一聽,老淚縱橫:“道長救命,若能治好我,情愿以重金相謝!”
    華真人搖頭道:“判官面前無窮富,黃白之物豈可買命?此次疫癥來勢兇猛,馮掌柜若有此心,不如捐出善款,廣散來復丹,倒能救治那些剛剛得病的窮苦人。”馮喜貴一聽救不了他,還要他出錢散藥救那些窮光蛋,不禁哭得更厲害了。
    林青聽了華真人一番話,頓時明白玉奴為何讓他速速離開此地。但眼看遠平鎮死于吊腳痧的人越來越多,他豈能獨自偷生一走了之?林青拿定主意,將玉奴母子的事和盤托出。華真人一聽,面色一凜,沉吟道:“若以此言,小施主見到的玉奴母子,想必已經不是人了!”林青聞言,大吃一驚。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標題:古代鬼故事之子母兇
地址:http://www.entypb.icu/mj/14695.html
聲明:古代鬼故事之子母兇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