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鬼故事

聊齋煙云之獄火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6-03-07作者:上官竹

    【第一卷】那夜為情顛倒
    【1】欲說還休的眸
    “小情,你現在過得還好嗎?”剛下火車的柯天宇,行走在擁擠的乘客人群中,腦子里始終浮現著雪小情當年送自己上車時,那一雙欲說還休的眸子。
    “哥!快過來,我在這兒呢!”柯天宇的耳際,忽然飄來一聲急切而熟悉的聲音。“水月?”柯天宇急忙轉頭四顧,果然,在前面的人群里,看到了穿著一身紅色套裙,眉目間寫滿了喜悅的柯水月,正朝自己使勁地揮著手。柯天宇忙側著身擠過了重重人潮,總算擠到了柯水月的身邊。
    “哥,我在這里都等你幾個小時了,這火車怎么回事嘛?”柯水月拉著柯天宇的手,嘟著嘴道。
    柯天宇聳了聳肩道:“火車誤點,我也沒有辦法。小妹,爸媽他們,身體還好嗎?”
    柯水月輕嘆一聲道:“他們什么都好,就是念叨著你什么時候才能回來!走吧,我的車子就停在前面。”
    輕輕拍了拍柯水月的肩膀,柯天宇微笑道:“現在,我不是回來了嗎?走吧,小妹,咱們這就回家。”
    柯天宇坐進了柯水月的轎車里,柯水月便開著車,駛向了柯天宇的家鄉——秋云村。
    回到家中,與雙親一番寒喧,吃完代表著團圓的午飯后,柯天宇便推說自己旅途勞累,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和衣躺在松軟的大床上,柯天宇掏出手機,撥通了雪小情的手機號碼:“對不起,你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
    “空號?”柯天宇暗忖道,“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我把號碼給撥錯了?”柯天宇又重撥了一次,依然是空號。柯天宇皺眉自語道:“看來,雪小情一定是換了手機號碼了。難道,她真的是……?”柯天宇的思緒,又回到了那年他出去當兵時,雪小情來車站送自己的情形……
    “轟隆,轟隆……”火車漸漸啟動了。
    “天宇!……”柯天宇正心急如焚,忽然耳中傳來了一個讓他熱血澎湃的聲音。“小情?”柯天宇身子探出車窗,焦急的目光,不時地在火車下前來送行的人群里焦急地搜索著。

    “天宇,我在這兒呢!”雪小情的聲音,已經近在咫尺了。只顧看著前面的柯天宇,連忙低頭一看,只見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走得滿頭大汗的雪小情,正站在自己的車窗下。
    “小情,我……”驟然見到了自己想見的人,柯天宇卻又不知從何說起了。
    “天宇,我……”望著柯天宇,雪小情竟亦是欲說還休,只沉默了片刻,雪小情忽然伸手往柯天宇的手心里塞了一個紙團,匆匆說了句“我要說的都在紙上”,便轉身走了。
    柯天宇一怔,剛想再說什么,可是火車已經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這時,已經走了一段的雪小情卻又忽然站住,慢慢轉過頭來,深深看了柯天宇一眼,那一雙讓人看不透的美眸中,蘊著欲說還休的猶豫,還有些許不易察覺的幽怨……
    【2】濺蕩心河的石
    “咚,咚,咚……”忽然,一陣敲門聲打斷了柯天宇心情激蕩的回憶。“誰呀?”柯天宇微微皺眉道。
    “哥,你睡了嗎?”是柯水月。
    柯天宇將手機放回了褲兜,慢慢下床,走上前去打開了門。“小妹,有事嗎?”柯天宇望著一臉關切的柯水月,不由微微一怔。

    “哥,一切進去再說。”說罷,柯水月隨手關上了門。
    兩人坐定后,柯天宇眉頭微皺道:“小妹,你要和我說什么事呢?搞得這么神秘?”
    柯水月壓低了聲音道:“哥,自從你調進了市公安局里,一直根本就無暇回家。這一次,該不是就看望爸媽這么簡單吧?”
    柯天宇不禁失笑道:“瞧你這鬼樣!我回家要不是為了看望爸媽,你說我回家干嘛?”
    柯水月搖頭道:“不對,不對。你堂堂一個公安局長,平時為那些亂七八糟的案件忙得不可開交,你的日常時間,幾乎都是按秒計算的,這回,你怎么會這么有空閑回家探親?我看,你不是為了你的某件私事,就是為了辦案子。哥,我說的對不對?”
    “你啊!”柯天宇嘆了口氣道,“小妹,這次我回家,的確是為了辦公事,但是,出于我這職業的保密性,我不能告訴你我回家是為了辦什么公事。我的時間很短很急,你就去忙你的事吧,好不好?”
    柯水月嘟著嘴道:“哥,就連我都不能告訴嗎?”頓了一頓,柯水月忽然像想起了什么,朝柯天宇眨了眨眼道:“哥,你這次回來,是不是為了雪小情的事?”
    柯天宇聞言一震,皺眉道:“雪小情?雪小情她怎么了?”
    柯水月有些意外地道:“哥,你真不知道她的事?”
    柯天宇急道:“小妹,雪小情到底怎么了?”
    柯水月有些害怕地望著柯天宇,吶吶道:“雪小情她……她這幾天失蹤了!”
    “啊?失蹤!”柯天宇大吃了一驚,望著柯水月道,“小妹,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怎么沒人來報案?”
    柯水月低頭道:“雪小情她……她失蹤有兩天了。這個雪小情是個怪人,平時她與村里的人都不怎么交往。所以,她失蹤了兩天,也沒有人愿意管她的閑事。”
    “怪人?”柯天宇奇道,“她怎么怪了?”
    柯水月道:“這個雪小情,雖然相貌長的如花似玉,可是性格卻很古怪。開始,村里還不時有媒婆到她家去說媒,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都被她冷言拒絕了。日子久了,村里人,也就都把她當成怪人了。”
    柯水月的這番話,就像是一塊石頭忽然扔進了柯天宇的心河里,一下子就濺起了一朵大水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32    1 2 3 4 5 6 下一頁 尾頁

上一篇:鬼煞小妾

下一篇:真假賭鬼

標題:聊齋煙云之獄火
地址:http://www.entypb.icu/mj/17947.html
聲明:聊齋煙云之獄火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