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鬼故事

鬼疰死局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20-05-26作者:張長菊

    隋大業年間,這日傍晚,年僅14歲的戴胄和老仆來到了蕩水城南郊的盛隆客棧前,正欲投宿,伙計卻拒絕讓他們入住。
    念及方圓十里再無第二家客棧,戴胄只得求伙計行個方便。伙計稍作猶豫,終于答應了。戴胄拔腿進店,沒走幾步,便從余光里瞄見一個艷若桃花般的年輕女子,身形一閃,人便隱進了后院。
    這時,伙計重重嘆了口氣,說客棧掌柜姓方,已年近六旬,體虛多病,不久前遭邪氣侵身,不幸沾染鬼疰之癥,近日愈發嚴重,連連咳血。說著,伙計指著客棧中的百年梧桐樹上的烏鴉說:“兇鳥頭上轉,禍事在眼前。如果方掌柜挺不過此劫,唉,夫人還那么年輕,真是可憐!”
    伙計口中的夫人正是戴胄剛才看到的美貌女子佟月娘,她比方掌柜小了幾十歲。方掌柜若閉眼蹬了腿,那她真就成了小寡婦,日后的生計也定然難熬。
    等伙計將兩人引進客房,退出后,戴胄壓低聲音對老仆說:“柳伯,你發現沒有,剛才伙計守在門口,表面拒客,眼底卻暗含竊喜,似在專等我們上門;而且,雖然民間傳說烏鴉是兇鳥,實則不然,烏鴉屬于食腐鳥,喜歡追腥逐臭吃爛肉罷了。”說到這兒,戴胄抬手摸向后脖頸,發現有些黏黏的,老仆看了一眼,便驚得叫出了聲:“是血!公子,你受傷了?”
    正在這時,客棧后院的佟月娘突然大哭了起來,她吩咐手下道:“掌柜的暈倒了,快去請孫郎中!”
    戴胄和老仆剛跨出客房,就見伙計捧著痰盆心急火燎地跑來。許是跑得太過匆忙,腳下一側歪,痰盆脫了手,盆中血污濺了一地。伙計也顧不上收拾,撒丫子沖出了客棧院門。
    方掌柜得的是鬼疰之疾,也就是肺癆,在當時是令人聞之色變的奪命絕癥,咯血之時最易傳染。誰知,戴胄居然蹲身查看起了那灘污血,還伸出手指觸了下去!
    片刻光景,孫郎中到了,他徑直奔向客棧后院的一間閑置客房。而趁伙計去請郎中的這段空當,戴胄已圍著客棧轉了一圈,發覺偌大的客棧內僅有他和老仆兩個房客。應該是伙計借烏鴉和鬼疰之名,把投宿者全給嚇跑了。他們為何自曝家丑,放著錢不賺?又為何裝模作樣選中他們這一老一小?就在戴胄暗暗思忖之際,店內變故橫生:戌時剛至,方掌柜竟然死了!
    不一會兒,伙計哭喪著臉走進了門,邊返還銀子邊央求道:“兩位客官,小的代夫人懇請兩位多留一會兒,給縣丞大人作個證。我這就去縣衙請人。”
    戴胄突然明白了,伙計留下他和柳伯,敢情是為了給方掌柜作證—這家伙是肺癆,咯血咯死的!此言一出,縣衙來人恐怕連門都不會進,打個轉掉屁股就走。他和老仆與掌柜素昧平生,說的話有可信度,加上烏鴉叫,更讓這一切看起來順理成章,但正因為這樣,恰恰說明此中有鬼。
    “鬼在哪兒?”老仆問。

    “梧桐樹上。”戴胄得意洋洋地回道,“進店前,我便瞅見樹上好像有老鼠。老鼠擅長打洞,怎會上樹?我心里正納悶,碰巧樹上落下一滴血水,我才明白那是死老鼠,被綁上樹枝,藏進樹葉吸引烏鴉的。如此煞費苦心,目的只有一個,告訴街坊兇鳥都到了,方掌柜也快死了。”
    老仆心頭一震:“莫非,方掌柜是被人害死的?可證據呢?”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證據會有的。”戴胄悄聲說,“為防夜長夢多,害命者會盡快讓方掌柜入土。等他們出動,我跟蹤查證,你速去報官。”
    不一會兒,縣丞大人便帶著仵作到了。佟月娘一身素縞迎上,直哭得梨花帶雨。仵作問:“人是怎么死的?”孫郎中答:“鬼疰之癥,咯血而死,有兩個客人可以作證。”
    仵作一聽,當即往后退了兩步,伸長脖子往窗子里看,只見方掌柜面色紙白,早挺了尸。既然是因惡疾而死,那就從簡從快,趕緊葬了,省得遺禍鄉鄰。而此時,縣丞大人早溜出了盛隆客棧。鬼疰傳染,躲得越遠越好。孫郎中連連點頭,招呼伙計從倉房中抬出棺材,接著一個抬腿,一個搬腦袋,把方掌柜放了進去。
    接著,孫郎中拎來一袋生石灰,全倒進了棺中。“合棺!”吆喝聲起,佟月娘已踉踉蹌蹌撲了過去,撫棺大哭:“相公,你撒手走了,讓我怎么活?”
    佟月娘猛然仰起頭,重重磕向棺材。多虧伙計眼疾手快,及時拖開了她。
    官差前腳一走,戴胄和老仆也回了房收拾行囊。大約半個時辰后,戴胄隔窗看到伙計牽來馬車,裝上棺材運出了客棧。
    等佟月娘哭哭啼啼跟出去,戴胄向老仆使了個眼色,尾隨馬車躲躲閃閃剛跟進荒野,還真就撞上了“鬼”!
    這個“鬼”正是孫郎中。孫郎中冷不丁跳出,攔住了他的去路:“戴公子,黑燈瞎火的,你這是要去哪兒?在客棧,我便發現你鬼鬼祟祟,查東查西—”
    “鬼鬼祟祟的是你。”戴胄直言反駁道,“你和伙計、佟月娘當是覬覦方掌柜的財產,害了他的性命。我沒說錯吧?”

    “哈哈,猜得倒也不算太離譜。”孫郎中笑道,“方掌柜年事已高,而佟月娘年輕嬌媚,哪里耐得住寂寞,一來二去,便和伙計有了私情。佟月娘想殺了礙眼礙事的方掌柜。可紙里包不住火,方掌柜察覺后意欲報官,中途卻又改了主意,打算讓他們去死。當然,還有你!”
    眼見孫郎中欺身過來,戴胄突然蹲身撞去。孫郎中躲閃不及跌坐在地。趁此機會,戴胄撒腿便逃。可跑著跑著,一不留神又撞進了一個黑影的懷里。
    此人居然是暴斃入殮的方掌柜!
    戴胄很快琢磨出了個大概:這老家伙并非還魂詐尸,而是詐死。可是,他為何要裝死?運送、埋葬他尸首的佟月娘和伙計又去了何處?
    方掌柜道:“孫郎中,這小子好奇心太重,知道的也不少,留著他早晚是禍害。”
    孫郎中詭笑道:“幫忙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我知道該如何做。嘿嘿,那盛隆客棧的價格?”
    方掌柜一咬牙,說:“我再給你讓50兩銀子。”
    “痛快!”孫郎中頓時兇相畢露,“小雜種,忍著點,老子這就送你去陪那對奸夫淫婦。”
    “他們在哪兒?”戴胄問。孫郎中忽地亮出行醫銀針,兜頭扎向戴胄的死穴:“廢話,死人當然在墳中,在棺材里!”
    在這生死關頭,老仆柳伯與三五個手持樸刀的捕快快速趕來,三下五除二便制服了孫郎中和方掌柜。危情解除,戴胄一把薅住方掌柜的脖領,急問伙計和佟月娘的下落。方掌柜較上了勁,緊閉嘴巴一聲不吭,倒是孫郎中識時務,為爭取寬大處理,忙不迭地喊:“快去亂墳崗,他們被埋進了亂墳崗!”
    一路急行,當捕快奔進亂墳崗,掘開墳坑撬爛棺蓋時,佟月娘和伙計已奄奄一息。
    過堂審訊前,戴胄已將此案推演得有條不紊—方掌柜覺察到妻子與伙計的私情后,惱羞成怒,發誓要嚴懲這對居心叵測的狗男女;與此同時,為達到霸占客棧財產,長相廝守的目的,佟月娘和伙計也動了惡念。
    沒多久,機會來了,方掌柜染上風寒,臥床不起。佟月娘大喜,私約孫郎中許以重金,想讓方掌柜“合情合理”地病死,孫郎中立馬答應了。孰料,方掌柜暗中收買了孫郎中,他說,只要孫郎中幫他,他愿意把盛隆客棧以最低價兌給他。孫郎中立馬反水問如何幫?方掌柜說:“讓我死!”
    于是,在孫郎中的幫助下,方掌柜“染”上人人畏而遠之的鬼疰絕癥,并開始咯血,不過是孫郎中偷偷給他備下的雞血狗血。此間,佟月娘和伙計也沒閑著,用死耗子招來兇鳥烏鴉造勢。
    前戲做足,恰逢戴胄和老仆這對老少人證登場,方掌柜馬上“死”了,死得像模像樣,還騙過了官衙中人。運到亂墳崗,等伙計挖好墓穴,方掌柜又準時復活,當場嚇得伙計和佟月娘魂飛魄散,抖若篩糠,邁不動腿。方掌柜將伙計和佟月娘埋葬后,帶上積蓄欲連夜遠走他鄉,可萬萬沒料到,正是被他視作最佳證人的戴胄卻壞了他的好事攪了局。
    次日,經拷問,整個案件與戴胄的推測如出一轍。可仵作仍滿眼的難以置信:“孫郎中倒入棺材的是石灰,氣味極其刺鼻嗆人,方掌柜又如何忍得住?”
    戴胄微笑道:“那布袋外層沾的是石灰不假,但我敢斷定,袋內裝的當是糯米粉。”
    果不其然,孫郎中招供,袋中還真是用來掩人耳目的米粉。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周半仙救命

下一篇:神奇的斗笠

標題:鬼疰死局
地址:http://www.entypb.icu/mj/61731.html
聲明:鬼疰死局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海口哪里有玩飞鱼体彩的 广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免费平码三中三网站 中国软件股票行情 黑龙江体彩6十1玩法说明 江西时时彩4星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 北京快三分析 神机策配资 内蒙古11选5走势 多赢计划软件 吉林快三最新走势图表 2019上证50权重比例 河北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始 润旺配资 诃南福彩22选5彩民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