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鬼故事

怪談之驚魂夜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20-05-28作者:淡淡青蓮

    故事發生在民國初期的一個秋天的夜晚。
    北方的秋夜也開始有了些冬天冷栗寒瑟的感覺了。
    暮色四合,夜幕低垂,空氣中似乎還飄散著未散盡的炊煙,小村就已經沉沉睡去了。
    一輪皎皎明月,幾點寒星,映襯的夜幕更加幽蘭深邃。四野寂靜,不聞蟲鳴,偶然幾聲犬吠過后,天地間便是愈發的安靜。
    在進村的土路上,借著清白的月光,依稀有兩個身影疾步而來。
    “老大,這差事也辦完了,又走了這半日,您累了吧?”一個身量清瘦略高些的身影,看著已經近在眼前的村子諂媚地說。
    “孫文,就你小子最會說話,明明是你累了,還拿我說事?不過呢,今兒任務也完成了,這天色都已經晚了,就在此處休息吧。”另一個稍顯精壯些的男子接話道。
    “是,孟長官。”孫文有些興奮的站直身子,“啪”的向孟連長行了個軍禮。
    二人站在村口,孫文的語調不免有些猶疑:“不是吧?這村子的人都睡了,怎得連個亮燈的人家都沒有呢?”
    遂又抱了抱肩,縮了縮脖子:“這露冷霜重的,我們總不能露宿在野外吧?老大,你等著,我去叫門。”他一邊說邊就要抬腳進村。
    “慢!”孟連長一把拉住了孫文:“算了,算了,你還是別進村了,我怕你這大嗓門一亮,那還不得驚動全村老少呀。我們就去村口這戶人家吧,不過是借宿一晚,不要給人家造成太多不便才好。”
    這是村口一處方方正正的四合院。從外面看去白墻小瓦,高樹錯落,朱紅的大門,整個著起來應該也是富庶之家。
    孫文幾步上前,輕輕叩響了門環,半晌并無人應答。
    他看了看立在不遠處的孟連長,手下力道加重了一些,用力叩響了門環。
    誰知大門居然“吱呀”一聲打開了,孫文一個沒站穩便直直向前撲去。
    幸虧孟連長眼疾手快,一把將快要跌倒在地的孫文撈起。
    “我靠,啥情況!”有點驚魂未定的孫文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一股冷風裹挾著幾片落葉從門內沖出,圍著二人打了個旋兒,頓時令人脊背生寒。
    “進去看看吧。”孟連長沉聲道。
    二人一前一后進了院門,轉過了影壁墻,但見滿院枯草叢生,黃葉堆積,竟無半分的生氣,分明就是一處被荒廢了的院落。
    “老大,這院子看來是久沒人居住了。這大晚上的,怎么看,怎么都感覺有點陰氣森森的呢。不會有不干凈的東西吧?要不…要不,咱們還是進村子去投宿吧。”孫文看著殘敗的院落還是有點莫名的心悸。

    “孫文,你怕什么?部隊白白培養了你這幾年了,膽子這么小?莫說我們手上還有槍,就是赤手空拳的,也沒什么好怕的呀。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不做虧心事,怕什么鬼敲門呀。我看就這里了。挺好,清凈。”
    孟連長輕輕拍了一下孫文的腦袋:“你小子!跟上!”
    隨即,大踏步地踩著落葉向院子深處走去。
    屋門被用力地推開,一股潮濕的霉味一下沖進了鼻腔:“我呸,這是多久沒住人了呀。”
    孫文一邊用手掩著口鼻,一邊借著月光打量著屋內。
    堂屋除了一口灶臺,灶臺邊還整齊碼著一些木柴,便空無一物了。
    拿灶火引了柴做火把,二人進到里屋。
    靠著北面墻是一盤火炕,光光的炕身,早落滿了灰塵。炕的一邊還有一個紅漆的高柜,靠著窗是一張方桌,兩把椅子,桌子上面放著一盞燭臺,紅燭只燃燒了一點。窗欞上還貼著大大的喜字,只是在時光的流逝中失了顏色。
    這一切的擺放,看起來都那么整齊,那么自然。若不是落滿的灰塵與墻角結著的蛛網,還真的就像是有人在此居住一般。
    “嗯,不錯,不錯,打掃一下,就可以睡一個好覺了。”一抹微笑浮上了孟連長的唇角。
    略略清掃掉了土炕上的灰塵,竟然在高柜里尋得了兩床棉被,大紅鴛鴦的圖案,一看就是喜被。二人更是不勝歡喜,終于可以暖暖和和的睡個好覺了。
    大約是奔波了一天,實在疲累了,孟連長剛剛躺下不一會,就鼾聲大作了。
    只是,孫文素日就有些膽小,在這夜深人靜的荒園休憩,越想越覺得這里透著古怪,他是翻來覆去的無法入睡。
    看著那跳躍的燭火,時不時有燭花爆裂,他忍不住摸了摸腰間的配槍,為自己壯著膽子。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他正在迷迷糊糊間,隱約感覺有陣陣冷風吹過。一個激靈,他猛地瞪大了雙眼。
    不知何時燭火已經熄滅了,窗外清冷蒼白的月色透過窗欞照了進來,將屋內的一切都籠上了一層詭異的慘白。

    他剛想起身去重新點燃蠟燭,卻聽見屋頂處傳來窸窣的聲響。隨即一雙女人的小腳自半空突兀地垂了下來。大紅的繡鞋,大紅的長褲,就那么詭異的在半空中來回地搖晃。
    “啊…”孫文嚇地抱著頭大聲尖叫起來。
    孟連長一下被他吵醒,抬眼看到了半空中懸著的腿腳,隨即一躍而起,拔槍射擊。
    只聽“啪嗒”一聲有東西落地的聲音,那女身瞬間也不見了蹤影。
    “娘的,居然讓她跑了。”孟連長有點不甘地說。
    再細看時,屋內依舊紅燭搖曳,滿室的旖旎。
    尋著那東西掉落的聲音看去,卻見一只精致小巧的大紅繡花鞋,正掉落在炕前的地上。鞋面的正中心處還有一洞,應該就是孟連長的子彈貫穿而致。
    二人細細搜尋了屋內各個角落,連個老鼠洞都沒有找到,更何況一個女人?
    孟連長心大,躺下后沒多久,就又鼾聲如雷了。
    孫文原本就膽子小,這下看到了那詭異女身,哪里還有一絲睡意呀。
    他抱著槍,縮在炕角,盯著影影綽綽的燭火發著呆。
    大約又過了一個時辰的功夫,他就看見那燭火又開始詭異地上下跳躍著。
    突然,“啪”的一聲,一個燭花爆燃,那燭光一下變成了詭異的幽藍色,隨即忽的一下熄滅了。
    迎面有陰冷的風撲面而來,令他不自覺,深深地打了個寒噤。
    接著,又是窸窣的衣裙掃過天棚的聲音。
    一個紅衣長發的女子從屋頂懸空而下。長發披散,面色慘白,唇角一條長長的血線,正滴滴答答地滴著鮮紅的血。
    孫文不敢再看,一邊“啊…啊…”地大喊,一邊舉槍胡亂的射擊。
    “孫文。你小子在干嘛?”孟連長被驚醒,頗為不滿的拍著孫文的肩膀說。
    “老大,鬼…女鬼呀。”孫文大喘著氣,依然有點驚魂未定。
    “就這點膽子呀,真是枉為軍人的稱號。吶,吶,女鬼早跑了。”孟連長向著地上努努嘴。
    只見剛剛落了一只紅繡鞋的地上,此時又多了一只。
    金雞報曉,東方現出了一抹魚肚白,天馬上就要亮了。一夜沉睡后,村子的早晨便也鮮活了起來。
    于是,二人便打聽了村長家在何處,登門拜訪,并將昨夜的遭遇細細道來。
    村長聽后大大的驚異,直向二人豎起大拇指,欽佩二人的膽識。
    原來,這宅子本是一戶李姓人家的宅院。
    只因為,一年前這屋內吊死了一個因瑣事與夫家慪氣的新婦。大約這婦人的怨氣未散,死后不久便傳出了鬧鬼的事來。
    后來李家人也是被嚇怕了,便也搬走了。從此,這院落就成了一座荒院,無人敢靠近了。
    青天白日下,村長便也大著膽子跟著二人來到那鬧鬼的屋子。
    只見兩只繡著鴛鴦戲水的紅色繡鞋零落在地,鞋子上留著子彈打穿的孔洞。只是滿屋的墻壁,頂棚完好無損,不曾見半點子彈打過的痕跡。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神奇的斗笠

下一篇:小心那孩子

標題:怪談之驚魂夜
地址:http://www.entypb.icu/mj/61733.html
聲明:怪談之驚魂夜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湖北快3今天开奖吗 北京快3公交路线 山西11选5推荐号码 急速赛车预测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排名 pk10极速赛车计划网页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配资做期货有成功的吗 甘肃快三预测专家 大乐透走势图完整版 山西11选五走势图 内蒙11选五前3和值走势图 山东体彩扑克牌奖金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app 内蒙古快3遗漏值 股票分析师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