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兇冥球場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5-03-24作者:貓郎君

    1
    如果你在我們西京呆過,一定聽說過西京師大那個老籃球場的恐怖傳聞,在那個半封閉的、殘破不堪的、不足三百平米的橢圓形場地里,據說每到午夜時分就會傳出一些怪異的聲響,很輕微,只有走得很近才能聽見。沒有人說得清那是什么聲音,有人說是哭聲,是陰魂不散的怨靈在傾訴衷腸,也有人言之鑿鑿地說那是幾個橫死鬼在打球,一到半夜三更時,他們的比賽就開始了,他們穿著空蕩蕩的球衣,輕飄飄地在黑暗的球場里傳遞著一個白紙糊成的籃球,據說上面還用黑毛筆勾著線條和花紋,跟真正的籃球很相像。
    有一些人半夜里偷偷去看過,其中某些人還為之付出了代價,我的同學馬千里就是最倒霉的那一個。
    時至今日,我已經畢業多年,如果不是在今天的《西京晚報》上看到了那則新聞,我不會想起,更不會愿意提起那段經歷,因為關于那個球場,在今天之前,它一直都是個諱莫如深的字眼。
    但現在,它已經無所謂了,秘密已經被拆穿了,不過在我說明原因之前,我還是愿意為你們講一講我剛剛入學那年的一些見聞,正如它曾經驚嚇了我那樣,我相信它也一定能在你敏感的心弦上撩撥出一些顫音來。
    并以此文懷念我的同學馬千里。
    2
    老球場蜷縮在學校的角落里,離主校區有好一段距離,四周是好大一片荒地,堆著些磚土沙石,球場孤零零地矗立在空地之上,緊挨著學校的南院墻,墻頭密密匝匝地布滿了尖利的碎玻璃,墻外,是一片密不透風的楊樹林,在風的彈撥下,樹葉搖晃出的聲響像是一片潮水。

    我和馬千里站在老球場的門前。這是我們進入大學的第二天,就在十分鐘前,我們抱著籃球興沖沖地跑去球場,準備向西京大學的籃圈投出有歷史意義的一球時,卻發現所有的場地都爆滿了,擁擠得如同春運時的火車站,我倆都很沮喪,這時我猛然想起昨天閑逛時,遠遠地看到學校的南墻附近似乎有個類似球場的建筑,于是我們決計前去看看。
    現在我們并肩站在球場前,仰頭打量它。這座球場呈環狀,被一圈約兩層樓高的建筑圍在中間,露天,有點像個縮小的古羅馬角斗場的樣子。外壁抹著單調灰白的水泥,很多地方水泥已經剝落,露出里面的暗紅如血的磚。玻璃更沒有一塊是完整的,分布在墻壁上的十幾扇老式窗戶像是被敲掉了牙齒的嘴,呈現出一種不動聲色的黑色的靜默。

    我曾經在電視上看到過這種球場,據說從前這種球場每個城市都有,多為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興建,被稱作“燈光球場”,里面最中心處是一個籃球場,高度與地面齊平,周圍則是一圈圈水泥臺階,呈螺旋狀次第升高,直到建筑的頂端,這種建筑模式同現代的足球場有幾分相似。
    入口處猶如一個門洞的樣子,拱形,里面黑洞洞的。站在門洞前,我覺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條幽深的隧道前,隧道另一端的光亮里,一個銹跡斑斑的鐵籃架背對著我們,仿佛一個瘦高的男人勾著頭站在那里。一股陰冷的風從門洞中吹出,將若有若無的一點霉味帶到我的鼻腔里,門洞墻壁上張貼著的幾張舊海報隨風嘩啦嘩啦地抖動起來,像老年人吃力的笑聲。
    當我們發現這是座廢棄的球場時,我們不約而同地感覺到了失望,這時天空陰沉下來,大片的烏云在我們頭頂迅速地聚攏,像一群黑魚受到了某種誘惑,黑壓壓地游弋過來。
    就在這時,我忽然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感覺,那是一種被人注視著的感覺,我環顧左右,沒有看到任何其他人,球場佇立在我們面前,沉寂得仿如一座年久失修的巨大空宅。那種毫無來由的怪異感覺愈發明顯而強烈了,我看到天空閃起了裂紋似的閃電,沉悶的雷聲隨即碾壓過來,門洞里的幾片廢紙被一陣風吹得飛舞起來,就像有一個看不見的女人正興高采烈地揮舞著它們,我忽然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倉促地喊了聲馬千里的名字,我們一路小跑著向主校區跑去。
    直到跑出了兩三百米,那種奇怪的感覺才逐漸消失,我回頭望了一眼,忽然覺得球場像一個陰森森的老頭,那些黑洞洞的殘破窗戶都是它的眼睛。我的頭腦中閃電般劃過一個念頭。
    它是活的。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5    1 2 3 4 5 下一頁 尾頁
標題:兇冥球場
地址:http://www.entypb.icu/xy/14497.html
聲明:兇冥球場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