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頭上有傘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8-12-19作者:楊好

    康志高感覺自己遇到了一件詭異之事,這種現象持續好幾天了,他不敢告訴任何人,怕別人說他是個怪物。
    原本又胖又黑的康志高,身體變得越來越瘦,皮膚變得越來越白皙。他這個樣子惹得一些女生眼紅不已,紛紛前來向康志高取經,詢問他減肥成功的秘訣。康志高有苦難言,就胡編了一些亂七八糟的理由來應付。
    康志高怕自己得了什么怪病,就去了學校附近一家醫院作了一次體檢,檢查報告要過兩天才能拿到。晚上,室友姚詠破天荒地請康志高在校外一家飯館吃飯。
    “我們倆關系一直不錯,告訴我吧,你到底是怎么變得又瘦又白的?”姚詠嘆了一口氣說道,“康志高,就幫幫我吧,我也是被女朋友劉小慧逼得沒辦法,才來向你打聽減肥成功的秘訣的。”
    “我懷疑有鬼在我頭頂上。”康志高猶豫了一下,眼露恐懼之光,他看了看四周,壓低聲音繼續說道, “這幾天,我總感覺頭頂上有東西,下雨的時候,有這個東西擋著,我淋不到雨,出太陽的時候,有這個東西擋著,我曬不到太陽……”
    “這么詭異啊?你不會是因為張倩的死而傷心過度吧?”姚詠驚得張大了嘴巴,盯著康志高頭頂看了好一會兒,卻什么也沒看到,不由得笑著說道,“不過,話說回來,有東西在頭頂上幫你遮風擋雨,這是好事啊,你看,你變得又瘦又白更健康了。”
    “別亂說,我和張倩之間真的沒什么。”康志高苦著臉說道, “長期被一個東西懸在頭頂,而且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你說我會好受嗎?我感到壓抑、胸悶、呼吸不暢,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康志高這么一說,姚詠沉默了,良久,他眼睛一亮,說道: “你不是想知道頭頂上懸著的是什么東西嗎?我倒有一個辦法。”
    一會兒工夫,姚詠和康志高結完賬走出飯館,來到一個偏僻的地方。姚詠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塑料瓶子來,里面裝了小半瓶鮮紅的液體。
    “這是什么東西,怎么像人血似的?”康志高恐懼地問道。
    “我朝飯館廚師要來的,確實是血,但不是人血,是公雞血。涂在眼皮上,能看見平時看不到的一些臟東西。”說著,姚詠用手指蘸了點公雞血,涂在了自己的眼皮上,然后抬頭朝康志高的頭頂上望去——
    “我的媽呀,啊——”姚詠嚇得臉色大變,尖叫一聲,掉頭就朝寢室跑去。
    康志高只覺得一股寒氣,瞬間從天靈蓋直貫全身,凍得他好半天才緩過神朝姚詠追去。追著追著,康志高就覺得不對勁兒,仿佛有個東西正從頭頂上往下壓似的,接著,康志高感到胸口發悶,肚子疼得厲害,一種窒息的感覺,一點兒一點兒朝他襲來。
    康志高痛苦極了,雙手捂著肚子,慢慢地癱倒在了地上……
    姚詠一口氣跑回寢室,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怎么了?”室友趙暢暢問道。
    “我剛剛看到,離康志高頭頂一尺多高的地方,懸浮著一個臉色慘白、渾身浮腫的女鬼。你知道嗎?這個鬼就是半個月前淹死的張倩,她懸在康志高頭頂的姿勢,和淹死后俯身漂浮在水里的姿勢一模一樣。”
    姚詠咽了一口唾沫,膽戰心驚地說道: “張倩的肚子上還插著一根棍子,看上去就像一把傘的傘把,而張倩的身體則像個傘蓋。棍子不停地轉著,她的身體也跟著轉,乍看上去,就像一把雨傘在旋轉。”

    “真的假的?”趙暢暢驚恐地問道。
    “裝公雞血的塑料瓶還在,你趕快涂一點公雞血在眼皮上,等下康志高回來,你一看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說完,姚詠掏出瓶子,蘸了點公雞血,涂抹在趙暢暢眼皮上。
    這時,門外響起了腳步聲,接著,門開了,康志高精神抖擻地走了進來。姚詠一看,傻眼了,康志高的頭頂空蕩蕩的,不知怎么回事,張倩竟然不見了。
    “康志高頭頂上沒張倩啊,怎么回事?”趙暢暢小聲問姚詠。
    “真是怪事,剛才明明看得一清二夢,怎么現在不見了?”姚詠納悶兒極了。
    “你們老盯著我是怎么回事?”康志高不解地問道, “姚詠,你剛才到底在我頭頂上看到了什么?”
    “沒、沒什么,天、天色不早了,還是洗洗睡吧。”姚詠吞吞吐吐地說,說完,就鉆進了被窩里,再也不愿吭聲。
    夜色沉沉之下,姚詠被趙暢暢起床的聲響驚醒了。他掃了趙暢暢一眼,翻了一個身,準備閉上眼睛繼續睡覺,突然激靈一下,開始覺得不對勁兒。
    趙暢暢雙眼發直,動作僵硬,走到墻角拿起了一根拖把,一把扯掉拖把頭,“撲哧”-聲,把棍子一端插進了自己的肚子里。匪夷所思的是,趙暢暢竟然慢慢地飄了起來,直至懸浮在空中,像一把雨傘一樣,跟著棍子旋轉起來。
    太恐怖了,姚詠嚇得屏住呼吸,一動不敢動。“砰”地響了一聲,旋轉著的趙暢暢撞開窗戶,飄向了窗外,像外星飛碟一樣,瞬間就飛沒影了。
    “怎么了,什么聲響?”康志高醒了,圓睜著一雙眼睛看向窗外。
    “趙暢暢變成鬼傘飛走了。”姚詠嚇得全身發抖,把剛才發生的那一幕,以及張倩在康志高頭頂飄浮的樣子,對康志高說了一遍。之后,朝康志高喊道, “張倩為什么纏著你,你到底做了什么對不起她的事?”
    康志高蒙了,說道:“其實,我和張倩之間并不算太熟,張倩出事前的一天傍晚,天下著大雨,我放學回寢室的路上,正好碰到被雨淋得一塌糊涂的張倩。當時因為我打著雨傘,所以就把張倩一路護送到了女生寢室,沒想到,就這一送,鬧得全校議論紛紛,說什么的都有。”
    “照你這么說,那張倩纏上你豈不更讓人奇怪?”姚詠皺著眉頭說道, “看趙暢暢剛才的自殘行為,一定是被張倩這個鬼迷住了。可是張倩為什么放過你,要害趙暢暢昵?”

    姚詠和康志高商量后決定,明天去調查張倩淹死一事。
    天大亮后,姚詠和康志高收拾好,就走出寢室樓上課去了。走到半路,兩人碰到了姚詠的女朋友劉小慧,三人還沒說兩句,天就下起了小雨,于是連忙朝教室一路小跑而去。
    “不對啊,劉小慧,你怎么淋不到雨?”姚詠心里“咯噔”一下,意識到了什么,一股寒氣瞬間從脊梁升起。
    “是啊,這是怎么回事?”劉小慧看了看天空,卻什么也沒有看到,奇怪地問道。
    “你、你是不是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康志高臉色大變,驚恐地問道。
    “今天早晨一起床,我就感到心情有些壓抑,呼吸不是那么順暢,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劉小慧一臉茫然地說道。
    幸好,裝著公雞血的那個小瓶子,姚詠還帶在身上,他當即趁劉小慧不注意,悄悄掏出小瓶子,抹了點瓶子里面的公雞血在眼皮上,偷偷朝劉小慧頭頂上掃了一眼。
    姚詠的一顆小心臟,驚得拔涼拔涼的:劉小慧的頭頂上懸著一個沒有五官只有光滑臉皮的鬼。這個鬼,雙手抓著一根船槳抵在肚子上,同時,身體跟著船槳不停地旋轉著。
    三個人到了教室后,姚詠連忙把康志高拉到一邊,著急地說道: “我看到了,鬼現在正纏著劉小慧,不能再等了,我們趕快分頭向別人打聽張倩淹死的情況。”
    康志高點了點頭,剛要走,又被姚詠叫住了。
    “對了,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張倩在你頭頂上懸著時,是露出真面目的,為什么在劉小慧頭頂上懸著時,卻變成一個沒有五官的鬼?”姚詠問道。
    康志高想了想,搖了搖頭說道: “算了,別浪費時間了,先查清張倩的死因再說。”
    中午的時候,康志高和姚詠在食堂碰面了,兩人把所調查的情況一匯總,不禁大失所望:
    張倩被淹死一事,其實很簡單!半個月前的一天周末,張倩一個人去郊區游玩。看到一條農家小船在池塘邊拴著,周圍又沒有人,張倩玩心大發,就把這條船解開,乘著小船劃著木漿,在池塘中心泛游起來。誰知,從沒有劃過這種小船的張倩,在池塘中心把船弄翻了。
    由于附近根本沒有人,等到村民發覺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把張倩打撈上來后,張倩早已經沒了呼吸。
    “一點線索也沒有。”康志高沒精打采地說道。
    “對了,有一點很可疑。”一直冥思苦想的姚詠,眼睛一亮說道, “好好的,張倩為什么一個人去旅游呢?”
    “對呀。”康志高恍然大悟,說道,“學校傳言張倩在和……”
    康志高話還沒有說完,劉小慧一路小跑過來,喊道:“康志高,班主任正在到處找你,叫你立刻去校長辦公室報到。”
    “什么事這么急?”姚詠問道。
    “不知道,憑我的經驗,反正不是好事。”劉小慧搖了搖頭說道。
    “走,我和劉小慧陪你一起去。”姚詠朝劉小慧點了一下頭,對康志高說道。 校長辦公室里,校長一臉嚴肅地坐在辦公桌旁,旁邊站著同樣一臉嚴肅的班主任。
    “康志高同學,本來是想通知你的家人的,但考慮到你家離學校很遠,因此和班主任商量后,決定還是直接告訴你為好。”校長揚了揚手中的一張紙說道,“這是你的體檢化驗單,醫院直接找到學校來了,你看看吧。”
    康志高接過化驗單一看,傻眼了。
    “你得了肝癌,而且是晚期,估計只有幾個月的壽命。”班主任老師痛心地說道, “為了保險起見,醫生建議你再去復查一次。”
    出了校長辦公室,康志高謝絕了姚詠和劉小慧想要陪他的好意,說道: “我想一個人靜靜,下午再去醫院復查一下。”
    轉眼就到了晚上,康志高還沒有從醫院回來。寢室顯得空蕩蕩的,姚詠覺得很不自在,總覺得有什么事要發生似的。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魂框

下一篇:心懷鬼胎

標題:頭上有傘
地址:http://www.entypb.icu/xy/52392.html
聲明:頭上有傘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平码公式破解 规律 俊升配资 星悦云南麻将下载 牛的对应生肖是什么 股票融资公司咨询推荐大牛时代 疯狂快速赛车破解版 西甲助攻榜 哈哈湖南麻将安卓版 35选7特别号码 波克棋牌游戏大厅下 注册捕鱼游戏送彩金 在线游戏捕鱼大亨 小米股票代码 下载吉祥棋牌游戏?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江淮安徽麻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