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心懷鬼胎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8-12-19作者:莫愁

    半夜,白玲雪睡得正香,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她剛想下床去開門,突然想起離寢室門最近的周茶茶還躺在床上,便不高興起來:周茶茶離寢室門最近不去開,我也不去。這么想著,她就閉上眼睛裝睡起來。
    正在這時,敲門者似乎有些不耐煩了,“砰砰”地砸著門,還大聲喊道:“快開門,我回來了!”
    白玲雪猛然驚醒,外面那個聲音竟然是周茶茶的,那躺在周茶茶床上的是誰?
    白玲雪不可思議地朝周茶茶的床上看去,見那里躺著的人正緩緩爬起,慘白的月光下映出那張森白的臉來。那張臉白玲雪認識,竟然是李春柔。
    可是,李春柔不是上個星期就死了嗎?白玲雪嚇得牙齒打顫,哆哆嗦嗦地蜷縮起來。
    李春柔沒去開門,而是來到了白玲雪的床前,陰笑著問:“我美嗎?”那聲音幽怨而空洞,像是來自遙遠的地獄。白玲雪不敢答話,只能縮在被窩里一面顫抖,一面祈禱李春柔不要過來。
    然而事與愿違,李春柔在白玲雪的床頭站了片刻,說:“我好冷,你來陪我吧。”
    “不、不要,你這個魔鬼!”白玲雪想掙扎著逃開,卻感覺自己根本就動不了。
    下一刻,李春柔已經掀開她身上的被子:“跟你在一起,好溫暖。”說完,她整個身子就鉆進了被窩中。
    門外,周茶茶還在敲著門,已經有不耐煩的同學下床給她開門了。而燈亮后,白玲雪發覺自己能動了。她大驚失色地嘁道:“有、有鬼!”
    “有鬼,在哪兒?”胖胖的蔣紅萍走過來,好奇地看著白玲雪。
    白玲雪說:“就在我的被窩里。”
    蔣紅萍猛地掀開白玲雪的被子,里面卻什么都沒有。
    “白玲雪,大半夜的不要講鬼故事好不好?”說完,蔣紅萍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睡下了。
    真的什么都沒有嗎?可是剛才那種感覺好清晰,不會是做夢啊!白玲雪想著,把頭埋進了自己的被窩里。然后,她就看到一張鬼臉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那正是李春柔。然而,下一刻李春柔就不見了,同時白玲雪感覺到一股氣流鉆進了自己的肚子,涼涼的。
    白玲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里有一股氣不斷地流竄著,直到小腹才停了下來。隨即,她的小腹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地膨脹起來。不多時,她的小腹就像一個充了氣的皮球一樣,變得圓滾滾的。
    白玲雪張大嘴巴,驚恐地撫摸著自己的小腹,正要大叫,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一看號碼,是男朋友何軍打來的。
    “寶貝兒,你短信里說的是真的嗎?以后我一定好好對你,不過我們還都在上學,還是……打了吧。”
    白玲雪一下子想起了睡覺前發的那條短信,呆滯地說:“是真的。”
    電話那端的何軍安慰她多休息,和她說會對她好一輩子……何軍說了很多,白玲雪卻心不在焉,因為她的整顆心都在自己的肚子上。

    掛下電話,白玲雪后悔莫及。本來她以為何軍對她三心二意,勾搭上了曹飛燕,這才編造,說自己懷孕了。卻沒想到現在玩笑成真,可她自己知道,這哪是懷孕啊,自己肚子里的明明是李春柔,是鬼啊!
    雖然她騙了何軍,但任誰都知道,不可能剛懷孕肚子就這么大的。而且白玲雪還在上學,這如果讓人知道了,她哪還有臉待在學校了?所以,當務之急是搞掉這個大肚子。而這個大肚子的罪魁禍首便是李春柔,也就是鬼。誰會捉鬼呢?她思索了一會兒,想到了田宇。
    第二天一早,白玲雪穿上一件寬大的衣服走出了宿舍。她用幾本書擋在小腹前,所以沒人注意到她的身材。
    田宇是一個英俊的男生,又會給女生摸骨看相,所以在學校里一直很有女人緣,白玲雪早就認識了他。
    見到田宇,白玲雪說明了來意。
    田宇吃驚地看著白玲雪的肚子,說:“你的意思是,你肚子里是李春柔的鬼魂?”
    白玲雪點了點頭:“所以我來找你,希望你能幫我把肚子里的鬼除掉。”
    田宇搖了搖頭:“這個恐怕很難呵。懷孕的人都是肚子里已經有了人形胚胎,鬼魂投胎只是賦予胎兒靈魂。而你懷孕是假的,肚子里根本什么都沒有,這時鬼魂進去,恐怕要化成鬼胎了。鬼胎在你的肚子里和你一脈相連,恐怕是除不去的,等著生下來吧。”
    “啊?”田宇的話把白玲雪嚇了一跳,她可不想生下這個鬼胎。可田宇只是搖頭,表示他沒有辦法。
    猛然,田宇好像想起了什么,問:“你和李春柔是不是有過什么過節,她怎么會偏偏選擇了你呢?一般來講,沒有去陰間的鬼魂都是有著極大的怨氣,或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要去完成,不可能留下來隨隨便便找個人投胎啊。”
    白玲雪猛烈地搖著頭說:“我跟她有什么過節啊?她生前,在寢室里我和她關系最好了,沒想到現在她卻來害我。”
    “關系最好……”田宇默默地念叨著,說,“你說,她有沒有可能是在幫你?”
    “幫我,就這樣幫我?”
    田宇點著頭說:“比如你的心愿是懷孕,所以她知道后就幫了你。”

    白玲雪一驚:難道是因為昨天自己騙何軍說自己懷孕了,而李春柔不明所以,就進了自己的肚子?嗯,確實很有這種可能。白玲雪暗暗后悔,決定以后再也不拿懷孕開玩笑了。
    聽完白玲雪對整件事的敘述后,田宇點點頭說:“既然她是為了幫你,這就有辦法了。只要在她的鬼魂化成胎形之前把她請出來,你就沒事了。嗯,這樣吧,后天就是月圓之夜,陰氣最重,午夜十二點我們去后花園做法,請出李春柔的陰靈。”
    田宇剛說完,迎面一個拳頭揮過來,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的臉上。他沒防備,直接被打翻在了地上。
    “你竟然敢勾引我的女朋友,看我不打死你!”來人正是何軍。
    見何軍還要動手,白玲雪立刻擋在了田宇身前,大嘁道:“住手!”
    何軍橫眉立目,滿臉不可思議地說:“你、你竟然幫他?”
    白玲雪說:“我沒有幫誰,打人是不對的。”
    “他在勾引你,我恨不得殺了他!”何軍剛說完,就瞧見了白玲雪的肚子。他稍微一愣,隨即道,“好啊,我明白了。你說你懷孕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是不是他的?既然你們都有孩子了,還有我什么事兒?我們分手了!”說完,何軍轉身就走,頭也不回。
    白玲雪跌坐在地上,眼淚直流:本來只是一個玩笑,這都什么事兒啊?
    對田宇說了幾句對不起,白玲雪就離開了。田宇答應她兩天后作法之事不變,這讓白玲雪安心了不少。可那個何軍,白玲雪想著想著眼淚又流了出來,決定要找到他,向他解釋清楚。
    傍晚,白玲雪終于在后花園找到了何軍。然而見到何軍時,她卻一個宇也說不出來了。
    何軍的身旁有了另一個女人,正是白玲雪前段時間發現和何軍勾勾搭搭的曹飛燕。此刻,兩人更加沒有顧忌,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好不浪漫。
    白玲雪流著淚來到何軍的面前,低低地說:“其實我并沒有懷孕,我肚子里的是鬼胎啊。”
    沒等何軍說話,曹飛燕白眼兒一翻,看向何軍:“這誰啊,搗亂的吧?”
    何軍見曹飛燕有些不高興,立馬哄著說:“沒事沒事,我這就趕她走。”說完,他轉過頭對白玲雪說,“我和你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你肚子里的是鬼胎也好,妖怪也罷,都和我沒有關系了。你快離開吧。”
    白玲雪挺著大肚子,掩面流淚。她不是傻瓜,自然看得出何軍和曹飛燕在一起不是一天兩天了,之前他們還有所顧忌,偷偷摸摸的,現在何軍借著“假懷孕”這件事和自己分手,他們就順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白玲雪一個人呆坐在花園內,過了好久,她打定主意要報復何軍。可就在這時,她的肚子痛了。又如昨天一樣,她感覺一股氣在身體里鉆來鉆去,最后停留在了肚子里。
    白玲雪猛然想起田宇的話,如果……如果把這個鬼胎生下來呢?那么自己是小鬼的媽媽,小鬼是不是應該聽自己的?那時候自己就可以用小鬼去報仇了。所以她偷偷地躲了起來,準備生下鬼胎。
    夜半,寢室里靜得可怕。白玲雪撫摸著高高隆起的肚子,有些緊張也有些興奮。畢竟是生鬼胎,要不是那扭曲的仇恨支撐著,她可不敢做這么危險的事情。話說回來,白玲雪只是一個普通人,鬼孩子什么樣、怎么生,她都不知道。
    雖然躺在床上,白玲雪卻抑制不住腦子中的胡思亂想,硬是睡不著覺。許久,一陣敲門聲猛然闖進了思緒橫飛的白玲雪耳朵里。
    白玲雪側過身,盯著門口。寢室里的室友們都在,那么是誰在敲門?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頭上有傘

下一篇:宿舍怪談之人餃

標題:心懷鬼胎
地址:http://www.entypb.icu/xy/52394.html
聲明:心懷鬼胎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好玩的棋牌游戏排行 基金配资比例 澳洲幸运8是假的 今日股市行情走势 永利棋牌直营 捕鱼大师官网网址多少 基金配资业务 平特一肖公式 永久性 短线牛股 pk10定位胆人工 荐股之王股票之声论坛 22选5选号技巧大全 个人代理期货违法嘛 十一运夺金图 怎么看股票短线 天*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