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晾人桿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3-25作者:第九章

    學校老式的宿舍樓翻新補建,所以部分住校生都被學校安排在了一座公寓中。環境不怎么好,而且人員分布得很不均勻,不一定都是原來寢室的人。
    陳燕子被分到了907室。慶幸的是,以前的兩個室友——程雪和高媛也和她住在一起,剩下的一個是完全陌生的新人,叫馮韻婷。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馮韻婷的長相美到三個女生看了連連驚嘆。
    馮韻婷的性格很好,只是有一個怪癖:她常在陽臺上立一個十字形的衣架,大小和正常人差不多高。馮韻婷會拿破布料做一個人偶,腦袋上還用黑色毛線扎成一束束的頭發,然后在人偶的身上穿上自己的衣服。每天晚上,馮韻婷都會把人偶綁在衣架上,看上去就像個大活人站在那里一樣。等到第二天,她就會把人偶身上的衣服扒下來,自己穿上。
    談起這個人偶,馮韻婷總會露出詭異的微笑,說: “我喜歡這么大的娃娃,衣服掛上去不會出現褶皺。”
    這天晚上,陳燕子快要進學校大門的時候,忽然接到了馮韻婷的電話。
    電話里,馮韻婷的聲音很虛弱:“燕、燕子,你回來的時候能幫我買兩袋鹽嗎?”
    陳燕子皺著眉答應下來,但覺得很奇怪:她們平時幾乎不做飯,買鹽干嗎?
    等陳燕子買鹽回去,都十點多了。一開門,窗簾飄著,里面陰風陣陣,卻空無一人。其他室友都跟男朋友出去了。可剛才打電話的馮韻婷應該在啊?
    “馮韻婷?”
    陳燕子喊了一聲后,突然聽到了輕輕的一聲呻吟。她仔細一看,在陽臺的一個角落里、飄著的窗簾后有一個蹲著的身影,露出的腳正是馮韻婷的。
    “你怎么在那里蹲著啊?”陳燕子不假思索地走過去。
    “別過來!”
    馮韻婷的話還是晚了一步,陳燕子已經大手一揮拉開了窗簾。頓時,陳燕子被嚇了一跳!
    躲在角落里的馮韻婷正瑟瑟發抖,身上所有可以稱得上是毛發的地方都變得血紅,皮膚斑斑點點像是燙傷,血肉一片片的,很多邊緣都開始外翻,鮮血流了一地。猛一看會嚇一跳,仔細一看,會惡心得想吐。
    “你、你……怎么了?”陳燕子吃驚地退了幾步。
    馮韻婷搶過鹽,將窗簾遮擋得嚴嚴實實。陳燕子恐懼地坐回床上,看到簾后的影子正撕開鹽袋倒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不停地用力搓著。陳燕子往旁邊的桿子上看去,發現那個人偶不知道什么時候不見了。
    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馮韻婷從陽臺回來,身體已經恢復了。她冷冰冰地對陳燕子說: “希望你不要把剛才的事說出去!”
    陳燕子不敢正視她的眼睛,只是點了點頭。
    第二天一早,陳燕子醒來發現馮韻婷并不在公寓,而程雪正坐在床上皺著眉,顯得很著急。
    “我跟你說,高媛失蹤了!”程雪嚴肅地說道。
    “怎么會,她昨晚不是跟男朋友在一起嗎?”
    “得了吧,他們早就分手了!她說趁馮韻婷不在,把她的鬼人偶扔出去,省得每天晚上看著嚇人。結果,就再沒回來,我們也失去了聯系。”

    陳燕子下意識地看向陽臺,怪不得昨晚沒看到人偶。她給高媛打去電話,電話直接提示關機。
    這時,房門開了,馮韻婷面無表情地走進來,手里抱著一個和之前差不多的人偶。她掃了她們兩眼,然后走到陽臺把人偶綁在了桿子上。
    回到床上,馮韻婷蓋上被子躺下說: “以后不要再打那個人偶的主意。”
    這聲音聽得陳燕子心里一涼。
    隨后,她收到了程雪的短信:以后還是離馮韻婷遠點兒吧,她這個人太奇怪了。
    當天晚上,陳燕子覺得有點兒冷,于是在給另友阿依發完“晚安”后就裹著被子躺下了。
    半夜,她忽然聽到了什么聲音。睜眼一看,只見馮韻婷從陽臺出來,到自己的床邊掀開被子,將里面的人偶拿出來綁在了陽臺的桿子上。
    陳燕子覺得很奇怪:這人偶不是一直綁在阻臺的桿子上嗎,什么時候到床上了?
    做完這些,馮韻婷穿好衣服,悄悄開門出去了。陳燕子有點兒好奇,竟然鬼使神差地跟了出去。
    晚上外面有點兒涼,大街上幾乎沒有什么行人。馮韻婷就像腳下生風一樣,速度很快。跟了一會兒,陳燕子發現馮韻婷走了半天根本就是毫無目的,有些地方她甚至反復走了兩遍。
    陳燕子打了個哈欠想回去,一轉身,忽然看到路邊一男一女正在邊走邊聊。
    就在這時,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陣“沙沙”聲。陳燕子偏頭一看,只見遠處的馮韻婷忽然轉身開始往回走了,腳下的速度比之前更快,好像很著急。陳燕子急忙躲到了旁邊的草叢里。
    而此時,馮韻婷已經開始彎腰用雙手雙腳一起向前跑了,如同一只豹子般敏捷,向那對男女猛撲了上去。男的先被撲倒在地,馮韻婷抓住男人的臉,猛地一撕,頓時鮮血淋漓。女人看到這一幕嚇得“啊啊”大叫,退幾步直接倒在了地上。女人起來想跑,卻被馮韻婷的長發纏住了雙腳,硬生生地給拉了回來……
    陳燕子完全呆住了,死死地盯著那邊,差點兒忘記呼吸。
    馮韻婷的指甲忽然變長,就像是鋒利的刀片,開始摳那個男人身上的皮膚。馮韻婷的雙手從那個男人的頭頂插入,然后向兩邊扯動皮膚。鮮血染紅了地面,碎肉內臟暴露無遺。最后,她扯下男人那層皮,剩下一副血肉模糊的軀體。馮韻婷收好那副“空殼”,又把目光投向了女人……

    看到這里,陳燕子已經悄悄離開了。等離遠了一些,她才跌跌撞撞地跑起來……
    回到寢室,陳燕子急忙晃醒了程雪。看她驚慌失措的樣子,程雪頓時睡意全無。
    陳燕子喘了幾口氣,將剛才看到的一幕全都說了出來。正巧這時,外面的風將窗子吹開了,一股腥臭的味道迎面撲來。只見那個人偶身上血跡斑斑,兩只黑洞洞的眼睛正盯著她們。 程雪“媽呀”一聲: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咱們現在就離開這里吧,先隨便找個地方對付一夜晚!”陳燕子說道。
    “我們現在走,等馮韻婷回來不會引起她的懷疑嗎?”
    陳燕子沉下臉來: “剛才你是沒看到她有多殘忍。她就像是一枚定時炸彈一樣,你能保證她回來不直接殺了我們嗎?我們快定吧,再磨蹭一會兒就完蛋了!”
    兩個人說時遲、那時快,穿上衣服、拿上包就離開了。
    旅店黑暗潮濕,陳燕子幾乎一夜都沒有合眼。等到天亮,程雪要去上課了,陳燕子囑咐她一定要小心。她走后,陳燕子想再睡一會兒,結果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一看名字,竟是失蹤了的高媛,她頓時精神起來。
    “你們都在哪兒呢?”
    “哦,在外面呢,你在寢室?”
    “對啊,回來后誰也不在。你們快回來吧,我有急事要跟你們講!”
    陳燕子剛要回應,猛地想起一件事:萬一高媛是馮韻婷假扮的呢?目的就是引她回去然后殺了她!
    于是,她又問了一個只有她們兩個人知道的問題,高媛直接答了出來。陳燕子松了口氣。
    十分鐘后,陳燕子開門進了寢室。寢室里面陰風陣陣,她們的床還是走時的樣子。
    “高媛?”
    陳燕子試探著叫了一聲,沒人回答。不過,她看到陽臺上有一個人影,就在那豎起來的架子上,看上去不像是以往的那個人偶。
    陳燕子忽然不安起來。她走近那個身影,發現那是個短發女生。女生伸出來的一只手上還拿著一部血淋淋的手機,地上也都是血。陳燕子屏住呼吸,慢慢走到那人的正面,尖叫了起來。
    掛在那桿子上的,分明就是高媛。桿子直接穿進她的身體里,鮮血染紅了她所有的衣服,雙眼也被挖了出來。高媛頭微微地低著,長長的頭發濕淋淋的,還在往下滴著血,看上去已經死去多時,皮膚也失去了彈性。再看她手里拿的手機,最后打出去的電話正是陳燕子的……
    這時,一個可怕并熟悉的聲音在陳燕子的身后響起。
    “我就是想把她拿出來晾晾,等晾干了之后好用。正好邀請你一起過來,看她迷人的肉體是怎么慢慢變得枯萎的。因為很快,你就要和她變得一樣了。”
    馮韻婷在前面詭笑著,陳燕子退了幾步,直接靠在了墻上。
    “我們跟你無冤無仇,為、為什么要這么做?”
    “是啊!我本來沒想那么快殺你們,畢竟是室友一場嘛!只可惜,高媛有錯在先……”馮韻婷指了指床上的人偶, “殺一個也是殺,不如把你們全都殺了去互相陪伴。”
    馮韻婷步步緊逼。
    陳燕子本想靠近房門,結果剛動一下,耳邊的墻壁就被對方一掌抓出了一個窟窿。
    就在這時,陽臺那邊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玻璃被外面的東西砸成了碎片,高媛和架子一起倒在了地上。在馮韻婷分神的時候,門無聲無息地開了。陳燕子的另友——阿依伸出有力的大手,瞬間把她拉了出去。
    “快走!”程雪在走廊拐角處招著手。
    陳燕子抓緊阿依的手臂: “多虧有你們,太嚇人了,高媛已經被殺死了!”
    “嗯,知道了。我們先去圖書館,之前查到了一些很奇怪的東西。”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上一篇:誰更膽大

下一篇:校園怪談之捕藥

標題:晾人桿
地址:http://www.entypb.icu/xy/61527.html
聲明:晾人桿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