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夜半詭話之兇鏡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5-06-03作者:姚進

    1935年冬
    初冬的寒風猛烈的刮著,卷著落葉漫天飛舞。
    在一幢別墅里一家人正圍坐在一張圓桌前,桌前坐著84歲的一家之主姜老爺子姜強和他的三個兒子老大姜昕、老二姜則棟、老三姜明,還有三個兒媳:大兒媳姚月、二兒媳杜彬、三兒媳段月和老大姜昕的兩兒子長子姜華、次子姜盟,老二姜則棟的一雙兒女長女姜美、次子姜遠,老三姜明的獨女姜麗美。
    姜老爺摸著拐杖子咳嗽了一聲說:“嗯,今天大家都到齊了,之所以把大家叫來那,是因為我這身體實在是不行了,咳咳咳,你們都聽我說,我能有今天也算福氣,三個兒子都 有出息了,孫子、孫女也都那么大了,一個家里該有的都有了,你們的娘啊在九泉之下也該瞑目了,我知道我的時日不多了。”
    姜昕急忙插話說:“爸您別那么說,小時候再窮再苦現在不都過來了嗎?現在我們兄弟都出息了,您是一家之主,這個家的基業也是您打下來的,現在的日子正紅火著呢!您一定要保重身體啊!”
    老大姜昕似乎聽出了姜老爺子的心思,立刻把父親的話塞了回去。
    杜彬接嘴說:“是啊,爸您千萬別說什么不吉利的話,聽著心里難受。”
    在一邊姜麗美一個人一臉的不屑一顧,不停的擺弄著手表。姜麗美是家里唯一一個接了婚的孫子輩的孩子,不過她的婚姻失敗了,她最信賴的男人背叛了他,離開了原本善良美麗的她,現在姜麗美一個人撫養著一個5歲的兒子。
    姚月立刻說:“對啊!老爺子,保重身體!姜華、姜盟都有對象了,到時候讓你抱倆大胖從孫子,呵呵呵。”
    姜老爺笑了笑,看看墻上的掛鐘。大掛鐘的鐘擺不停的搖擺著。
    孫子姜華說:“爺爺,您千萬保重身體,我們一定努力搞好工作,把家業打理好。”
    姜老爺子打斷姜華說:“好!有志氣就好,我姜強看到你們那么這么和睦有志氣也就安心了。咳咳咳。”姜老爺咳嗽著說到。
    姜遠:“爺爺,您馬上要過85歲生日了,您準備怎么過啊?我們大家和您好好慶祝慶祝。難得一大家子能聚一塊兒。”
    姜美說:“爺爺,慶祝慶祝,大家都為您的長壽祈福呢!”
    姜盟:“這次我和姜美去‘空明寺’燒香的時候為您請來了個福袋,等您大壽的時候送給您。”
    姜老爺子說:“好,好,好,你們有這份心我就開心了。”
    姜美說:“爺爺福袋可漂亮了,等到您大壽時給您份小驚喜。”
    姜老爺子看著姜美笑著說:“小驚喜,呵呵,好好。哎呀,這日子不多了,能開心一天是一天。”姜老爺停了停:“對了段月,你的病好了嗎?”

    段月說:“哦,爸,謝謝你的關心,好多了,就點風濕您還惦記著,我找了個老中醫敷了點中藥,現在沒感覺了。”
    姜老爺子點點頭說:“好,好。”
    杜彬對姚月說:“大姐呀,啥時候來我家搓搓麻將,好久沒來了,有空聊聊電話,呵呵呵,你上次送我的綢緞漂亮著呢,呵呵呵。”
    姚月答到:“好啊,有空大家多聚聚。”
    姜老爺子說:“多聚聚好哪,你們還年輕,趁年輕多玩玩,我是走路也快走不動了。”
    姜老爺這番話讓大家又擔心起來了。
    姜老爺的保姆王媽在廚房里泡了杯枸杞茶。
    姜明說:“爸,我和段月準備把您接到家里,親自照顧您一段時間。”
    段月說:“是啊,爸,您一個人怕您寂寞啊!”
    姜老爺說:“好啊,不過還是你們搬進來,輪流陪陪我吧,年紀大了,不想動了。”
    這時姜老爺子的保姆王媽走過來遞給姜老爺子一杯茶:“老爺您喝茶。”
    姜老爺也沒說什么,拿過茶杯喝了口茶,保姆走開了。
    姜老爺放下茶杯,嘆了口氣:“今天啊!!還有件事情要宣布。”姜老爺停了停:“我手里面的最后一筆錢還是分了吧,你們生意上有用就拿去花,現在我也放心了。”
    姜麗美還是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兩眼呆呆的看著手表。這時大家也知道了姜老爺的意思,老二姜則棟翹起二郎腿深吸了一口氣。
    姜昕則說:“爸,您的心思我們明白,您有話就說吧,我們都聽著。”說完露出了一絲笑容。
    最近幾年,因為家道興旺,姜老爺子自覺高興,但因為擔心處理遺產的問題,一直有點憂心,生怕因為分產不妥影響了家庭氣氛。姜家表面上還是很和氣的,但這么大的一個家多多少少的家務事讓姜老爺子不愿提及,但又令自己不能釋懷,年近暮年了老爺子已經在為自己的身后事做準備了,憧憬與擔憂并存著,特別讓姜老爺子擔心的是自己的孫女姜麗美,姜麗美離了婚,一個人住在外面帶著孩子,這樣的現況讓姜麗美在家里的處境有點尷尬,也讓姜老爺子非常的揪心。

    姜老爺沉默了半分鐘說:“你們老子我啊是這樣想的,家里一些亂七八糟的事別提了,家里要的是和氣,家和萬事興,這句話你們永遠不要忘記,誰家里亂七八糟的事情沒有啊?能解決就解決,再說家里也沒有解決不了的事,你們老子我和你們的娘啊年輕時吃得苦我都講過,你們小時候老子為了吃一口飯和你們媽在馬頭當幫工,那時候可不容易啊,我當搬運工,你們媽媽也幫著我搬,經常是累的腰酸膀子痛的,還要看著監工的臉色過日子,你們媽媽呀一個女人家就更不容易了,這些事我都和你們講過,你們也知道這個家有今天實在是不容易啊。”
    所有人都認真的聽著姜老爺的話,只有姜麗美漠不關心的吸吮著熱茶。大家都聽著姜老爺子的話,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爸爸爺爺年輕時為了養活自己吃盡了苦頭,所有聽的人心情都憂郁惆悵,沒人出聲,畢竟姜老爺子的心思大家都能明白,看著自己忠厚老實一心撲在家務事上的爸爸爺爺,做兒孫的也都十分的理解感激。
    姜老爺子繼續說:“你們的老媽走得早,沒能看到今天,我帶著你們從街頭小鋪慢慢的起色了,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有房子住,有車子 開,不用自己洗衣服了,冬天那個冷啊,不用為吃飽飯去偷人家地里的菜了,那日子都過去了,現在那就是想把現在的家業做大做強,當然這要靠你們了,我這把老 骨頭熬不了幾年了,這樣吧我手里的幾個錢閑著也是閑著,不如現在我把錢給大家分了,拿去花,閑在我手里也是浪費啊!”說完,姜老爺子用力甩了下手讓大家都知道自己心意已決。
    老大姜昕說:“爸,您的心思我們都明白,不過最重要的是您的身體,這次我弄了根野山參給您補補,公司現在財務還過得去,錢的時您別發愁,我和姚月會打理的。”
    姜美也說:“是啊,爺爺,您先注意身體,您身體好了我們才能放心工作啊。”
    姜老爺:“補什么補,好東西吃得多了,也不見得有什么好轉,人命在天。”姜老爺停了停又咳嗽了聲繼續說:“好!你們那都孝順,我心里也放心不少,老子我就是要在現在看到你們太平和睦,所有的事我要全部放心,分錢是早晚的事,我就是不想留著太多的遺產,我的錢平分!!阿昕、則棟、阿明,現錢你們三個親兄弟每人三分之一,房子等我過了,也平分了,就這么定了,要的就是家里太太平平,開開心心,氣氛和睦,你們理解嗎?”
    姜昕轉頭看看姜明說:“三弟啊!爸爸這份心你要明白啊。”然后轉頭不懷好意的看看姜麗美。
    姜麗美“哼”了聲。
    姜明不耐煩的說:“我理解爸,也謝謝你的關心。”
    姚月怪里怪氣的看著姜麗美一邊搖著頭一邊輕聲說:“一個女人留不住男人,還帶個孩子,像什么樣子?哼!”
    一直沉默的姜麗美瞪著姚月回擊到:“舅媽,我知道你對我一直有看法,有話你就直說嘛。你不就想多分點錢嗎?”
    姚月:“做人要有做人的樣子,一天到晚向家里要錢,自己不會掙哪?”
    姜麗美大聲說:“我向我爸媽要錢,你管得著嗎?”
    氣氛緊張起來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19    1 2 3 4 5 6 下一頁 尾頁

上一篇:我給你講個鬼故事

下一篇:頭七還魂夜

標題:夜半詭話之兇鏡
地址:http://www.entypb.icu/yc/15186.html
聲明:夜半詭話之兇鏡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