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鄉村記異之饑荒年代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6-05-15作者:鬼才斯揚

    前年八月,正值十五中秋,妹妹和我回到了鄉下老家與家人團聚。這些年我們兄妹工作在外地,從大學畢業后到參加工作,也只有今年兩兄妹一起都有時間回家陪伴父母過一個中秋節。妹妹是一名護士,休假身不由己,而我雖然假期相對自由,但離家也遠,只有假日充足和過年才回家。
    今年的中秋不止我們一家人團聚,還有我的一個親舅爺,舅爺一人獨居,有兩個兒子,但兒子并不算孝順,至今仍讓舅爺住在幾百米外的河邊上的土磚房里與兩頭水牛相伴獨立生活。中秋節到了,母親讓父親接舅爺過來一起吃頓飯過個節,自從2004年奶奶過世后,父母親的長輩中與我們家最親的也就只有舅爺了。人生在世誰知去日,母親經常對我們這樣說。
    利索的母親做好了一桌子的飯菜,有魚有肉有鮮蔬,都是自家種養。在堂屋中拜祭過我的爺爺奶奶祈禱他們老人家保佑全家平安子孫健康之后,全家和舅爺爺一起移步到廚房的大廳吃飯。席間,妹妹左看看右看看,抓著筷子干巴巴的坐著。
    母親很奇怪,于是問道:“你怎么不吃飯呢?”
    妹妹撅撅嘴,說:“媽媽你的廚藝沒有奶奶的好,這飯菜成色不好啊,怎么辣椒炒肉里面肉都沒有多少呢,雞肉也是干巴巴的。”
    母親有點尷尬,我瞪了妹妹一眼,有點惱火的說道:“你幾歲啦?還這么不懂事啊,在外是不是每天吃滿漢全席喔!家里這么好的生活,還是過節,會不會說話?”
    妹妹白了我一眼,夾起菜勉強的吃著,一塊雞肉沒咬兩口便丟在了桌子上。
    誠然,妹妹確實在外生活得比較好,也挺會享受,穿衣打扮衣食住行不像個農村出來的女孩,用她的話說就是他們醫院的科室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餐,病人家屬送的水果點心放到爛,鮑魚海鮮在廣東吃膩歪了。妹妹每年回家都會有點對生活的抱怨,雖然有時候是考慮父母太過于省吃省喝。對此,我對妹妹的這種生活態度是不太贊同的,年輕不應該太過于享受,更多應該考慮未來和年老的父母及家庭。
    舅爺大口的吃著菜,喝著小酒,一臉慈愛笑盈盈的看著我們兄妹,又看看我父母親,對我點點頭說道:“到底是大幾歲的哥哥,硬是懂事點,妹坨你應該向你哥哥學習啊!這飯菜不好么?這種飯菜以前毛主席在戰爭年代都吃不到的,你應該珍惜啊。”
    妹妹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或許出于對舅爺的禮貌,沒有開口反駁。舅爺看著妹妹的表情,吸了一口小酒對我們說道:“吃飯,吃飯,吃完飯舅爺給你們講幾個故事,這種事情也只有我們這個年紀的老家伙才經歷和見過,連你們父母都可能只是聽過。”

    一聽有故事,我有點興奮起來,我知道舅爺說的故事都是我喜歡的,因為舅爺在我們小時候到我們家經常給我們講他那個年代的荒誕離奇又神秘詭異的故事,這也是為什么我能寫出這個故事的原因。妹妹似乎也被舅爺要說的故事給帶動起來,一家人有說有笑的吃完了中秋節的午餐。
    午餐結束,收拾了下碗筷,我迫不及待的坐在了舅爺的旁邊,遞上一根煙,舅爺點點頭,開口便說:“我說的這是事情,都是真實的,并且還是你們讀書人在書本上看不到的,之所以吃飯的時候不說,是怕你們吃不下飯,但今天的這個故事,我是講給妹坨你聽的。”
    在舅爺的表述里,那個年代的詭異與震驚讓我膽寒。
    “1958年,那時候你爸媽還沒出生,全國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大躍進不說了,你們學過,就是全面搞生產,缺什么搞什么,那時候一頭豬都可以上萬斤你們信不信?不信?呵呵,信了你們就是白讀書了,1958-1960年的時候,那時候生活真的是造孽啊,一年不如一年 特別是我們這些地方,那時候公社里面的干部,可以打你、罵你、捆你、吊你、扣你的口糧、讓你吃草吃泥巴、喝尿灌大糞、甚至還有崽打娘、敲牙齒,公社還有勞改隊,比現在坐牢還要慘。
    你們過世好多年的舅奶奶,也就是我的堂客,她娘家是隔壁市的,她娘家旁邊的村子里那時候有個姓劉的一戶人,名字我也不曉得,58年快到冬天的時候,有人舉報到干部那里說他家里私藏了錢和糧食沒有上交,于是干部帶了一群人跑到他的家里,抄了他的家,從他家里搜出了25塊錢和5斤稻谷,砸了鍋灶,公社還罰了他一家四五口人兩天沒有飯吃。冬天一到,家中斷糧斷炊,他堂客實在餓得受不住跟著一個男人跑到他鄉了。家里就剩下了他和一個細伢子,到了1960年啊,這家人家里粒米不剩,有時候連白水煮野菜都沒得吃,那時候吃不飽穿不暖,天天都是餓肚子啊,好多人都經常背著公社干部偷偷在河里捕魚挖藕搞點吃的。這姓劉的男人膽子小,人太過于老實,不敢去做那些事情,可能是又怕別人舉報吧,就靠著公社食堂每天一巴掌大的吃食度日,自己一個人餓的哼哼唧唧不說,細伢子也餓得一天到晚哇哇大哭要吃的要找媽媽。這姓劉的男人又餓又煩又沒有辦法,只能偷偷的哭,看著細伢子嘆氣。

    到了大年三十晚上,鄰居見他家實在是太可憐,就偷偷的給他送來了一碗野菜拌粥,就算是一頓年夜飯。
    那個時候,公社食堂一天才吃一頓飯,事情照樣要做,大人一碗野菜粥,細伢子做不了事情只有一勺子,一碗粥還不夠細伢子吃的,所以細伢子天天哭鬧喊餓要吃飯,這男人因吃不飽飯,餓的全身都浮腫了。后面食堂也斷了糧,連飯都沒得吃了,這父子兩個餓了好幾天。
    就在兩個人餓了好幾天后的一個晚上,這姓劉的男人家里突然出現了一個鬼差,鬼差給他送來了一大鍋的紅燒豬肉和一大盆白米飯,他看著這飯菜,想著是自己大限已到,但又轉念一想,這年頭活著挨餓還不如吃一頓飽的去死,于是他連忙叫兒子從床上起來一起吃,但是卻發現兒子不見了,這男人也顧不上去找兒子,拿起這些吃的就滿嘴流油的大吃起來,也更加顧不上想著鬼差什么時候帶他去閻羅王那里報到了。
    這姓劉的男人吃飽了飯菜,想著自己的兒子還沒吃飯,于是將剩下的一點留著等兒子回來吃,等他收拾好準備跟著鬼差去報到的時候,鬼差卻不見了,這男人想,只怕是鬼差看他們父子可憐,特地送他們飯吃,并不是要帶走他去報到的。
    就在這男人想著要去尋找兒子的時候,一堆人將他給撲倒在地用繩子捆了起來,一盆冷水往頭上淋下,他看到眼前的這情景,抖了兩抖,倒在地上就不省人事。
    在場的人都嚇壞了,好多老人家和婦女嚇得蒙住了眼,有的甚至跑到了屋外干嘔起來。只見屋子的中央用土磚搭了一個簡單的灶,灶上放了口破鐵鍋,鍋里還煮著這個男人的兒子的頭和腿腳,一地的血污,五臟六腑都散落在灶旁邊,血腥熏人!第一個發現現場的鄰居事后說道,我發現前還覺得奇怪,怎么他家里的小孩子不哭不鬧了,不該是餓死了吧?于是就過來看看,等我踏進屋子的時候,我差點被嚇死,一地的血和腸子,只見他還躺在床上嘴里捧著肚子笑著。
    這個姓劉的男人醒過來后,嘴里還在念叨著我沒有吃人,我沒有殺孩子,是地府的鬼差看我們餓了送飯菜給我們吃的。直到被判槍斃行刑的前一天晚上,他才像是清醒了點,臨刑前的他最后一段話讓所有人都哭了。他說的是我和細伢子每天挨餓,堂客跑了,細伢子每天要吃要媽媽,我也每天餓得幻想著有肉吃,就連做夢也是吃著紅燒肉,我在家里看見過路的人都覺得可以殺了吃,但是我真的看到了地府的鬼差,他也送了飯菜給我,現在你們說兒子被我殺了吃了,我也算給他一個了結,反正遲早會餓死,不如讓我吃一頓飽餐,這是我這一輩子吃過的最飽最好吃的一頓肉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鄉村記異之饑荒年代
地址:http://www.entypb.icu/yc/18340.html
聲明:鄉村記異之饑荒年代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手机街机捕鸟 人力资源配置怎么写 闲来宁夏麻将下载 江苏体彩e球彩中奖 炒股交易平台 亚洲国际棋牌 网页游戏真的能赚钱 讲股票的直播平台 多人的棋牌游戏? 王者捕鱼现金版 北京麻将规则和打法 在家可以做什么兼职赚钱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扫 永利棋牌官网 香港精选六肖期期准 股票短线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