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鄉村記異之母親的孤獨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6-05-19作者:鬼才斯揚

    一片殘陽如血,空氣中似乎帶著些許沉悶。
    “媽,我過段時間再來看您!您在家注意身體,給您買的東西不要總存著,該用用,該吃吃,我工作忙,有時間在回來看您。”
    張威高大健碩的身子沐浴在一片晚霞中,他靜靜的站立在車旁,目不轉睛的看著走進大紅色家門的母親,突然的說道。
    走到門口的老人緩緩的轉過頭,一頭白發蒼蒼,臉上的褶子似乎想要夾住時光的流逝。老人看了看他,笑了笑,朝他揮揮手,點了點頭沒有回話。
    張威嘆了口氣,一雙留戀的眼中透著愧疚。
    正要打開車門,他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電話是妻子打來的,按下接聽鍵,電話里妻子的語氣似乎有點不高興,一個勁兒的催促他回家,張威嗯嗯啊啊的敷衍著回答,掛掉了電話鉆進了車里。
    張威小心翼翼的駕駛著車子緩緩的駛出了村里的砂石路,兩旁的低矮房屋和參天大樹緩緩的后退著,這情景讓他想起了小時候放學后飛奔著回家吃母親做的蛋炒飯一般,兩旁的樹木一顆接一顆的隨著他的奔跑飛速后退著。
    這一幕平淡無奇的情景,卻讓他的思緒翻滾著回憶起來。
    張威的父親早逝,上有一個哥哥,母親在親友的幫助下艱難的帶大著他們兩兄弟。一個農村的女子,獨立帶大兩個兒子是非常辛苦的,在張威的記憶里,母親似乎很少笑,白天下地勞作,閑時依靠著去縣城里做做零活賺點零用錢。
    好在兄弟倆個懂事,不挑吃不挑穿,幼小的身軀力所能及的分擔著些許母親的沉重和辛勞。
    日子艱難,但兩兄弟還是健康的成長著!
    兄弟兩個到了上學的年紀,眼巴巴的望著村里的同齡孩子背著新書包歡呼雀躍,母親著了急,悄悄的去了學校報名處打聽著學費后紅著眼回到了家里唉聲嘆氣著,因為家里沒有多余的錢用來支做兄弟兩個的學費。
    農村人是樸實而又善良的,親友和鄰居們伸出了援助之手,叔伯姑舅、鄰里鄉親,幾十元上百元的紛紛遞到了母親的手里,母親顫抖著雙手接過錢噗通一聲跪在了泥地上,淚眼婆娑。
    兄弟倆上學了,挎著母親連夜縫制的布包,往返著學校與家的泥道上。但母親卻更辛苦了,女人干的活計她沒有丟下,男人能干的重活她也能扛起。

    親友紛紛勸說著,改嫁吧,趁著還算年輕,看能不能找到一個可以接受兩個孩子的男人,實在不行哪怕就是送出去一個讓需要的人抱養也可以,至少自己不會那么辛苦。
    抬起頭看著屋檐下認真的寫著作業的兄弟倆,母親堅定的搖了搖頭。
    也曾有親友幾次帶來男人,仍舊被這位堅強的母親所拒絕。
    轉眼十年,兄弟倆讀到了中學畢業。
    此時家里已經負債累累。母親更顯蒼老了,與其村里的其他婦女,母親便像是大了十歲般。
    “我不想讀書了,我想出去和他們一起打工,讀書太辛苦了,讓弟弟讀書吧,他成績好。”哥哥摸著手里大紅的縣城一中錄取通知書,低著頭說道。
    母親沒有說話,嘆著氣轉身走出了門外。
    張威站在一邊呆呆的看著,手里也拿著一份錄取通知書,和哥哥的一模一樣。
    幾天后,哥哥隨村里的壯年男子出門去了廣東,再過了幾個月便報信回來說在一家建筑工地上做著小工,有吃有喝還有工錢,隨信回來的還有一疊厚厚的散發著汗水味道的鈔票。
    張威去到了縣城里的高中,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
    似乎很幸運,可又很不幸。
    就在張威臨近高中畢業那年,與大哥同在一個工地的同村人建軍回到了村里帶回來一個噩耗。張威的大哥在工地上發生了意外,從高處墜落身亡。
    母親抱著骨灰壇哭腫了眼,張威也悄悄的落著淚。
    張威考上了省城最好的大學,入學那天母親第一次出遠門送他到了火車站,拉著張威的手,卻沒有說一句話,目送著他踏上了去省城的火車。
    大學的生活精彩繽紛,張威到此時才知道世界比他想象的大和精彩。班上的同學多數都有著自己的手機隨心的打電話,張威卻只能用公用電話;大家都穿著漂亮時尚的衣服,張威卻還穿著上大學時村里的一個鄰居送給他的舊衣服,盡管他形象比班上的男生都要陽光帥氣;大家都聊著明星看著演唱會,張威卻只能呆在宿舍與書本為伴。

    大三那年張威也談起了戀愛,是省城的一個城市戶口的女生。張威想盡辦法哄著這位來之不易的女友,就連寒暑假都沒有回家,他想盡著辦法賺錢,想盡著辦法求著家里的母親給他匯錢,直到母親再也匯不出一分錢來。
    建筑工、臨時工、發傳單、做家教……張威用各種各樣的勞動賺錢包裝著自己,給女友買指定的價值不菲的禮物。
    轉眼四年,張威畢業了,卻一直找不到心儀的工作,盡管他的簡歷上獲得過許多大大小小的榮譽,而且成績也很優異,然而這些并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
    他心儀的公司都有一個硬性的要求:本地城市戶口。
    張威突然想起了女友,直到此時他才明白自己的女友是個有錢人,女友的父親是省城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
    女友將張威帶到了她家,女友家的環境是張威從未踏進過的豪華奢侈。
    女友告訴他,父親對他很滿意,也同意他們兩個人交往,但如果結婚的話張威必須要去她家,父親會給他安排工作,他想要的城市戶口自然不是問題。
    張威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在這樣一個偌大的城市,大學生這么多,優秀的不止他一個,沒有關系沒有背景,一個農村的孩子想要立足何其的難。
    張威順利的進入到了女友父親的公司,勤奮、上進、加上所學的專業對口,他迅速贏得了女友父親的喜愛并得到重用。
    一切都很順利。張威的父親給女兒及張威買了一套地處市中心的房子,安排好了婚期。
    臨近婚期了,張威帶著女友開著小車回到了家鄉的小村里。鄰居們紛紛的圍觀贊嘆——還是讀了書的大學生有出息,大家都這樣說著。
    幾年未歸,母親更顯蒼老了,家里還是那樣子,破舊不堪,母親穿著帶補丁的粗布衣服,廚房里還熱著早上吃剩的菜——半碗沒有油水的青椒。
    看著這一切張威有點愧疚,想說點什么卻不知如何開口,又好像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中一樣。
    母親激動的流下了淚,抓著張威的手噓寒問暖,母親并沒有怪責兒子幾年未歸,端詳著面前的兒子和帶回來的漂亮女友,雖然沒有和這未來的兒媳婦說上幾句話,但是臉上的皺紋卻舒展開來笑成了一朵花。
    女友并不適應張威老家農村的環境,凳子擦了又擦、筷子洗了又洗,就連中午張威的母親傾其所有做的一頓飯菜都沒有吃幾口。
    飯后,母親和張威嘮叨著家長里短的話,問詢著張威的現狀,又嘮叨起了以前幫助過家里的哪個親戚病了,哪個親戚去世了,同輩的親人里現在卻只剩下了自己。
    張威嗯嗯啊啊的回應著母親的嘮叨,并沒有聽進去半句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鄉村記異之母親的孤獨
地址:http://www.entypb.icu/yc/18356.html
聲明:鄉村記異之母親的孤獨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上海雀友麻将机复位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一定牛 三肖期期准选肖 马德里竞技欧冠冠军 四川麻将技巧必胜绝 完美娱乐棋牌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 欢乐真人麻将旧版本下载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 美国股票交易规则 永利棋牌技巧 捕鱼欢乐季官网下载 河南四方麻将官网 500万彩票网开奖 打鱼游戏赚微信红包 股票代码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