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鄉村記異之陰婚介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6-05-29作者:鬼才斯揚

    下午三點時分,天氣很熱,連知了都閉上了嘴。
    屋檐下的黑漆大門口,兩個白臉紅嘴穿著花綠衣服的童男童女,一動不動的靜靜站著,栩栩如生、活靈活現。
    這是一對紙人,燒給死人用的。但現在,它們是一對忠實的看門人。
    屋內還有更多五花八門的東西,洋樓別墅、香車美女、電話電腦、紙牛紙馬……應有盡有。
    但,全都是給死人用的。
    1.一筆業務
    院子的大樹下,吳言靜靜的躺在藤椅上,交叉著雙手,握著一只巴掌大的紫砂壺。
    風輕輕的吹過,倒有幾分蔭涼。
    輕微的鼾聲剛剛響起,一個人悄無聲息的站在了他的身邊。
    吳言睜開眼,面前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白襯衣,黑褲子卷到了膝蓋,腳著一雙皺巴巴帶著灰塵的皮鞋,濃眉大眼,一臉忠厚帶點悲戚的神色,他似乎走了很遠的路,汗水浸濕了白襯衣,濕噠噠的貼在他的身上。
    “老板,買什么?”吳言打了一個哈欠,開了口。
    “你是吳辛苦吳老板?我是有人介紹過來的。”中年漢子喘了口氣說。
    “吳辛苦是我爸,我是他兒子,老板你要買什么?”
    “喔,小老板,你大人在家嗎?”
    “你找我爸有什么事情?如果是買東西,和我說也一樣。”吳言皺了皺眉。
    “嗯,好,我、我想給我兒子買個媳婦!”中年漢子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接著又說了一句:“我兒昨晚托夢給我,說想要個媳婦。”
    “可以,請問要臘貨還是鮮貨,還是散貨?”吳言來了精神,一咕碌的從躺椅上爬了起來,進屋提出了一把木椅,倒上了一杯茶遞到了中年漢子的手上。
    看來今天來了一筆業務。
    “臘貨是什么?鮮貨是什么?散貨又是什么?有什么講究的?”中年漢子剛拍了拍褲子坐下,一聽這話便楞了一愣。

    “臘貨是入土了一段時間的,時間不好說,可能幾個月,可能幾年;鮮貨是剛入土不久或者還未入土的;散貨吧,就是肢體或者五官有點殘缺的,或者就是一副骨架!”吳言笑了笑,壓低了聲音解釋道。
    “那、價格呢?”中年漢子想了想,摸了摸褲兜,小心翼翼的問。
    “鮮貨最貴,散貨最便宜。但我這里只負責牽線介紹、相親、舉行儀式。介紹費事成500塊,舉辦婚禮、入土合墓僅收5000塊,而且還贈送一套家電齊全的陰洋樓。”吳言盯著中年漢子的動作,微笑的介紹道。
    中年漢子垂下眼,眉頭皺了皺,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吳言止住了笑,目無表情的看著。
    他的收費并不貴,再也正常不過。
    中年漢子抬起頭,似乎下了一個決心,誠懇的說道:“可以看看貨嗎?你這里有現成的?我要你說的鮮貨。我的兒子半個月前去世了,還沒娶過媳婦,這幾天每晚都夢到他和我說一個人太孤單,怪我們沒給他娶上媳婦,唉,誰成想他會出意外呢!我也沒什么要求,最好年紀不要太大,長相一般就行了。”
    中年漢子的話并沒有讓吳言有什么與同相悲的表情,世上這種悲歡離合生死離別的事情,他見得太多了。
    “可以看貨,但不是今天,貨在我另外的門面。我要先聯系好,聯系好了再叫你,你給我個聯系電話吧。”吳言點點頭,似乎這筆業務就已經成交了。
    中年男人站起身,報出了一個號碼和姓,吳言拿出手機存下,點了點頭。

    中年男人端起茶一口飲盡,打了聲招呼,走了。
    目送中年男人走出院門,吳言一屁股坐在了藤椅上顛著二郎腿,端起紫砂壺滋溜滋溜的喝著茶。
    他很激動,父親出了遠門,這是自己第一次單獨談的一筆業務,而且還算得上是一筆大業務。
    如果談成了,這算不算就入了行呢?吳言在心里問著自己。
    從初中輟學以后,他就跟隨著父親經營著自家傳下來的紙扎店。父親是個紙扎手藝人,手工精細,畫藝精湛,但凡世間之物無所不會,但這些年數碼印刷制作的普及,傳統的手工紙扎開始慢慢衰落,所以自家生意并不算好。
    好在父親同時精通著陰婚介紹和儀式的活計,在他們這個行業內,算得上小有名氣。
    吳言常年跟著父親打著下手,耳濡目染著這其中的門道,雖然沒有人認識他,但他覺得自己與父親相比也差不了多少,該有的手藝和流程他都會。盡管父親常說他還算不上正式入了行,最起碼連一次陰婚介紹和舉辦儀式的活都沒有獨自操辦過,遇上這樣的事情不要擅自做主。
    但今天似乎是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
    想到這里,吳言精神了起來,連忙回到父親的房間找出了父親的電話本子,這上面記載著父親的行業資源,其中就有好幾個貨主的電話號碼。
    吳言按順序一個一個撥打電話詢問著,但結果一次比一次失望,近段時間嚴打,這些人手上都沒有他的客戶想要的貨色。
    直到剩下最后一個電話號碼。
    最后一個電話號碼的是用紅色的圓珠筆寫上的,很突出,電話末端標注著一個名字:高精明。
    吳言突然記起了父親和他說過的話,如果有天和這個電話號碼的人打交道,一定要謹慎又謹慎,能不接觸那是最好不過。
    吳言嘆了口氣,呆呆的看著本子上的紅色號碼,打還是不打?他焦慮著,猶豫著。
    紅色的十一位數字就像十一滴鮮紅的血花,晃花了他的眼。
    還是撥過去問問吧!
    如果找不到貨源,自己的第一次挑梁豈不就失敗告終,業務是小事,自己的信譽發展是大事,從現在就要開始培養。
    吳言撥出了高精明的電話,雖然電話里的聲音尖銳得有點讓他不舒服,但值得高興的是,他有自己客戶想要的鮮貨。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下一頁
  • 尾頁
  • 上一篇:絕命公交站

    下一篇:鬼伙伴

    標題:鄉村記異之陰婚介
    地址:http://www.entypb.icu/yc/18412.html
    聲明:鄉村記異之陰婚介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 12bet什么地方有百家乐场子 返回极速赛车-玩法双面盘 安安徽福彩快3一定牛 华夏配资网vip杨方配资靠谱 pk10免费计划软件 大仙一头一尾免费料 免费炒股软件排名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今天走势图 全球彩票app下载 五排列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十一选五全天精准计划 浙江6 1体彩开奖结果 广西快3是国家彩票吗 个人如何理财 精选平特一肖 河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