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鬼干娘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10-22作者:老鬼

    傳說:閻王爺掌管著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層地獄。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個城隍又掌管著多個鬼衙門,每一個鬼衙門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數名鬼役。
    這些個鬼衙門的主要職責,是幫助即將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審查惡鬼。因為投胎不是隨便投的,要查明這個人生前有沒有做過壞事,根據做壞事的程度,來決定什么時候投胎,是進入人道輪回,還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惡極的人,他們去世后,鬼衙門做不了主,則上交給城隍,有些連城隍都做不了主的,再交給地府,也就是幽冥殿,由閻王量刑決定這些個鬼進入哪一層地獄受苦。
    鬼衙門雖受城隍掌管,是上下級關系,但幫鬼尋找宿主和審鬼之類的事,最初一般都是它一手操辦的。鬼衙門雖不說一手遮天,但是那些徇私枉法的問題就出來了。
    故事發生在民國時期的小籬笆村,那時候的人窮啊!到了晚上也點不起油燈,加上天氣炎熱,窮苦人就都跑到村口那棵大柳樹下乘涼。這天晚上皓月當空,涼風習習,前來大柳樹下乘涼的村民還真是不少,正在三五成群的嘮家常。
    這時,虎子媽急匆匆的跑過來,說道:“嬸子,快去看看我兒子吧。”虎子媽說話的時候,急得直掉眼淚。
    樹底下的一個老太太問:“虎子媽呀!別著急,跟我說說,虎子到底咋了?”
    “嬸子啊!這事我也不清楚啊!晚上吃飯那會兒還好好的,飯吃了半截突然就魔怔了,也不說話,趴在炕上就不動彈了……嬸子啊!你快跟我去看看吧!”虎子媽說著話,伸手就去攙扶老太太。
    來到虎子家里,老太太走到炕邊探頭看去,只見虎子像個死人似的躺在炕上,一動不動。老太太俯身翻開虎子的眼皮看了看,又伸手試了試他的氣息,面色沉重。
    過來一會兒,老太太直起身沉聲說道:“虎子這孩子的魂,已經被勾走了。”
    虎子媽聽后臉色變的煞白,問:“嬸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太太說:“咱們正常人,不醒人事的時候瞳仁會滑到上面,你再看看虎子,孩子的瞳仁滑向中間,僅剩零星一點了,雖然氣息正常,但元神已失,所以才會這樣。要是不盡快將魂找回來,恐怕……”
    虎子媽急的都哭出聲來了,問:“那怎樣才能把虎子的魂招回來?”
    老太太嘆了一口氣說道:“如今啊!急是沒用的,要先弄清他的魂被勾到了何處,再想辦法招回來。”
    虎子媽摸著孩子的頭,掉著眼淚說:“那……那要怎樣才能知道,虎子的魂被勾到何處了呢?”
    老太太思索片刻,說:“如今啊!普通的招魂術是沒用了,只能用鬼引路。”
    鬼引路,光聽這名字就夠嚇人的,老太太又說:“為了讓鬼能夠安然的進屋,虎子媽呀!你去把貼在門上的門神撕下來,然后做個白燈籠掛在門口。”
    虎子媽不敢怠慢,連忙應聲去做,一會兒功夫,白紙糊的燈籠做好了,里面點上蠟燭掛在門口。又將門上的門神撕下,老太太讓她取來兩只小碗,弄了些糯米分別倒進兩只碗里,然后每個碗里插上三支香點上。
    老太太取出一張黃紙,用手比活著在上面寫寫畫畫,虎子媽愣愣的看著,也不知她寫的是什么。寫完之后,老太太將黃紙放在虎子額頭上,說:“等一下我將燈吹滅,無論你見到什么,都不能出聲,也不用害怕。”
    “嗯。”虎子媽點點頭答應著。

    油燈被吹滅了,月光透過矮小的窗戶照射進來,屋子里昏黑一片。時間一點點流逝著,不知過了多久,外面起風了,吹的窗戶嘎嘎直響。
    慢慢的,虎子媽感覺到屋子里的溫度正在下降,可是想到老太太的囑咐,也不敢出聲。又過了一會兒,“啊!”虎子媽剛想喊,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就見在屋子那黑暗的角落里,站著一個身著白衣,長頭發的女人。
    “姐姐,喚我出來有什么事嗎?”那幽幽的聲音,似乎來自另一個世界
    老太太說:“好妹妹啊!你從那邊過來,能告訴我這孩子的魂給誰勾走了嗎?這孩子媽一家子可都是好人啊!沒病沒災的,為什么會被無緣無故的勾魂呢?”
    那女鬼嘆聲說道:“唉!姐姐啊!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村子里的劉霸天他那個獨生兒子,你們不是叫他凈街太歲嘛!他呀!得了不干凈的病,已經快不行了。劉霸天正在家里閉門請道士做法呢!鬼衙門收了他們不少好處,已經答應給他續命。姐姐呀!你也知道,這陰陽是平衡的,鬼衙門給他續命,就得另找一人抵命……”
    老太太臉上露出笑容,輕聲說道:“原來是這樣啊!多謝妹妹告知,知道原因,這事也就好辦了。”
    就見那女鬼來到虎子跟前,用手摸摸孩子的頭,幽幽的說:“唉!要是我也有個孩子該多好啊!可惜我死的早,就是一個孤魂野鬼,逢年過節的,連個……唉!”
    虎子媽趕緊說:“既然……唉!看著你挺年輕的,我也不知道該叫你什么,既然你疼愛孩子,讓虎子認你做干娘可好,以后也不用再做孤魂野鬼了。”
    女鬼聽后咯咯一樂,“那敢情好!”轉身又對老太太說:“姐姐啊!你也不用燒狀子到城隍那里告了,既然我是虎子的干娘,這事我管到底了,我這就去城隍那里告他們去,要是城隍不管,我就是鬧到地府,也要救回我這義子……”女鬼說完就不見了。
    大概過了兩個時辰,虎子悠悠轉醒,“媽,我這是怎么了?”
    虎子媽抱著兒子親了又親抹著眼淚說:“兒啊!明天咱去你干娘墳前,多多的燒紙錢,對!還要在家里給她立個牌位……”
    又過了沒多大功夫,就聽劉霸天家里傳出一片哀嚎聲……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繡娘的冤魂

下一篇:餓鬼尋替身

標題:鬼干娘
地址:http://www.entypb.icu/yc/61712.html
聲明:鬼干娘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炸金花出自哪个省